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全会召开 多名异议人士被上岗

2019-10-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四中全会”召开期间,多名异见人士被当局上岗,一举一动被严密监控。(资料图/法新社)
中共“四中全会”召开期间,多名异见人士被当局上岗,一举一动被严密监控。(资料图/法新社)

 

中共“四中全会”召开期间,多名异见人士被当局上岗,一举一动被严密监控,就连看病也要警车接送。有709大抓捕涉案人则被公安传唤。

这次“四中全会”在北京京西宾馆举行,附近一带加强保安,有便衣和公安驻守,宾馆外围部分道路实施交通管制,车辆不能接近宾馆,临近的军事博物馆地铁站部分出入口临时关闭 ,多辆公安车在附近戒备。

 

 

以往每当敏感时期,独立记者高瑜都受到当局严密监控。本台记者周一(28日)致电高瑜查询,但她欲言又止。

 

北京资深记者高瑜(AFP)
北京资深记者高瑜(AFP)

高瑜:“我家现在有人。我现在有客人,不方便,对不起。有朋友在呢,所以不好讲。”

北京维权人士李蔚则明确表示,自己早在3天前已被限制人身自由,估计会持续接近一个星期。

李蔚:“一个警察带两个保安,每班是这样一个配置,三班倒,一直将要持续到31日,就是全会结束之后。上岗主要是限制去远的地方,限制跟其他朋友见面,如果我是在周边买菜呀,活动活动,他们会跟着。给我上岗的人在我家楼下停着一辆车,24小时车里有人。”

李蔚说,派出所告诉了上岗的原因。

李蔚:“一般来说,给我上岗的都是公安的国保部门,比方说我这边就是海淀分局直接给我所在的派出所下任务。有时派出所并不知道为什么给我上岗,但这一次他们是知道的,就是因为四中全会。”

同样被视为重点维稳对象的还有胡佳。

 

中国知名维权人士胡佳(资料图/法新社)
中国知名维权人士胡佳(资料图/法新社)

胡佳:“北京那边风和日丽的,可惜我不能到阳光底下去站着,足不出户。每年下半年开这种党大会的时候就跟两会一样。四中全会开的时间比较短一些,确实我这次不用到外地进行异地管控。他们怕我到外面接受媒体采访,那怕是到楼下,或者担心我在这个时候会有街头行动,像举牌或集会。”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每星期需要洗肾3次。目前他连到医院也得警车接送。患病加上被上岗使齐志勇的心情大受影响。

齐志勇:“3个人吧。一出去你上哪他都跟着你。凡是他认为敏感的地方都不让去,因为他得汇报,上面批准才可以去。反正每次去哪都有警车接送,因为你是重点人,必须得严加看管,心情很不好,因为我又是病人。”

709案中被捕的维权人士包龙军周一在北京市中心一个地铁站被公安拦住获悉身份后,遭到传唤并要求作笔录,又以他有前科为由要求尿检。有公安表明,他们是按照四中全会的任务履行职责。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申铧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