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申请人权律师王全璋保外就医

2019-07-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7月30日,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再度到山东临沂监狱探望丈夫。(李文足推特图片)
2019年7月30日,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再度到山东临沂监狱探望丈夫。(李文足推特图片)

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日前再次前往山东临沂监狱探监。李文足表示,王全璋的身体状况没有好转,并已向监狱提交保外就医申请。

时隔一个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和儿子王广微,以及王全璋姐姐王全秀,周二下午再度到山东临沂监狱探监。

 

 

 

李文足在社交网站援引丈夫说,希望李文足回家后去邮局领取两封信,叫妻子不要误解临沂监狱,强调监狱对他很好;妻子写文章和带记者来采访不好,希望李文足以后不要来探监,因为她住得远,自己也感到压力。王全璋又说,即使出狱后仍会被当局跟着一段时间,自己会先在济南住两个月。

 

资料图片:2018年12月26日,香港人权组织在中联办外举行集会,要求释放人权律师王全章。(法新社)
资料图片:2018年12月26日,香港人权组织在中联办外举行集会,要求释放人权律师王全章。(法新社)

李文足:“他说,之前看了我的视频,包括我写的文章,会让外界误以为临沂监狱不好。他一再强调,临沂监狱对他很好。我说,你出来之后就是自由的,他们凭什么要跟着。他说,他出来之后要到济南住,他说户口在济南。他在会见过程中,表现还是比较焦躁。”

李文足说,原本幻想丈夫会比上次探监时正常一点,结果感到失望;除了比一个月前消瘦,左侧下方一只牙齿快要脱落,精神状况也没有明显改善。

她形容王全璋曾经是思路清晰、逻辑严密的律师,但正在服刑的他表现“木讷”、“焦躁”,担心他在狱中的遭遇以及是否被“洗脑”。

 

 

李文足:“从他谈话的过程中,临沂监狱肯定一直在施加压力。我说,我们是你老婆孩子,我们现在一个月见你半个小时,为什么不让我们过来?然后他说,‘我过来他会有压力。’后来我想,这不是他的压力,压力是来自临沂监狱,从他口中说出这话,让我不要去见他。”

王全璋跟被捕前仍是判若二人

探视王全璋后,李文足马上向狱方提交了王全璋的保外就医申请。

李文足:“监狱工作人员接收了我的申请书,说叫我回家等消息。这次王全璋的情况没有进步和恢复,所以我对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极度担心,觉得他需要马上得到很专业的治疗。他们是否允许,现在还不知道。”

 

 

王全璋好友、“中国律师后俱乐部”发起人覃永沛表示,从王全璋和以往判若两人看来,事态并不简单。

覃永沛:“王全璋反应敏捷,逻辑思维很清楚,人比较冷静。这次会见的情况比上次更糟糕,很明显恐惧感比上次更强。我不乐观。王全璋案当局列为非常敏感的案件,怎可能让他保外就医呢?对方可能想把王全璋搞成精神病。”

王全璋在4年前被捕;今年1月,他被裁定颠覆国家政权罪成,判监4年半,是“ 709 案”中最后一名被判刑的维权律师。

家属经历重重波折,上月底才终于首次和他见面。

 

记者:高锋    责编: 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