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志永被正式批捕 廈門案五人獲釋


2020-06-22
Share
cc0622b.jpg 中國維權人士許志永(美聯社)

據維權網消息,6月18日,在“12·26”大抓捕發生半年之後,戴振亞、張忠順、李英俊、李翹楚、陳家坪五人取保獲釋。許志永已被送往煙臺與丁家喜併案處理。

許志永的姐姐6月20日接到山東警方通知,許志永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被正式批捕,但具體羈押地點仍不清楚。外界猜測獲罪原因與廈門公民聚會有關。

本臺多次致電戴振亞親屬,但是無人接聽。據悉,取保候審的當事人都有受過酷刑的痕跡,而且簽署了不得透露內情的保證書。

 

 

許志永命運堪憂

中國八九民運學生領袖、新公民運動的參與者趙常青在推特上表示,許志永的女朋友李翹楚的身體本身就不好,現在無論生理還是心理都增添了許多新的創傷。6月21日是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煽顛罪被關十一年後應該刑滿出獄的日子,他十分擔心許志永會遭遇劉曉波的命運。

許志永今年年初在流亡中曾公開發表“勸退書”,呼籲習近平退位,隨後在2月15號於廣州被捕。

 

右圖:李翹楚。左圖:中國“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李翹楚推特截圖/北京公民李蔚推特截圖)
右圖:李翹楚。左圖:中國“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李翹楚推特截圖/北京公民李蔚推特截圖)

許志永的友人、獨立紀錄片導演華澤告訴本臺,她最後一次和許志永聊天是在他被抓前一天,商量籌劃文章傳播和書籍出版工作,許志永當時已經做好被抓捕的準備。

“(警方)他們以爲抓到了一個大案,說是有組織,實際上就是一個朋友的聚會,聊一聊看以後有什麼案子可以跟進幫助,沒有什麼特別的。”

華澤回憶道,許志永與2003年成立“公盟”,參與“三博士上書事件”,主張廢止收容遣送制度,可謂是中國境內的維權元年。2012年以後,他以“自由、公義、愛”爲核心發起的新公民運動,推動國民平等教育權利、要求官員公佈財產等等。2014年被判刑四年後,華澤認爲許志永從一個主張通過個案平權來推動民主法治的維權派,逐漸轉變爲一個反對派。

近年來他筆耕不輟,將自己對公民社會的思考結晶發佈在“中國公民運動”等網站上。至於其他動向,華澤表示不方便透露,擔心影響許志永的審判。

這一次陳家坪和李翹楚並沒有參與廈門聚會,卻因爲和許志永的關聯而被抓捕,更讓人擔憂許志永可能面臨的刑罰。曾參與廈門聚會、六四前夕被“旅遊”的宜昌維權人士劉家財目前已經平安歸家,他推測許志永的兩篇文章《改變——2020新年獻詞》、《勸退書》觸怒了中國當局:

“從疫情開始,他就寫了很多文章,包括《美好中國》,也是最後一篇文章。廈門會議出現政府打壓了,很多人不敢發聲,他一直堅持發聲。至於他認爲值不值得,只有他自己心裏清楚。作爲朋友,作爲戰友,他進去了,我心裏非常難受。”

劉家財被帶走期間,警方當着他的面一條一條刪掉推特發言,手機至今仍被扣押,家門口裝有攝像頭,但是當局並未訊問廈門聚會的情況,說是所有情況已經“全部掌握”。

 

湖北異見人士劉家財(圖)向本臺證實,自己因參與“廈門聚會”被當局調查而正在逃亡。(劉家財獨家提供)
湖北異見人士劉家財(圖)向本臺證實,自己因參與“廈門聚會”被當局調查而正在逃亡。(劉家財獨家提供)

 

丁家喜妻子羅勝春:夢見他遭受酷刑

丁家喜的妻子羅勝春近日反覆夢見丈夫忍受酷刑、面目全非的慘狀,她認爲,當局不允許丁家喜接受律師會見,意味着丁家喜可能傷勢嚴重:

“他被折磨得很慘,這是我的直覺。出來的人都被告知不能說話,被噤聲。這是明擺着要陷害家喜。他們找不出逮捕家喜的犯罪證據,但是因爲家喜不認罪,他們可能會找各種理由繼續羈押他。”

丁家喜和許志永曾因參與“新公民運動”分別被判刑三年半和四年。羅勝春提到,七年前,丁家喜在第一次判刑前被提審時,就被反覆質問他和許志永的關係。她不清楚這一次的併案處理將會意味着什麼,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丁家喜不會認罪。

“因爲無罪可認,這是他的底線。原先別人來勸他,他說,‘你們爲什麼不勸壞人不做壞事,反而來勸好人不做好事呢?’”

在羅勝春看來,他們不過是兩個堂堂正正的人,都有清晰的思維、堅定的信仰、不做“奴民”做公民的崇高理想。

 

丁家喜與妻子羅勝春 (網絡資料)
丁家喜與妻子羅勝春 (網絡資料)

爲了這份理想,丁家喜放棄了商業律師和定居美國的優渥生活。他在出獄後、於2017年接受“改變中國”創辦人曹雅學採訪時說,“過去我一年花在打高爾夫球上至少十萬塊錢。住五星級賓館,天天喫燕窩、魚翅、鮑魚之類的東西,我也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在監獄裏天天喫牢飯,我也不覺得有多苦……從現在起,我新生一樣,從零開始,過另一種生活。”

丁家喜強調,自己毫無政治理想,完成使命之後就會隱退,“討厭他們那種形象,討厭他們那種話語,討厭他們加於你的那種生活方式等等。跟它沾邊你馬上就覺得很噁心。”

劉家財是丁家喜的多年老友,他心中的家喜十分溫和節制,沒有任何過激語言,卻遭受了比訓誡要強硬得多的處罰:

“確實出乎我的意料,我們在廈門聚會,談一些社會現象,包括對中國未來的展望,我們沒有違反《憲法》,沒有違反中國的現行法律,當局卻對我們進行這種打壓。”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到底是什麼?羅勝春百思不得其解:“本身煽動顛覆這個罪名在法條裏就很空洞,沒有任何具體的行爲描述。它可以把所有的東西,它不喜歡的、它害怕的都當成是煽動顛覆,做公益也能煽動顛覆,做藝術也能,作詩作歌曲也能。他們就是害怕這個國家的人民有任何自己的想法。”

6月26日,丁家喜被監視居住即將屆滿六個月,屆時當局需要依法通知家屬,對丁家喜解除監視居住、取保候審、正式批捕或者刑拘。

“我們沒有別有用心,我們就是想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公民。”羅勝春說,“我不能允許他們像關王全璋、關余文生那樣祕密關押,一關關個四五年。李文足和709的抗爭是我們的前例,他們已經做了很好的榜樣,我們要走得更遠。”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