许志永被正式批捕 厦门案五人获释

2020-06-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维权人士许志永(美联社)
中国维权人士许志永(美联社)

据维权网消息,6月18日,在“12·26”大抓捕发生半年之后,戴振亚、张忠顺、李英俊、李翘楚、陈家坪五人取保获释。许志永已被送往烟台与丁家喜并案处理。

许志永的姐姐6月20日接到山东警方通知,许志永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正式批捕,但具体羁押地点仍不清楚。外界猜测获罪原因与厦门公民聚会有关。

本台多次致电戴振亚亲属,但是无人接听。据悉,取保候审的当事人都有受过酷刑的痕迹,而且签署了不得透露内情的保证书。

 

 

许志永命运堪忧

中国八九民运学生领袖、新公民运动的参与者赵常青在推特上表示,许志永的女朋友李翘楚的身体本身就不好,现在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增添了许多新的创伤。6月21日是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煽颠罪被关十一年后应该刑满出狱的日子,他十分担心许志永会遭遇刘晓波的命运。

许志永今年年初在流亡中曾公开发表“劝退书”,呼吁习近平退位,随后在2月15号于广州被捕。

 

右图:李翘楚。左图:中国“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李翘楚推特截图/北京公民李蔚推特截图)
右图:李翘楚。左图:中国“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李翘楚推特截图/北京公民李蔚推特截图)

许志永的友人、独立纪录片导演华泽告诉本台,她最后一次和许志永聊天是在他被抓前一天,商量筹划文章传播和书籍出版工作,许志永当时已经做好被抓捕的准备。

“(警方)他们以为抓到了一个大案,说是有组织,实际上就是一个朋友的聚会,聊一聊看以后有什么案子可以跟进帮助,没有什么特别的。”

华泽回忆道,许志永与2003年成立“公盟”,参与“三博士上书事件”,主张废止收容遣送制度,可谓是中国境内的维权元年。2012年以后,他以“自由、公义、爱”为核心发起的新公民运动,推动国民平等教育权利、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等等。2014年被判刑四年后,华泽认为许志永从一个主张通过个案平权来推动民主法治的维权派,逐渐转变为一个反对派。

近年来他笔耕不辍,将自己对公民社会的思考结晶发布在“中国公民运动”等网站上。至于其他动向,华泽表示不方便透露,担心影响许志永的审判。

这一次陈家坪和李翘楚并没有参与厦门聚会,却因为和许志永的关联而被抓捕,更让人担忧许志永可能面临的刑罚。曾参与厦门聚会、六四前夕被“旅游”的宜昌维权人士刘家财目前已经平安归家,他推测许志永的两篇文章《改变——2020新年献词》、《劝退书》触怒了中国当局:

“从疫情开始,他就写了很多文章,包括《美好中国》,也是最后一篇文章。厦门会议出现政府打压了,很多人不敢发声,他一直坚持发声。至于他认为值不值得,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作为朋友,作为战友,他进去了,我心里非常难受。”

刘家财被带走期间,警方当着他的面一条一条删掉推特发言,手机至今仍被扣押,家门口装有摄像头,但是当局并未讯问厦门聚会的情况,说是所有情况已经“全部掌握”。

 

湖北异见人士刘家财(图)向本台证实,自己因参与“厦门聚会”被当局调查而正在逃亡。(刘家财独家提供)
湖北异见人士刘家财(图)向本台证实,自己因参与“厦门聚会”被当局调查而正在逃亡。(刘家财独家提供) Photo: RFA

 

丁家喜妻子罗胜春:梦见他遭受酷刑

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近日反复梦见丈夫忍受酷刑、面目全非的惨状,她认为,当局不允许丁家喜接受律师会见,意味着丁家喜可能伤势严重:

“他被折磨得很惨,这是我的直觉。出来的人都被告知不能说话,被噤声。这是明摆着要陷害家喜。他们找不出逮捕家喜的犯罪证据,但是因为家喜不认罪,他们可能会找各种理由继续羁押他。”

丁家喜和许志永曾因参与“新公民运动”分别被判刑三年半和四年。罗胜春提到,七年前,丁家喜在第一次判刑前被提审时,就被反复质问他和许志永的关系。她不清楚这一次的并案处理将会意味着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丁家喜不会认罪。

“因为无罪可认,这是他的底线。原先别人来劝他,他说,‘你们为什么不劝坏人不做坏事,反而来劝好人不做好事呢?’”

在罗胜春看来,他们不过是两个堂堂正正的人,都有清晰的思维、坚定的信仰、不做“奴民”做公民的崇高理想。

 

丁家喜与妻子罗胜春 (网络资料)
丁家喜与妻子罗胜春 (网络资料)

为了这份理想,丁家喜放弃了商业律师和定居美国的优渥生活。他在出狱后、于2017年接受“改变中国”创办人曹雅学采访时说,“过去我一年花在打高尔夫球上至少十万块钱。住五星级宾馆,天天吃燕窝、鱼翅、鲍鱼之类的东西,我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在监狱里天天吃牢饭,我也不觉得有多苦……从现在起,我新生一样,从零开始,过另一种生活。”

丁家喜强调,自己毫无政治理想,完成使命之后就会隐退,“讨厌他们那种形象,讨厌他们那种话语,讨厌他们加于你的那种生活方式等等。跟它沾边你马上就觉得很恶心。”

刘家财是丁家喜的多年老友,他心中的家喜十分温和节制,没有任何过激语言,却遭受了比训诫要强硬得多的处罚:

“确实出乎我的意料,我们在厦门聚会,谈一些社会现象,包括对中国未来的展望,我们没有违反《宪法》,没有违反中国的现行法律,当局却对我们进行这种打压。”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到底是什么?罗胜春百思不得其解:“本身煽动颠覆这个罪名在法条里就很空洞,没有任何具体的行为描述。它可以把所有的东西,它不喜欢的、它害怕的都当成是煽动颠覆,做公益也能煽动颠覆,做艺术也能,作诗作歌曲也能。他们就是害怕这个国家的人民有任何自己的想法。”

6月26日,丁家喜被监视居住即将届满六个月,届时当局需要依法通知家属,对丁家喜解除监视居住、取保候审、正式批捕或者刑拘。

“我们没有别有用心,我们就是想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公民。”罗胜春说,“我不能允许他们像关王全璋、关余文生那样秘密关押,一关关个四五年。李文足和709的抗争是我们的前例,他们已经做了很好的榜样,我们要走得更远。”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