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支联会洗刷国殇之柱 六四纪念活动提前展开

2018-05-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5月4日,香港支联会成员在香港大学校园洗刷国殇之柱。 (记者摄)
2018年5月4日,香港支联会成员在香港大学校园洗刷国殇之柱。 (记者摄)
Photo: RFA

标志著香港人对北京天安门“六四事件”铭记于心的艺术品“国殇之柱”,竖立在香港大学已经超过20个年头。5月4日,香港支联会成员前往港大,洗刷国殇之柱。支联会相信,受到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录音曝光等事件影响,今年六四晚会出席人数会增加。

香港支联会10多名成员,周五到香港大学黄克竞楼平台洗刷“国殇之柱”,以纪念六四天安们事件。在仪式前,支联会解释国殇之柱的由来,五四运动,及八九民运历史等,并为死难者默哀及献花。

原名“耻辱之柱”的“国殇之柱”由丹麦雕塑家高志活在1997年创作,在香港主权归还中国前完成,象征被血腥镇压的死伤者,也记录了学生民主运动的进程。港大学生会翌年以投票形式通过让国殇之柱永久竖立港大校园。支联会主席何俊仁相信国殇之柱是学生争取民主自由的象征,未来仍会继续在港大竖立。

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日前与流亡德国的中国作家廖亦武的一段录音对话,在维权网站曝光。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表示,随着刘霞事件会引起公众关注,估计参与六四晚会的人数会增加。

何俊仁:我对刘霞录音内容感到痛心。刘霞已痛失丈夫。他丈夫刘晓波只希望国家走向民主宪政法治,从未主张暴力,但竟然死在狱中,而从未面对任何控罪的刘霞却被株连。因为文字狱而失去丈夫的寡妇受尽了当权者的施压,使她失去了自由,精神受到折磨。世上只要稍有人道精神的人,听到这段录音都会感到反感。我相信今年出席六四烛光晚会的人一定不会少。

何俊仁指出,种种迹象显示,刘霞已变成中国政府对外谈判的筹码。

何俊仁:现在看来中国政府很可能会把刘霞与(709律师)王全璋的自由,作为与外国政府的商业谈判筹码。外国政府会关注中国人的自由和尊严,但中国人的政府却是这样,这是最大的耻辱。

何俊仁促请中国政府别拦阻刘霞到德国治疗抑郁症,否则刘霞以死抗命,中国政府将成为刽子手。

 

(特约记者:高锋  责编:石山、嘉远 责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