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铁链女 中国导演胡学杨巴黎举办影片"SOS"首映

2022.03.07 15:3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声援铁链女  中国导演胡学杨巴黎举办影片"SOS"首映 电影《SOS 拯救我们的姐妹》的主要创作人员
记者蔡凌摄影

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中国导演胡学杨在巴黎举办最新影片“SOS(save  our sisters)拯救我们的姊妹”首映活动。这部影片第一制片人、作家严歌苓表示,铁链女是一个极致的体现,成为一种象征。



“请各位来看我2021年12月25日才完成的最新影片SOS,这既不是商业运作也不是艺术探讨,这部电影今天似乎都不承担这个责任,这是向世界紧急呼救SOS的公益行为。”

中国导演胡学杨说,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自己的祖国发生“徐州八个孩子的锁链母亲”如此惨绝人寰的悲剧,而中国政府没有努力解救她并追究侵害她的人的责任,作为一个中国公民,他感到悲愤羞耻,于是他租下了巴黎的 Champo 电影院,放映他拍摄从北朝鲜政治集中营偷渡到中国的朝鲜女子的故事片,作为抗议的一种方式。

导演胡学杨(右)与男主角哈图(记者蔡凌摄影)
导演胡学杨(右)与男主角哈图(记者蔡凌摄影)

影片放映前的萤幕上,红色的海报浮现出被铁链紧锁喉颈的女子形象,中法文字写着“启动全球紧急呼救SOS,紧急呼救中国及世界所有铁链锁喉的女人!” 诗人杨炼强调,徐州丰县铁链女事件在自媒体上引起超过60亿的关注,像是一个无边的广场,这是一个不上街的天安门事件,是中国自1989年以来最大的一次精神启蒙。

影片放映前的萤幕上,红色的海报浮出被铁链紧锁喉颈的女子形象,中法文字写着“启动全球紧急呼救SOS,紧急呼救中国及世界所有铁链锁喉的女人!”(记者蔡凌摄影)
影片放映前的萤幕上,红色的海报浮出被铁链紧锁喉颈的女子形象,中法文字写着“启动全球紧急呼救SOS,紧急呼救中国及世界所有铁链锁喉的女人!”(记者蔡凌摄影)

SOS电影叙述九零后年轻人华子,为给五零年代初朝鲜战争中失踪的爷爷平反回到老家,为隔天领奖而去发廊剪发,却遇到卖淫的发廊女,因为失败过的感情,让他对这个未嘲笑他的女子一见钟情,没想到她是从北朝鲜政治集中营逃出并偷渡到中国的朝鲜女子,等着要去韩国。无法自拔的华子,为了营救她却揭发出一跨国人口买卖案,错综复杂的又牵扯出走私人体器官的贪腐案。

影片中的北朝鲜女子,也是另一种形式的锁链女,担任第一执行制片人的作家严歌苓就说,“铁链女是一个极致的体现,这么极致已成为一种象征,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类似的这种案子。而且在今天的乌克兰,这些女人这些女孩子,中国居然有人说,把这些乌克兰漂亮的小姐姐送到我这来吧。拿铁链拴起来吗?继续干这种事吗? 这个歧视性的母题,母题下有三个不同,乌克兰也好,北韩也好,还是今天徐州丰县的铁链女也好,实际上都不是单独存在的。”

影片第一执行制片人、作家严歌苓(记者蔡凌摄影)
影片第一执行制片人、作家严歌苓(记者蔡凌摄影)

“铁链女”事件曝光后,严歌苓写下‘母亲啊母亲’,在社交媒体广为流传,但随即遭到删除。严歌苓在文章中写道,“我把党来比母亲”。把哺育万物的黄土地当母亲。把长江黄河当母亲……一切宽广包容、充满爱意、不计回报的事物都被我们当成母亲。闭着眼颂扬了半个多世纪,一睁眼,已是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竟看见一个被铁链拴在破屋墙上的八个孩子的母亲!

主演SOS的是内蒙古籍的哈图,他也回应“铁链女”已成一种象征,到处都有因拐卖人口正在受难等待救援的铁链女,他说,“包括在内蒙古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女的,被哥俩(享用)因为这个女的没考上大学,被铁链锁了六年,生了好几个孩子,所以我觉得像这种事件在国内人关注的不多,或是政府用这种方法让人们不太注重这个,其实有特别特别多这样的事件,我看到这样的消息特别难受。”

观看首映的观众(记者蔡凌厉摄影)
观看首映的观众(记者蔡凌厉摄影)


观众反应极为热烈,有的认为这是一部震撼性的电影,胡学杨则说,徐州丰县铁链女这个事情不仅是一个个体,这是深藏很多年的中国一个痼疾,现在暴露出来,所以我们拯救的不是个铁链女,是拯救整个中国乃至世界所有被铁链锁镣镣铐扣住的所有妇女的这些悲惨的命运,我们要呼唤这个,包括北韩的女人,包括中国的女人,包括有可能即将发生所谓的意淫的乌克兰的女人。

胡学杨在放映完还哽咽念着他前一晚写的诗: “一条三八线、一面柏林墙、一道台湾海峡,他们是一个分界线也是一个爆发点。北朝鲜妇孺家眷搏命脱逃从未间断;中国妇女铁链锁喉恐怖磨难至今不绝;今天,乌克兰这个美丽国家,美丽的女人们同样经受着流离失所山河破碎,蹂躏消亡的威吓。”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蔡凌巴黎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