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抓不尽?“律师后俱乐部”再战江湖

2018-09-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覃永沛(图)等维权律师组成“中国律师后俱乐部” ,期望利用法律专长帮助有需要的人。(覃永沛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覃永沛(图)等维权律师组成“中国律师后俱乐部” ,期望利用法律专长帮助有需要的人。(覃永沛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中国当局针对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 “709大抓捕案”,已导致众多律师的执业资格遭到剥夺。近日,这批“律师后”的法律专业人士再次组成联盟,希望为社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这个名为“中国律师后俱乐部”的维权律师联盟,以广西南宁一家事务所为基地。

发起人之一覃永沛周二向本台记者表示,过去几年遭当局打压的律师基本上处于失业状态,期望联盟能成为各人的新起点,延续他们的法律专长,同时也解决他们的经济需要。

覃永沛:目前中国司法环境那么恶劣,律师圈里面有很多东西比较乱。如果有我们这个俱乐部来帮助更多老百姓,更能发挥他们的特长,又可以生存下来。我们有个法律公司,就像演艺公司签约大明星一样。

对于未来,覃永沛显得十分自信,心目中有一整套计划,包括为大企业提供法律顾问服务,为老百姓提供法律援助,以及为法律界提供培训。

覃永沛:我们比一般律师强好多倍。首先,没有主管单位管我们;再有,我们的资源也比较广,网络资源、媒体资源,全国各地的律师同仁都认可我们。公司会发展成为专门培养公义律师的一个机构。

“俱乐部”另一成员隋牧青今年2月被吊销律师执业证。他强调,失去执照对日后的工作不会构成影响。

隋牧青:作申诉案件基本上不需要牌的,等到要牌的时候,临时找一个有牌的律师合作就行。这和刑事辩护完全不一样,还有拆迁,法律顾问等,因为更多需要是案件的策划。仅仅是那张牌作用并不大。

虽然对俱乐部的未来审慎乐观,但隋牧青承认限制仍然存在。

隋牧青:主要是现在没牌以后,会见和出庭等,尤其是敏感案件肯定不行的。所以这种案件,恐怕想做也难做了。有一些敏感程度高的案件没牌肯定做不了,政治异见人士这种案件,但是访民的案件也很难做。

俱乐部本月29日会正式成立,到时十多名成员将聚首一堂。隋牧青期望队伍能不断壮大,但前提是排除外界尤其当局的阻力。

 

特约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