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外界隔绝4年 王全璋妻子:丈夫判若两人

2019-06-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组合图片:维权律师王全璋(左);妻子李文足与儿子合影。(资料图/推特图片)
组合图片:维权律师王全璋(左);妻子李文足与儿子合影。(资料图/推特图片)

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儿和姐姐,周五(28日)下午到山东临沂监狱和王全璋会面。这是王全璋失去自由4年以来,首次与亲属见面。他的妻子李文足形容,丈夫判若两人,对他的精神状况深感忧虑。

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6岁的儿子王广微,以及王全璋姐姐王全秀,周五下午约2点到山东临沂监狱探视。

与外界隔绝4年,王全璋的健康状况备受关注。探视时间长约半小时。李文足在会面后向本台记者表示,在她眼里,丈夫无论外貌还是性格,和出事之前相比都判若两人。

 

 

李文足:“我今天终于见到他了,但是我觉得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完全不像想像的那个样子。剃着光头,肯定比之前要瘦很多,老了很多,脸色很黑。“

虽然王全璋表示,他在狱中生活和待遇良好,但无法让李文足安心。


 

李文足:“跟他没办法正常的沟通,他特别的急躁,很担心我的安全,还有一直问孩子上学的问题,之前其实他是一个比较温和,然后脾气很好的人,然后现在就是特别急躁,今天我说话,他基本上就是说非常急躁,然后就是说很担心我的安全,很明显就是状态不好,状态表现得不正常,我跟他没办法正常沟通。”

王全璋叮嘱李文足未两个月不要探监

王全璋叮嘱李文足,基于安全考虑,叫她未来2个月不要再来探监。李文足说,王全璋的记忆力明显衰退,估计是长期受压和被洗脑所导致。

2019年6月24日,李文足和儿子在山东临沂监狱外受到身份不明人士干扰。(李文足推特)
2019年6月24日,李文足和儿子在山东临沂监狱外受到身份不明人士干扰。(李文足推特)

李文足:“他要跟我说什么事情,他说怕记不住。他做了一个提纲,写在一张纸上,照着一张纸说的。我问他,‘那你今天中午吃了什么?’然后他就想了半天,想了想了他就很焦急,他就开始不停的拨他的脑袋。我现在很难过,很难受。”

李文足到山东探监备受关注。临沂当局严阵以待。同行的709被捕律师李和平妻子王峭岭表示,现场有过百名便衣公安戒备。

2019年6月20日,左起:原珊珊、刘二敏、李文足和王峭玲在临沂监狱北大墙外。(推特图片)
2019年6月20日,左起:原珊珊、刘二敏、李文足和王峭玲在临沂监狱北大墙外。(推特图片) Photo: RFA

王峭岭:“因为今天下雨,他们都打着雨伞。当我们和随行的记者拍摄李文足的时候,他们的雨伞就挡着记者的镜头,也挡着我们的镜头。现场我们还发现了两辆公务车,应该是干扰现场的微信讯号的,所以现场所有人的讯号都受到干扰。其中有几个男人还打了一个随行的摄影记者。“

受到暴力对待的记者来自日本。他被数人按在地上,并企图抢夺他的物品,其后驱赶他离开。

在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工作,专门处理维权案件的王全璋,在2015年7月的709大抓捕中,是首批被带走的维权律师。今年1月,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他“颠覆国家政权”罪成,判刑4年半,4月被移送至山东服刑。李文足曾多次到监狱要求会见,监狱均以会见室装修为由拒绝,直到本周四才确认与王全璋会面的时间。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陈美华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