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向當局追責 新冠難屬張海銀行賬戶遭限制

2022.06.02 12:2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堅持向當局追責 新冠難屬張海銀行賬戶遭限制 父親死於新冠肺炎的張海(圖)堅持向當局追究責任。
(張海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父親死於新冠肺炎的武漢人張海過去兩年堅持向當局追究責任,並經常公開批評政府。近期他發現銀行賬戶出現異常,銀行卡和網上提存受到限制。銀行的最新解釋是,張海的賬戶交易可疑,並要求他提交證明。張海相信,這是自己的言行觸犯了政府紅線,遭受報復所致。有法律界人士譴責銀行濫用權力。

原籍武漢的張海長期在深圳居住。去年年底開始,他先後發現多張銀行卡出現問題,網上交易功能失效,日常生活大受影響。

張海:“我辦的卡是普通的銀行卡,和手機綁定在一起。我名下的卡全部被限制了,所有的網上交易像微信和支付寶全部不能使用,只能用現金。中國現在很多地方都使用這種網上支付。哪怕我帶着現金到有些地方去。人家不需要現金,就是要網上支付。”

張海到開戶的中國銀行深圳南頭支行查詢,最初職員把原因歸咎於武漢公安。時隔半年,銀行卻有另一套說法。

張海:“第一次他們說是武漢公安調查我,限制我。我昨天(6月1日)去。他們說是我的銀行卡觸動了銀行的‘風控機制’, 給我的感覺是,他們就是要給我的生活帶來不便。他們反而要我自己證明自己。當時我就跟他說,‘我要怎樣證明?’我並沒有大量的資金轉賬進來或者轉賬出去。中國銀行的人告訴我,武漢的公安調查了我的卡,就是我名下所有的卡的‘流水’。公安機關肯定是希望能找到他們需要的東西。後期爲什麼不了了之?就說明我是乾乾淨淨的。”

2020年,張海的父親不知武漢有疫情,特意到武漢看病,結果感染新冠病毒去世。其後張海向地方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向政府和醫院索賠。過去兩年,他多次接受境外媒體採訪,又持續就中國新冠疫情發表個人看法。

張海:“就是我去年回武漢,接受美國媒體採訪被他們發現了。當時(當局)不是把我的門給堵住了嗎? 今年3月8號,我(在深圳)爲鐵鏈女舉牌,也是被本地的公安邀請我喝了茶的。武漢地方政府惱羞成怒。他們利用公權力來對付我。因爲中國任何服務行業包括所有銀行都是聽命於政府的。”

中國銀行深圳南頭支行(圖)對張海的賬戶交易表示懷疑。(張海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中國銀行深圳南頭支行(圖)對張海的賬戶交易表示懷疑。(張海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去年被當局吊銷律師執照的任全牛近期也有類似的遭遇。

任全牛:“我本人的交通銀行銀行卡前段時間也出現過被限制的問題。我就去銀行反映。他們說是由相關部門來調查。我說,問哪個部門?他說是保密部門。反正不是公安部門,但是也不是簡單的法院。那就應該是國安。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

任全牛瞭解過張海的情況後,認爲除非當局正式發出文件,否則銀行無權爲客戶設限。

任全牛:“沒有司法機關接入的話,人家正常使用是一種合同服務關係。銀行沒有什麼權力去過問客戶的資金來往或者賬戶資金的使用問題,所以說,他這個賬戶的問題顯然是背後某些權力部門在濫用職權,因爲如果有問題的話他直接下個文件,(說你)涉嫌違法犯罪就直接(把賬戶)給凍了或者給限制。現在是沒有文件也沒有調查結果。”

他認爲銀行以觸動“封控機制”爲由要求張海提供解釋,這樣做本身就已經違法。

記者:高鋒     責編: 陳美華 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