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后俱乐部”遭打压 发起人退出

2018-11-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11月4日,“中国律师后俱乐部”成员在广州聚会。(覃永沛推特)
2018年11月4日,“中国律师后俱乐部”成员在广州聚会。(覃永沛推特)

成立不足2个月的“中国律师后俱乐部”遭受重大挫折。广西当局周一(11月5日)以违法为由要求拆除俱乐部牌匾。与此同时,俱乐部其中4名发起人集体退出,原因是俱乐部的行动事前没有谘询各核心成员。

广西南宁十多名政府人员,包括多名公安, 周一闯入“中国律师后俱乐部“办事处,要求发起人覃永沛拆除俱乐部的牌匾。

覃永沛:“他们说我挂俱乐部的牌没有登记。我挂个牌不等于我有社团。我是在办公室大堂里面挂这个牌,属于我的地方。后来警察把每个角落都拍照录像。”

他认为公安上门滋扰与俱乐部公开声援早前被撤销律师执业证的陈科云有关。

覃永沛:“周日在广州有律师开会声援陈科云,后来我以俱乐部名义发了个声明函,可能公安部发现了就派人搞事。”

接受笔录后,覃永沛决定把牌匾用布料覆盖。虽然事件暂时平息,但“律师后俱乐部”正面临更严重危机。俱乐部5名始创成员当中有4人同时宣告退出,包括今年年初被吊销律师执业证的隋牧青。

覃永沛:“声援陈科云律师那个函,署名是“中国律师后俱乐部”。发出去没多久,广州隋牧青律师就来搞事了。他说他是发起人要经他同意,后来他不高兴了。他退出之前,还拉了王宇、包龙军、文东海一起退出。”

覃永沛认为,俱乐部需要有胆量和敢做敢为的成员。隋牧青退出说明他和俱乐部的成员不是同道中人,相信事件对俱乐部的运作不会构成影响。

而隋牧青声称,自己虽然是“律师后俱乐部”的发起者,却从未参与俱乐部的活动,更重要是感受不到应有的尊重。

隋牧青:“据说当天有很多律师在广州。执业律师以“律师后”的名义来发声,我个人认为不太妥当。至于发声明声援陈科云我觉得倒没有问题。我只是觉得,从尊重的角度来看是应该告知我们的。”

他说不能接受“律师后俱乐部”的处理手法,认为与人权律师的原则背道而驰。

隋牧青:“我们作为人权律师特别看重个人权利和基本规则,否则跟我们要反对的人和事有什么区别呢?”

他否认自己退出与俱乐部受到当局滋扰有关。

“中国律师后俱乐部”今年 9月底正式在南宁成立,当时约有30名成员,计划为大企业提供法律顾问服务,以及为老百姓提供法律援助,目的是延续受打压法律人的事业,解决他们的经济需要。

 

特约记者:高锋   责编: 胡力汉/嘉远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