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两会”:谢俊彪举牌被抓 黄琦母亲病重入院

2020-05-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5月10日,四川公民谢俊彪在省两会会场外举牌请愿。(邹海霞独家提供)
2020年5月10日,四川公民谢俊彪在省两会会场外举牌请愿。(邹海霞独家提供)

 

四川省人大、政协两会之际,公民维权活动受到关注。当地持不同政见人士谢俊彪因向代表举牌遭当局拘留。而狱中“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的母亲病重被当局送入医院,无法与外界联络。

上周日,四川省两会开会期间,会场外发生了一段插曲。有人高举,写上“戴表(代表)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抓老鼠”的标语牌,引起当局的关注。

 

 

这名请愿人士后来证实是公民谢俊彪。他的妻子邹海霞周五向本台表示,丈夫在举牌当天下午被公安扣查,其后遭到拘留。邹海霞并由政府人员口中获悉,事态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四川公民谢俊彪(推特图片)
四川公民谢俊彪(推特图片)

邹海霞:“可能就是因为他举那个牌子。这边派出所也没有给过我们任何通知书,也没有说过他是因为什么事情被拘留或者什么拘留(罪名),他们什么都没说。我们家属去问,他们就推诿。我去政府找他们的领导,他们认为那一句话(举牌)侮辱了他们的人大代表,现在不是我们区下的通知抓谢俊彪,是省上或市上的公安局直接发的通知。”

在四川维权界, 谢俊彪并不是陌生的名字。他一直关注“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与他母亲蒲文清,早前更参与联署,促请当局把黄琦无罪释放;上月接受本台采访后曾遭公安警告。

邹海霞:“现在我担心的是政府给他扣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然后就把他关押了,因为很久以前他们就说过了,‘谢俊彪如果你再东跳西跳的话,到时候我们就会关你几年’。对我们来说,黄琦的母亲是一个老人,她一个老人而且生病了,我们关注她是出于关爱,跟黄琦是根本就没有什么联系的。”

 

左图:被中国当局以“泄密”罪名判处12年监禁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被羁押以来一直被禁止与外界接触。右图:87岁、身患多种严重疾病的蒲文清(图)形容自己来日无多。(蒲文清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左图:被中国当局以“泄密”罪名判处12年监禁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被羁押以来一直被禁止与外界接触。右图:87岁、身患多种严重疾病的蒲文清(图)形容自己来日无多。(蒲文清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患有肺肿瘤,生命进入倒数的的蒲文清一直渴望与黄琦会面,本月初曾向中央领导发出请求,公平公正处理黄琦案。

“六四天网”义工王晶证实,公开信发出后没多久,蒲文清被当局安排入住医院接受治疗。

王晶:“几个月前老太太就已经申请住院,但是医院一直都说没有空位子,一直没有接受她住院。结果因为这个请求书引起国际关注,当局马上就告诉老太太可以住院,他们就想用这事让老太太停止跟外面的联系。黄妈妈她住的是华西医院的呼吸科,外来人员根本就进不去。”

她担心,蒲文清身为黄琦的母亲会影响她的治疗。

 

 “六四天网”义工王晶(图)为首的“亲友团”,连日来不断打电话,要求当局保障黄琦的探视权。(王晶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六四天网”义工王晶(图)为首的“亲友团”,连日来不断打电话,要求当局保障黄琦的探视权。(王晶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王晶:“我想发东西到她微信也发不过去,我觉得她的手机也好像被控制了。黄妈妈现在就是听信当局的了,她不想跟外界联系。这边的医院都政治化了,被政府打压的这些人,医院方面不会给他们好好看病,也不会说出病情的真实情况。黄妈妈她真正病到什么程度,我觉得华西医院给的结果也并不十分准确。”

与儿子会面是蒲文清唯一心愿。为了向当局施压,有公民组成了“亲友团”,日以继夜致电黄琦所在的巴中监狱。

王晶:“这个打电话活动是在5月6日开始的,接通的时候我们都说是黄琦的亲友,要求监狱保障黄琦的权利,至少让他和母亲会见,保障黄琦的探视权和通信权。监狱那边有时会听你说完,有时还没说完就挂机了。”

王晶认为,给监狱“打电话”一方面可以反映民意,同时也可以对狱方起到震慑作用。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