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获释暂不上诉 曾被港府“送中”理解港人疑虑

2019-10-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RFA资料图片)
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RFA资料图片)

 

寻衅滋事罪成被判刑1年2个月的前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上周末(19日)获释。 他认为,自己是在无辜情况下被抓捕判刑,但为了避免再度失去自由,暂时不会提出上诉。

周勇军上周六下午刑满出狱,由姐姐陪同离开广西东兴看守所。他去年8月在广西旅游期间,被指藏有邪教资料被捕,其后罪名一度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法院要求补充侦查后,改控“寻衅滋事罪”。

 

 

他周二接受本台电话专访时表示,去年在广西探望朋友,顺路去东兴观光,当局却在缺乏罪证之下,指他利用境外社交媒体发布反动信息,判刑1年2个月,对此他感到很不甘心。

周勇军: “你也知道在中国大陆这种体制下,一旦收了监,一定会找个罪名来判我。公平就不用多谈了。‘公平’二字,我想世界上所有了解中国的人都知道这里的情况。肯定有政治背景的大影响。最后(当局)才想办法从推特上找到一点原因。我想他们是一定会想办法定我的罪。”

 

资料图片:2009年10月12日,香港举行新闻发布会后,前六四学运领袖周勇军的女友张月卫手持周勇军的照片。(美联社)  
资料图片:2009年10月12日,香港举行新闻发布会后,前六四学运领袖周勇军的女友张月卫手持周勇军的照片。(美联社)  

为了确保早日获释,今年6月,周勇军在家人压力下,签下认罪书,出狱后本来打算上诉,但由于以往有认罪的案例上诉后反被加刑,最后改变初衷。

周勇军:“我本来是打算出来要上诉的,都做好文件了,后来因为新的诉讼法制度在尝试当中。我们看到新的案例出来。这类型的案例在广西的钦州有个人也是上诉,检察院就抗诉了,给他加了刑。我这个程序走出来。我不敢用上诉这个途径。“

52岁的周勇军患有腰椎病等多种疾病。他说,目前没有什么大计,只希望在家乡四川安心休养。

周勇军:“与我历史相关的30多年过去了,所以我也老了。现在满头白发,满身是病,身心疲惫。我这次回到四川成都以后。我可能要经常去医院看医生,先把身上的病治好。我的几颗牙齿要掉了。腰椎和风湿、痛风都要找医生看。没什么打算。我父母已经过世了。我现在是家破人亡。自己有小孩也回不去看他。我自己就一个人在土地上流浪。”

周勇军曾移居美国。回国后曾多次被捕。在2008年,他以假护照从马来西亚经澳门到香港探亲,被怀疑和银行诈骗案有关,被香港警方扣留。后来警方声称“认错人“,把周勇军移交至深圳警方,2010年,他被以“诈骗罪”判囚9年。

时隔多年,周勇军对于当年在香港的经历仍然记忆犹新。

 

资料图片:前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右一)。(图源:博讯网)
资料图片:前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右一)。(图源:博讯网)

周勇军:“按照当时惯例,它(特区政府)不让我入境就哪里来哪里去嘛,让我原路返回嘛。它不让我入境就算了嘛。结果它说放我,却在半夜里,把我偷偷移交到深圳去了,相当于放到要迫害我的人手里,香港这种移交方式是没有任何法理依据的。“

香港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触发一场史无前例的社会运动。 周勇军的亲身经历让他深切理解香港人的疑虑。

周勇军:“要评价新的立法是好是坏,不需要我来重复评价,香港民众已经有了明确的意见,明确的看法。持续那么长时间的游行示威,也就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个问题。这种立法是把过去长期采取的做法以法律形式明确肯定下来。我认为是对香港司法独立的损害。”

周勇军上世纪80年代考进中国政法大学政治系,在1989年学运期间曾担任“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主席。

 

记者:高锋 责编:陈美华/嘉远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