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儿子平反无功 上海访民法院内企图自杀

2018-04-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4月2日,访民叶桂香到南京第三巡回法庭,咨询为儿子申诉的进展。(叶桂香朋友程先生独家提供)
2018年4月2日,访民叶桂香到南京第三巡回法庭,咨询为儿子申诉的进展。(叶桂香朋友程先生独家提供)

4月2日,在位于南京的中国最高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发生访民试图自杀事件。一名妇女长期通过法律和上访途径为儿子申诉,却始终没有结果。她谴责司法部门有意拖延,并在情绪不稳的状态下在法院撞墙,结果导致头部受伤,但幸好没有生命危险。

周一下午,访民叶桂香由朋友陪同到南京第三巡回法庭,咨询为儿子申诉的进展。当值法官以材料不足为由,要求叶桂香重新递交资料和补充证据。

这个答复使满怀期盼的叶桂香当场崩溃,情绪失控下她把头部撞向接待室的墙壁。她对本台说:

叶桂香:当时我就有一种轻生的念头,一下子我也没想那么多,他们(法官)在玻璃里头,我也没法抓住他们,我想找一个人跟我同归于尽的,结果我当时就撞在墙上。我当时撞上去就什么也不知道,整个人就蒙了,一片漆黑。听他们说,有十几个警察跟法官都在边上。

江西广丰县人叶剑,毕业于江西上饶公安学校,曾任警官。2006年他到上海工作,因揭发地下赌场作弊,当年两次被人砍杀受伤。2007年,另一个地下赌场老板被人斩杀,上海公安局仅凭一个人的口供,在没有任何旁证的情况下,认定叶剑为凶杀案主谋。

2008年,叶剑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叶桂香坚信儿子无辜,10年来坚持申诉,更多次到北京上访。从去年开始南京第三巡回法庭成为她的希望所在。但据她表示,每次提交申诉材料,官员都以各种借口推诿责任。她说这一刻她对儿子能重获自由感到绝望。

叶桂香:我们是2013年就开始申诉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去年8月29日又把申诉材料交到南京第三巡回法庭,每次都来忽悠我们,材料是收了,3个月去咨询一次办案过程,我们都很老实去听它的,以为是真的。我这次去南京,它还是在忽悠,一下子我就受不了了,我觉得整个人整个世界都崩溃了。可能是为了维稳而设立这样一个“工具”。政府是不可能解决问题了。我已经感觉绝望了。感到活的没意义了。

叶桂香的伤势不算严重,周一在南京接受急诊后,同日晚上转往上海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她强调,虽然对事态发展感到沮丧,但仍会坚持为儿子申冤。

熟悉叶桂香的程先生认为,叶桂香的遭遇同样发生在不少访民身上。他质疑司法部门到底有没有诚意和决心平反冤案。

程先生:在这种案子的背后,我感觉是有那么几个人,为了自身的利益,就不可能为她解决。民众本来就不值钱,得罪你一个也好,冤枉你一大批人也好,无所谓,只要我的官位还在就行。

(特约记者:高锋  责编:石山/寇天力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