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身NGO指导网民突破封锁 广东甄江华因涉嫌煽颠被监视居住

2017-12-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7年12月12日,湖南省多名公民在甄江华32岁生日当天,头戴印上他肖像的面具,用庆生的方式声援甄江华。(“小彪”提供)
2017年12月12日,湖南省多名公民在甄江华32岁生日当天,头戴印上他肖像的面具,用庆生的方式声援甄江华。(“小彪”提供)

3个月前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刑事拘留的广东维权人士甄江华,现转为监视居住,但仍不准与律师会面。甄江华作为网络专业人士曾亲自指导网民突破互联网封锁,并参与非政府组织协助民间争取权益。

律师任全牛周三(12月13日)接到广东珠海市公安来电,通知其当事人甄江华已转为“指定住所监视居住”。任全牛以往多次前往珠海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接触当事人,均遭拒绝,虽然经过多番交涉,但任全牛向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当局至今仍然不允许两人会晤。

任全牛:我个人的认识是,在国内目前的环境下,他(当局)一直不想让律师去见(当事人),变相对被羁押的当事人在思想上、精神上给予鼓励或肯定。

2005年中国颁布“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管理办法”,当时在网络公司任职技术主管的甄江华对中国的互联网审查有切身体会,他经常收到公安部门通知要求其单位即时处理一些网站。因此甄江华以自己的网络技术,指导网民突破互联网封锁把消息放上外国网站,并参与非政府组织协助民间以法律途径争取权益,结果被公安多次问话与警告。

“709律师大抓捕”后,甄江华出任民间维权网站“权利运动”的执行理事。刘晓波逝世后的“头七”,广东江门海祭多人被捕,甄江华也到看守所存钱给被捕人士,结果在9月1日被广东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
律师任全牛相信,甄江华的经历使他失去被捕者一般应该享有的权利。

任全牛:即使是按照他们判断的,他属于政治犯类的,他也应该享有法律上的权利,这样才能体现真正的“依法治国”。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这种民间组织NGO,包括一些有民主想法的人,一旦这些人被控制,很多时候都采取一种违法手段去羁押、侦察。他(甄江华)一被捕就提供了他想请的律师的名单,但是好几个月了,他的这一想法没有给他转达。可能是不逮捕,先监居,监居满了以后再取保,然后不了了之 。

湖南省多名公民在周二(12月12日)甄江华32岁生日当天,头戴印上他肖像的面具,用庆生的方式声援甄江华。有份参与的“小彪”谴责当局对待甄江华的手法荒唐。

“小彪”:甄江华作为年轻的人权捍卫者、一个社会运动参与者,他能积极关注这些社会事件。当局通过抓捕甄江华其实也是恐吓民间其他的的一些人权捍卫者和社会活动参与者,意图警告这些人士不要跟当局对抗。

特约记者:高锋/责编:石山/吴晶 网编:郭度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