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律师常玮平再被“监居” 曾拍视频透露遭酷刑

2020-10-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维权律师常玮平(视频截图)
中国维权律师常玮平(视频截图)

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10月22日在家乡失联,后经友人证实已被中共当局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名义拘禁,但国保不愿透露常玮平的涉嫌罪名以及指定居所的地址等消息。

中国知名人权律师常玮平周四传出被陕西省宝鸡市公安局“无手续”带走。根据中国人权律师团声明,常玮平的妻子接到宝鸡市国保的电话,告知常玮平“违法犯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但家属进一步询问细节时该名国保却不予回应并挂断电话,之后不再接听,而常玮平的家也遭到搜查。

 

 

常玮平拍摄视频称曾遭酷刑对待

常玮平因为去年12月参加讨论时政的“厦门聚会”,在今年一月被宝鸡市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被秘密羁押十天后,获得取保候审。

 

视频【拍摄短片披露公安酷刑】【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失联】

 

 

常玮平在取保后自行录制了两百多个小视频“趣宝日志”并上传海外社媒平台油管(YouTube)。其中于10月16日上传的编号211的视频中,常玮平谈到“厦门聚会”的总结以及他在前一次指定监视居住时遭受到的酷刑。

常玮平:“第一点当然是我无罪,第二点就是我在被追缉的过程当中,收到了宝鸡市公安局的严酷的酷刑,我被锁在宝泰宾馆招待所房间里面的老虎凳上,每天二十四小时、十天的时间。这是一种极端的酷刑,对我造成的伤害是,我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到现在也仍是麻木的,没有知觉。”

常玮平这次被带走后,现居美国的人权律师陈建刚在推特上积极替常玮平发声,他写道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代表中共得以在封闭秘密的空间内任意实施酷刑。

“这个制度非常明显,就是为了折磨政治犯……本身中共这样做,就是为了保密,就是为了他折磨人、酷刑于人,你还拿不到任何证据。”陈建刚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还说自己曾经亲自暗访这些宾馆或招待所,这些房间窗帘紧闭,无法从外窥知一二,且内部多设有老虎凳等酷刑工具,更极致的房间内会将桌椅固定不可移动,并在地毯、墙壁、家具上铺满皮革。

“为了防止一个人受不了折磨想自杀,或拿板凳跟他们对峙。中共在这方面可说是煞费苦心。就一个目的,可以毫不限制的二十四小时对一个人进行折磨。”陈建刚说。

 

陈建刚律师(推特截图)
陈建刚律师(推特截图)

 

国际组织谴责侵犯人权 中国不予理会

2011年8月,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其中第73条规定将“秘密羁押”合法化引发外界批评。国际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告诉本台,包括“人权观察”、保护卫士(Safe Guard Defender)等许多国际人权组织,长期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或“强制失踪”发表调查报告,指责中国违反国际人权,但中国政府冷漠以对。

“人权观察就这件事情(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也写了很多东西,当然我们组织没有跟中国方面有任何直接联系,因为他们不愿意跟我们交流……保护卫士(也)一直向世界解释这个情况……但中国政府一直没有回应,他们就这样非常强硬。”王亚秋无奈地说。

联合国的人权专家曾多次对中国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及因此失踪的异议人士表达关切。2018年包括“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和“被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在内的10个联合国特别机构向中国发函谴责“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敦促中国废除该制度。2016年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也在年度报告中呼吁中国政府取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

但近年来,异议人士遭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消息屡见不鲜。去年十二月,多名中国维权律师及公民在参加2019年12月初举行的“厦门会议”后,遭中国当局逮捕。除了常玮平外,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及李英俊皆被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另一位出席的许志永,则是在今年二月被抓捕后同样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目前丁家喜、许志永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羁押在临沭县看守所,两位皆被延长侦查期至11月19日。

常玮平的编号211视频:“我希望是在2021年1月23日,一年的取保候审期满的时候,我能够真正的恢复自由。”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陈品洁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