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律師常瑋平再被“監居” 曾拍視頻透露遭酷刑


2020.10.23 16:4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m1023d.jpg 中國維權律師常瑋平(視頻截圖)

陝西人權律師常瑋平10月22日在家鄉失聯,後經友人證實已被中共當局以“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名義拘禁,但國保不願透露常瑋平的涉嫌罪名以及指定居所的地址等消息。

中國知名人權律師常瑋平週四傳出被陝西省寶雞市公安局“無手續”帶走。根據中國人權律師團聲明,常瑋平的妻子接到寶雞市國保的電話,告知常瑋平“違法犯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但家屬進一步詢問細節時該名國保卻不予回應並掛斷電話,之後不再接聽,而常瑋平的家也遭到搜查。

 

 

常瑋平拍攝視頻稱曾遭酷刑對待

常瑋平因爲去年12月參加討論時政的“廈門聚會”,在今年一月被寶雞市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在被祕密羈押十天後,獲得取保候審。

 

視頻【拍攝短片披露公安酷刑】【陝西人權律師常瑋平失聯】

 

 

常瑋平在取保後自行錄製了兩百多個小視頻“趣寶日誌”並上傳海外社媒平臺油管(YouTube)。其中於10月16日上傳的編號211的視頻中,常瑋平談到“廈門聚會”的總結以及他在前一次指定監視居住時遭受到的酷刑。

常瑋平:“第一點當然是我無罪,第二點就是我在被追緝的過程當中,收到了寶雞市公安局的嚴酷的酷刑,我被鎖在寶泰賓館招待所房間裏面的老虎凳上,每天二十四小時、十天的時間。這是一種極端的酷刑,對我造成的傷害是,我右手的食指和無名指到現在也仍是麻木的,沒有知覺。”

常瑋平這次被帶走後,現居美國的人權律師陳建剛在推特上積極替常瑋平發聲,他寫道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代表中共得以在封閉祕密的空間內任意實施酷刑。

“這個制度非常明顯,就是爲了折磨政治犯……本身中共這樣做,就是爲了保密,就是爲了他折磨人、酷刑于人,你還拿不到任何證據。”陳建剛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還說自己曾經親自暗訪這些賓館或招待所,這些房間窗簾緊閉,無法從外窺知一二,且內部多設有老虎凳等酷刑工具,更極致的房間內會將桌椅固定不可移動,並在地毯、牆壁、傢俱上鋪滿皮革。

“爲了防止一個人受不了折磨想自殺,或拿板凳跟他們對峙。中共在這方面可說是煞費苦心。就一個目的,可以毫不限制的二十四小時對一個人進行折磨。”陳建剛說。

 

陳建剛律師(推特截圖)
陳建剛律師(推特截圖)

 

國際組織譴責侵犯人權 中國不予理會

2011年8月,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公佈《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其中第73條規定將“祕密羈押”合法化引發外界批評。國際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的中國部研究員王亞秋告訴本臺,包括“人權觀察”、保護衛士(Safe Guard Defender)等許多國際人權組織,長期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或“強制失蹤”發表調查報告,指責中國違反國際人權,但中國政府冷漠以對。

“人權觀察就這件事情(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也寫了很多東西,當然我們組織沒有跟中國方面有任何直接聯繫,因爲他們不願意跟我們交流……保護衛士(也)一直向世界解釋這個情況……但中國政府一直沒有回應,他們就這樣非常強硬。”王亞秋無奈地說。

聯合國的人權專家曾多次對中國 “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及因此失蹤的異議人士表達關切。2018年包括“任意拘留問題工作組”和“被強迫或非自願失蹤問題工作組”在內的10個聯合國特別機構向中國發函譴責“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敦促中國廢除該制度。2016年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也在年度報告中呼籲中國政府取消“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措施。

但近年來,異議人士遭到“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消息屢見不鮮。去年十二月,多名中國維權律師及公民在參加2019年12月初舉行的“廈門會議”後,遭中國當局逮捕。除了常瑋平外,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及李英俊皆被實施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另一位出席的許志永,則是在今年二月被抓捕後同樣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目前丁家喜、許志永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羈押在臨沭縣看守所,兩位皆被延長偵查期至11月19日。

常瑋平的編號211視頻:“我希望是在2021年1月23日,一年的取保候審期滿的時候,我能夠真正的恢復自由。”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陳品潔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