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余文生吊照后被限制出境


2018-01-18
Share
M0118GF1.jpg 2018年1月17日,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到公安分局办理护照,通过照相等程序后被告知限制出境。 (余文生独家提供)
Photo: RFA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日前遭当局吊销律师执照后,周三(1月17日)到公安分局办理护照时又被告知限制出境,理由是“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因为需要出国参加国际会议,律师余文生周三到北京石景山公安分局出入境接待大厅办理护照。 在经过照相填表等程序后,工作人员通知他,基于他“出境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目前被限制出境不能办理护照。

余文生:有可能他们知道我要去什么地方,这个我就没法核实了。一年多以前我去(办理护照),电脑显示我根本办不了,我就没法往下办手续。这次去的话,电脑显示我可以办理护照,那我去照相,然后填表,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又说不行。我问过他(工作人员)怎么不行,他说我的禁令还没取消,就是“出境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肯定不合理但是意料之中,因为我涉及的事情太多。

余文生去年无法通过律师年检,1月15日北京司法局向他发出通知书,指他多次公开发表反政府言论,不符合律师及开办律师事务所的资格,并吊销他的执业证。余文生认为被限制出境有多方面原因,包括曾代理“709案”以及以公开信形式要求罢免习近平。

余文生:以现在的通讯方式,他们是禁止不了我发声的。其实我在国内发声对当局来说可能带来更多的麻烦,所以我觉得他们不让我出境是非常多余的,也给他们(外界)留下很多口实,证明中国是没有人权的。

虽然一再受到当局打压,但余文生强调不会屈服,并且向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致公开信提出多项修宪建议,包括规定所有政党都应向司法部或民政部等国家行政机关登记。

余文生:政党必须由国家管理。现在中国的政党是没有经过法律登记的,法律上没有地位,严格的讲它不受中国法律的控制和制约。可以说中国所有政党都属于非法组织。

他强调任何政党都不能凌驾全国人大。

中国自7.09事件以来数十名律师以及律师的子女出境受阻,律师任全牛是其中之一。他认为限制出境在一定程度上收到预期效果。

任全牛:对很多人来说,为了想出境可能就会自己管住自己的言论。所以说还是有一定的作用的。在这种比较集权的社会里,这个法就更多体现了掌权者的意思,代表他们的利益。同样说“依法治国”,但是这个“法”是不一样的法。

特约记者:高锋/责编:石山/吴晶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