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援鐵鏈女 中國導演胡學楊巴黎舉辦影片"SOS"首映

2022.03.07 15:3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聲援鐵鏈女  中國導演胡學楊巴黎舉辦影片"SOS"首映 電影《SOS 拯救我們的姐妹》的主要創作人員
記者蔡凌攝影

三八國際婦女節前夕,中國導演胡學楊在巴黎舉辦最新影片“SOS(save  our sisters)拯救我們的姊妹”首映活動。這部影片第一製片人、作家嚴歌苓表示,鐵鏈女是一個極致的體現,成爲一種象徵。



“請各位來看我2021年12月25日才完成的最新影片SOS,這既不是商業運作也不是藝術探討,這部電影今天似乎都不承擔這個責任,這是向世界緊急呼救SOS的公益行爲。”

中國導演胡學楊說,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在自己的祖國發生“徐州八個孩子的鎖鏈母親”如此慘絕人寰的悲劇,而中國政府沒有努力解救她並追究侵害她的人的責任,作爲一箇中國公民,他感到悲憤羞恥,於是他租下了巴黎的 Champo 電影院,放映他拍攝從北朝鮮政治集中營偷渡到中國的朝鮮女子的故事片,作爲抗議的一種方式。

導演胡學楊(右)與男主角哈圖(記者蔡凌攝影)
導演胡學楊(右)與男主角哈圖(記者蔡凌攝影)

影片放映前的螢幕上,紅色的海報浮現出被鐵鏈緊鎖喉頸的女子形象,中法文字寫着“啓動全球緊急呼救SOS,緊急呼救中國及世界所有鐵鏈鎖喉的女人!” 詩人楊煉強調,徐州豐縣鐵鏈女事件在自媒體上引起超過60億的關注,像是一個無邊的廣場,這是一個不上街的天安門事件,是中國自1989年以來最大的一次精神啓蒙。

影片放映前的螢幕上,紅色的海報浮出被鐵鏈緊鎖喉頸的女子形象,中法文字寫着“啓動全球緊急呼救SOS,緊急呼救中國及世界所有鐵鏈鎖喉的女人!”(記者蔡凌攝影)
影片放映前的螢幕上,紅色的海報浮出被鐵鏈緊鎖喉頸的女子形象,中法文字寫着“啓動全球緊急呼救SOS,緊急呼救中國及世界所有鐵鏈鎖喉的女人!”(記者蔡凌攝影)

SOS電影敘述九零後年輕人華子,爲給五零年代初朝鮮戰爭中失蹤的爺爺平反回到老家,爲隔天領獎而去髮廊剪髮,卻遇到賣淫的髮廊女,因爲失敗過的感情,讓他對這個未嘲笑他的女子一見鍾情,沒想到她是從北朝鮮政治集中營逃出並偷渡到中國的朝鮮女子,等着要去韓國。無法自拔的華子,爲了營救她卻揭發出一跨國人口買賣案,錯綜複雜的又牽扯出走私人體器官的貪腐案。

影片中的北朝鮮女子,也是另一種形式的鎖鏈女,擔任第一執行製片人的作家嚴歌苓就說,“鐵鏈女是一個極致的體現,這麼極致已成爲一種象徵,並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類似的這種案子。而且在今天的烏克蘭,這些女人這些女孩子,中國居然有人說,把這些烏克蘭漂亮的小姐姐送到我這來吧。拿鐵鏈拴起來嗎?繼續幹這種事嗎? 這個歧視性的母題,母題下有三個不同,烏克蘭也好,北韓也好,還是今天徐州豐縣的鐵鏈女也好,實際上都不是單獨存在的。”

影片第一執行製片人、作家嚴歌苓(記者蔡凌攝影)
影片第一執行製片人、作家嚴歌苓(記者蔡凌攝影)

“鐵鏈女”事件曝光後,嚴歌苓寫下‘母親啊母親’,在社交媒體廣爲流傳,但隨即遭到刪除。嚴歌苓在文章中寫道,“我把黨來比母親”。把哺育萬物的黃土地當母親。把長江黃河當母親……一切寬廣包容、充滿愛意、不計回報的事物都被我們當成母親。閉着眼頌揚了半個多世紀,一睜眼,已是二十一世紀第二個十年,竟看見一個被鐵鏈拴在破屋牆上的八個孩子的母親!

主演SOS的是內蒙古籍的哈圖,他也回應“鐵鏈女”已成一種象徵,到處都有因拐賣人口正在受難等待救援的鐵鏈女,他說,“包括在內蒙古離我家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女的,被哥倆(享用)因爲這個女的沒考上大學,被鐵鏈鎖了六年,生了好幾個孩子,所以我覺得像這種事件在國內人關注的不多,或是政府用這種方法讓人們不太注重這個,其實有特別特別多這樣的事件,我看到這樣的消息特別難受。”

觀看首映的觀衆(記者蔡凌厲攝影)
觀看首映的觀衆(記者蔡凌厲攝影)


觀衆反應極爲熱烈,有的認爲這是一部震撼性的電影,胡學楊則說,徐州豐縣鐵鏈女這個事情不僅是一個個體,這是深藏很多年的中國一個痼疾,現在暴露出來,所以我們拯救的不是個鐵鏈女,是拯救整個中國乃至世界所有被鐵鏈鎖鐐鐐銬扣住的所有婦女的這些悲慘的命運,我們要呼喚這個,包括北韓的女人,包括中國的女人,包括有可能即將發生所謂的意淫的烏克蘭的女人。

胡學楊在放映完還哽咽念着他前一晚寫的詩: “一條三八線、一面柏林牆、一道臺灣海峽,他們是一個分界線也是一個爆發點。北朝鮮婦孺家眷搏命脫逃從未間斷;中國婦女鐵鏈鎖喉恐怖磨難至今不絕;今天,烏克蘭這個美麗國家,美麗的女人們同樣經受着流離失所山河破碎,蹂躪消亡的威嚇。”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蔡凌巴黎報道    責編: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