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秋实终于有下落了 王峭岭被短暂拘押

2020-09-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公民记者陈秋实(推特截图)
公民记者陈秋实(推特截图)

这两天有好几起人权案件引发外界关注。公民记者陈秋实二月初在武汉被当局带走后音讯全无,直到星期四其友人才透露他的近况;另外,709案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也传被警察暴力对待;曾为许章润教授奔走的耿潇男申请取保候审也遭拒。

曾到香港纪录反送中运动,后来以公民记者身份到武汉采访新冠疫情的陈秋实,在二月初突然失踪,引起外界关注。几个月来一直没有他的消息,直到好友徐晓冬9月17日在 Youtube 直播时透露,检察院决定对陈秋实不予起诉,但仍被有关部门监管。

 

 

徐晓冬直播:“第一,秋实目前非常健康,身体无恙;第二,秋实仍在某机关部门的监管范围内,没有回家;第三,以目前秋实在国内、在香港、在日本查的讯息的情况,他没有金钱(联系)、没有颠覆(国家政权),没有跟任何的反动国外团体联系,所以现在定性就是不予起诉,秋实不会被判。”

 

视频【失踪七个月 徐晓冬透露陈秋实最新情况】【身体健康 检察院不予起诉但仍被监视居住】

 

台湾中央社也援引陈秋实的友人的话,证实了徐晓冬透露的信息。

陈秋实2月6日失踪,当时徐晓冬在推特上表示,陈秋实已被国内安全保卫警察强行拉走,送往强制隔离,其家人随后接获通知陈秋实被国保带走并接受“医学隔离”。

另外,中国“709案”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9月17日原本计划出席美国驻华大使馆在北京举行的庆祝宪法日活动,当天下午离开住所后一度与外界失联,直到晚上才传出消息。王峭岭告诉本台记者,她走出北京东风北桥地铁站出口后,便被两名便衣男子抢去手机、压倒在地上,再被五、六个人推上警车,直至晚上被释放回家。

“大概有五个小时,我是被他们控制的,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而且被暴力对待。在这过程当中,他们说在执行公务……他们都不敢拿工作证(给我看),最后有一个警察在我面前把他的工作证晃了一下,根本不让你看清楚是什么。”

王峭岭她已针对这些暴力举动去派出所报案,她说:“我向一个方向走,他们就上去用力把我扯回来……所以我两只胳膊、肩膀、背和腰部今天很明显疼得非常厉害。”

 

左起为中国非政府组织“长沙富能”成员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健雄(小吴)(推特截图)
左起为中国非政府组织“长沙富能”成员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健雄(小吴)(推特截图)

 

在中国,人权工作者、律师或相关家属被无故逮捕、秘密失踪、不让律师会见等遭遇屡见不鲜。中国非政府公益机构“长沙富能”被逮捕的三名人士,不仅辩护律师遭撤换,改由官派律师,上周更传出秘密开庭并且庭审完毕,但没有通知家属。

其中一名被捕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告诉本台,家属费尽心思找到官派律师的联络方式后,对方却拒绝通话。她说:“他(官派律师)是听到程渊、听到我的名字,然后他就直接挂电话,就不接。我们其他的家属去打(电话),接通之后仍然是(被)挂断,然后他就把我们全部设为黑名单了。”

施明磊质疑,撤换辩护律师的手续,以及官派律师的处理方式,包含秘密开庭未通知家属,皆不符合法律规定,当事人的辩护权、通信权皆被剥夺。

“(官方律师)完全可以充当官方的打手,然后去欺骗当事人、诱骗当事人认罪。”施明磊说。

 

最近被刑拘的中国媒体人耿潇男(微信截图)
最近被刑拘的中国媒体人耿潇男(微信截图)

 

除此之外,9月16日,根据北京市公安局的通知书,长期替清华大学许漳润教授奔走的北京出版人耿潇男,其律师为她申请“取保候审”被拒。耿潇男夫妇在九月初被当局以涉嫌“非法经营”拘留,再次引发海内外对中国当局打压异见的指责,美国国务院也表达关切。

人在美国的陈建刚律师就直说,中国的法律只能欺骗国际社会,对外称依法行政,对内则是共产党统治的工具。

“中国没有法治,只有人治,法律只在统治和镇压方面有效,而对于约束政府或官员依法行政是无效的。”他说。

陈建刚也强调,近年来习近平更为专断,对言论管控更加严格,像是往文革时期“开倒车”。身为刑事辩护律师的他也说,目前刑事辩护律师已等同废除,因为根本毫无作用。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陈品洁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