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恆均被判死緩 澳專家:中共侵犯人權須付代價

2024.02.05 11:37 ET
楊恆均被判死緩 澳專家:中共侵犯人權須付代價 澳籍華裔作家楊恆均2月5日因間諜罪在北京被判死緩
X截圖

澳籍華裔作家楊恆均2月5日因間諜罪在北京被判死緩;對此,澳大利亞政府召見中國大使抗議。熟悉外交事務的人士以及中國問題專家都指出,澳大利亞必須進一步調整對中國的外交路線;應該爭取集合各個民主國家的力量,以強硬手段制裁中共,要讓中共明白侵犯人權必須付出代價。

中國駐悉尼總領館前政治領事陳用林向本臺指出,澳大利亞總理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在楊恆均尚未被釋放之前,就於去年11月訪問北京;結果,澳大利亞政府就更加沒有條件爭取釋放楊恆均了。

“在阿爾巴尼斯訪華之前,就應該要求,只有他們(中共)放了楊恆均才訪華;那麼楊恆均纔有可能被釋放的希望。”

圖爲澳洲駐華大使前往法院試圖聽審;判決後,澳大利亞政府召見中國大使抗議。(路透社圖片)
圖爲澳洲駐華大使前往法院試圖聽審;判決後,澳大利亞政府召見中國大使抗議。(路透社圖片)

陳用林認爲,澳大利亞試圖趁着澳、中經貿關係改善,一度以外交途徑營救楊恆均;但從楊恆均遭中國法院重判看來,澳大利亞政府的想法其實是一廂情願。

“阿爾巴尼斯本身就是被(中共)玩了一把;阿爾巴尼斯沒有堅持原則。他犧牲了澳洲最重要的利益──就是維持澳洲的基本價值、保護澳洲公民。在政治上,澳洲輸得一塌糊塗。”

楊恆均的朋友、悉尼科技大學(UTS)副教授馮崇義向本臺指出,澳大利亞政府爲了商業利益,放棄調查新冠疫情起源和避談中國人權議題,是澳大利亞對中國政策的失誤。

“放軟身段,做一些讓步,想改善經貿關係──這個認知是一個誤判,本身就有問題。”

陳用林提醒,楊恆均的遭遇反映出,中共打壓言論自由,已經變本加厲。

“中共對楊恆均以言論治罪,還到了判處死緩這種程度,是前所未有的。”

陳用林強調,楊恆均的遭遇顯示,中共的人治作風造成國家體制缺乏理智制衡。

“習近平的獨裁專制,已經到了非常瘋狂的地步。”

馮崇義提醒,楊恆均所做的,只是履行他的基本權利,以及向中國提出建議。

“他(楊恆均)真正犯的事,就是在網絡上寫了上千萬字的文章,提倡普世價值──即民主、自由、憲政;然後批評中國國內侵犯人權的罪錯,所以惹怒了中國政府。”

馮崇義又指出,中國當局重判無辜的澳籍公民,澳大利亞政府不應該一味維護經貿利益,而避談人權。

熟悉外交事務人士以及中國問題專家均指出,澳大利亞必須進一步調整對中國的外交路線。(路透社圖片)
熟悉外交事務人士以及中國問題專家均指出,澳大利亞必須進一步調整對中國的外交路線。(路透社圖片)

“(澳大利亞)政府在抗議的同時,竟然講不影響貿易關係。當一個外國流氓政府對無辜的澳大利亞公民給予虐待的時候,怎麼可以一切如常呢?”

馮崇義相信,民主國家不應該讓商業利益凌駕普世價值。

“澳大利亞政府如果真正瞭解到(中共)這個政權的流氓本質的話,跟它打交道時,要堅持原則,要堅持基本價值、人性尊嚴、生命安全等,這應該是絕對放在首位的。”

馮崇義強調,澳大利亞有足夠實力,可動員盟國合力推出強硬制裁措施;好讓中共明白到,打壓人權自由是要付出代價的。

“這個時候應該要非常強硬,讓中國政府承擔責任和損失。其實中國是需要澳大利亞的能源、鐵礦等,這是剛性需求;它對澳大利亞的依賴,比澳大利亞對中國的依賴大得多。澳大利亞政府如果認知到自己真正的實力和優勢所在,就不應該這麼軟弱。”

馮崇義還提醒,楊恆均被重判,反映出中國推改良式改革的可能性,已經日益渺茫;因此,面對中國何去何從的問題,必須採取全新思維。

記者:丘德真    責編: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