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陈建芳据报因煽颠罪判囚三年 梁颂基梁一鸣遭广东公安跨省追截


2020-10-05
Share
ChenJianfang.jpg 资料图片:陈建芳举牌抗议当局限制其出境。(推特图片)

 

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被捕的上海异议人士陈建芳,与外界失联已超过一年半。近日传出她已秘密受审,罪成判刑3年。而异见人士梁颂基和梁一鸣则由于擅自离开广东,被公安跨省追截。其中梁颂基下落不明。

陈建芳去年三月被上海市公安带走后,一直羁押在上海市第一看守所。其后被指非法聚集和在网上发言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近日消息人士对外通报,法院裁定陈建芳罪成,判处三年徒刑。

 

 

陈建芳被捕前早已委托吴莉出任辩护律师,但吴莉说,当局不承认她是陈建芳的代表,也一直不让她会见当事人。

 

资料图片:维权人士陈建芳(左二)。(网络图片)
资料图片:维权人士陈建芳(左二)。(网络图片)

吴莉:“拿到了委托之后,到上海第一中级法院去交手续的时候,法院不认可由陈建芳自己提请签署委托书,所以律师一直没有阅到卷。后面我们向法院打听陈建芳羁押地,法院也不告知,然后我一家一家打电话打听,今年我才得知她关在上海市第一看守所。然后我预约会见,后面给我取消了。给出了理由非常荒唐:派出所每个阶段只能会见一次,而陈建芳的律师是去年9月会见过的。”

雪上加霜的是,家人要与陈建芳划清界线。律师想帮忙也无从入手。

吴莉:“我听说另一位律师去见他们家属的时候,家属表态的意思是说,陈建芳应该接受改造,我们不会给她请律师。这是我们感到非常不理解的地方。作为家属即便不赞同家人的行为,但是你起码可以帮她请律师,为她辩护保护她的合法权益。这作为家属也是应该做的呀。”

因征地问题与政府起纠纷而踏上维权路的陈建芳,2013年曾接受已故异议人士曹顺利邀请,准备到瑞士日内瓦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但在出境时被阻挠。好友顾国平相信,这起事件加上两年前获得“曹顺利人权捍卫者奖”,直接导致当局把陈建芳视为眼中钉。

顾国平:“她当时受到邀请时没有注意,把主席人权理事会这个信息透露给访民。有些访民就不经意走漏了消息。当局就拦截她,不让她去(瑞士)。”

 

2020年10月2日,梁颂基和梁一鸣被强制送到云南一家酒店,受到广东公安(图)控制。(王喜利独家提供)
2020年10月2日,梁颂基和梁一鸣被强制送到云南一家酒店,受到广东公安(图)控制。(王喜利独家提供)

与此同时,广东两名异议人士梁颂基和梁一鸣的处境也备受关注。 两人的朋友王喜利表示,广州和江门当局不满两人擅自前往云南西双版纳旅游,派出十多人到云南,联合当地公安堵截。

王喜利:“两地警方共十多人在出租屋把他们包围之后,送到景兰大酒店,第二天早上,江门市的国保就把梁一鸣押往机场,送回江门老家。梁颂基没看到公安队伍拿出搜查证之类的,坚持不走。”

两年前,广州女律师孙世华被公安殴打羞辱,梁颂基是关键目击者,被以“寻衅滋事”判刑1年半。朋友梁一鸣则以热心帮助流离失所的维权人士见称。梁一鸣被遣送回江门后向本台表示,早前两人长期被软禁在家,忍无可忍才决定离开广东。

梁一鸣:“它们一直把我软禁在(江门)妈妈家里,就是说,如果擅自离开或者不听话搞事,就用家里人来威胁我。我一个正常人不可能不做事光在家里吃睡。”

梁颂基到截稿时仍然下落不明。而梁一鸣被强行送回江门后,受到当局严密监控。

梁一鸣:“门口有很多政府、派出所、公安局的人, 送我回来的事后有五六个人,几台车,现在是不允许我出门了。”

她说,很担心当局会以各种口袋罪剥夺她的人身自由。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