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六岁儿子被株连再度失学

2019-09-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文足接儿子回家之前在学校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图源/李文足推特)
李文足接儿子回家之前在学校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图源/李文足推特)

中国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因“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在服刑,家属也持续成为当局打压的对象。其中,他六岁的儿子王广微开学不到一个星期,就被校方辞退。外界质疑,当局把王广微视为要挟王全璋的筹码。

王全璋的六岁儿子王广微小名“泉泉”,本学期上小学一年级,但开学不到一个星期就被学校辞退。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在社交网站表示,泉泉只上了四天课,警察已连续多次到学校施压,最终校方不堪压力而就范。泉泉不愿接受失学的事实,担心不能上武术课。李文足只能安慰他,会再为他找一家好学校。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儿子王广微。(图源:推特图片)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儿子王广微。(图源:推特图片)

李文足认为,泉泉由于被株连而失去接受教育的权利。李文足的情绪大受打击,目前与泉泉在朋友家里暂住。记者到截稿时未能与她取得联系。

李文足好友、“709案”家属原珊珊表示,自从王全璋被指触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后,北京公安早在三年前已向他们居住的石景山区所有幼儿园和早教中心下令,不能接收泉泉。

原珊珊:“2016年,有幼儿园接收了泉泉之后,几天后给李文足打电话,说幼儿园不能招你。后来更发现,国保给幼儿园四个‘709案家属’的照片,如果这四个人送的孩子就不要接收。”

直到去年年中,李文足才找到一家私立学校,泉泉在那里念了一年幼儿园大班。一年过去后,泉泉本已顺利升学,上星期却再次面对失学的命运。李文足在社交网站质疑,儿子是否成为官方要挟王全璋的筹码?是否要打击和强迫正在服刑的丈夫向邪恶低头? 她谴责当局用一个小朋友和一个家庭的痛苦向七十周年国庆献礼,这样做既邪恶又灭绝人性。

 

2019年1月28日,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北京的家中,穿着一件带有丈夫肖像的毛衣,印有“释放全璋”的字样。(AP)
2019年1月28日,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北京的家中,穿着一件带有丈夫肖像的毛衣,印有“释放全璋”的字样。(AP)

原珊珊:“官方希望王全璋(出狱后)不要住在北京,而是去山东等其他地方,他们可能是打算严密控制王全璋。王全璋应该是受到很严重的酷刑,快四年已掉了三颗牙。可能跟酷刑有关系,不希望王全璋把酷刑暴露出来,尤其在李文足身边。”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总干事陈悦强烈谴责当局的手段。

陈悦:“当局是利用他们(维权律师)的第二代向当事人施压,让他们不再为公义发声。很多709维权律师被抓后,像王宇律师,她的儿子想出国读书都被拒发签证。这种手法如何能谈得上‘依法治国’呢?”

王全璋四年前在“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捕,今年年初被法院裁定“颠覆国家政权罪”罪成,判监四年半。李文足最近获准探监。但据她表示,王全璋精神状况很差,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连申请保外就医也说没有必要。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陈美华、申铧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