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嫖娼獲釋後首發公開信 許章潤:極權必敗 自由終將降臨


2020.07.20 07:05 ET
EQYPQaNWAAcZkHO.jpg 許章潤教授(推特圖片)

 

早前遭當局扣查、其後被清華大學開除的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獲釋後首度發聲,向全體清華校友發公開信。他形容現在的中國 “風雨飄搖”,但深信“極權必敗,自由終將降臨”。他強調只要自己還活着,就會繼續發聲。

許章潤的公開信以中英文撰寫,並夾雜文言文。他表示,這次被清華大學開除公職,對他的教學生涯造成致命一擊,無法維生,但他強調,一天仍然在世都會繼續發聲。

 

 

許章潤教授獲釋後發聲:極權必敗,自由終將降臨吾土,天意人心,如日月昭昭矣。(推特圖片)
許章潤教授獲釋後發聲:極權必敗,自由終將降臨吾土,天意人心,如日月昭昭矣。(推特圖片)

 

他感謝 500多名校友事後向他捐出 10 多萬元人民幣,他表示,自己個性硬朗,無法接受校友的慷慨,希望校友將款項捐助受水災影響的民衆。

許章潤在信中批評當權者生活豪奢,當大多數百姓只能勉強溫飽,半個中國泡在水中,風雨飄搖,官媒仍粉飾太平。他說,中國拒絕改變政治制度,使全球有所防範,也使中國備受孤立,但深信“極權必敗,自由終將降臨“。

關注事件的加拿大律師賴建平認爲,許章潤的公開信發出了強烈的訊息。

 

許章潤教授致函清華大學校友,感謝500多人爲其募捐超過10萬元,公開信以中英文撰寫,並夾雜文言文。(推特圖片)
許章潤教授致函清華大學校友,感謝500多人爲其募捐超過10萬元,公開信以中英文撰寫,並夾雜文言文。(推特圖片)

 

賴建平:“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對整個國家、民族的前途和未來深謀遠慮,並且堅定信念,堅定信心,只要活一天,只要存着一口氣,就要爲國家和民族呼喚。我覺得這是最可貴的,因爲這是一種道德勇氣。”

許章潤在信中寫道,雖然自己年近六旬,視力也有所下降,但他相信有能力可以繼續工作,計劃今後以寫作謀生。

賴建平:“在中國,像許章潤教授這樣的人,他要發表太多的東西,並且作爲謀生手段,是相當不易的,但總還是能夠有些基本的稿費。應該說大多數知識分子到了六十多歲了,基本上就是喫口飯的問題了。每個人其實都已具備了把自己獻身給公益事業的基礎。每個人都應該敢於站出來。”

本月初,許章潤遭公安從北京寓所強行帶走,扣押6天后才獲釋。其後被清華大學以“道德敗壞”爲由,革除教職。

 

北京清華大學作出《關於給許章潤開除處分的決定》。(許章潤友人提供)
北京清華大學作出《關於給許章潤開除處分的決定》。(許章潤友人提供)

清華上週三發出的文件表示,根據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下達的《行政處罰決定書》,許章潤因爲嫖娼受到公安行政處罰,這是違法事實,同時經查明,許章潤自前年7月起多次發表文章,嚴重違反《新時代高校教師職業行爲十項準則》有關規定。

賴建平:“這也是這個政權的性質所決定的。他必須對任何敢於反抗他的人,進行殘酷的打擊,無情的專政,並且對他進行道德人格的抹殺,所以要把他污名化,從官方到學校必須要把他一污到底。清華大學開除他的決定裏面,後面的話就很赤裸裸了,就說他長期發表共產黨不愛聽的言論。”

許章潤好友普遍不相信嫖娼指控

發起爲許章潤募款的清華大學校友閻淮週日(19 日)向臺灣《中央社》透露,許章潤本月12日獲釋返家後,因疫情關係需要居家隔離。官方曾找閻淮談話,說許章潤的“嫖娼”有確鑿證據;但許章潤告訴他,指控嫖娼“完全是莫須有的”。

 

許章潤教授與友人合影。(推特圖片)
許章潤教授與友人合影。(推特圖片)

獨立記者高瑜表示,無論閻淮口中的官方指的是哪個部門,目的都非常明顯。

高瑜:“還是以言治罪吧。有關當局不管是誰,不管是警方還是清華,就是欲蓋彌彰。你要說他嫖娼,不光要有認證,還得有物證,你沒有物證就是誣陷,不清不楚就給你扣上一個嫖娼的帽子。真假總有大白於天下的一天。 ”

57歲的許章潤過去多次撰文批評中國政府。2018年,他發文批評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後,被清華大學停職、停課。今年年初,他在一篇文章當中,形容武漢肺炎疫情是中國政治制度釀成的人道災難。


記者:高鋒 責編: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