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余文生取保候审被拒

2020-09-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5年7月23日,中国律师余文胜在其北京办公室采访中讲话。(AP)
资料图片:2015年7月23日,中国律师余文胜在其北京办公室采访中讲话。(AP)

 

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一审判监4年的维权律师余文生,早前提出上诉,正等候二审。法院日前表明不同意他取保候审。代理律师正要求法院复制光盘,争取二审能出现转机。

早前就一审裁决提出上诉的余文生,被关押两年多以来,上月底和代理律师卢思位会面,这也是他被关押以来首次跟外界的人接触。卢思位周一(21日)向本台透露,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日前致电家属,不同意余文生取保候审。

 

 

卢思位:“中国大陆的取保候审的弹性空间其实非常大。这种案子二审取保候审的可能性几乎就是零。为什么?因为一审已经判他有罪了。不让取保候审是在我意料之中的。”

余文生妻子许艳获悉后,向在囚的丈夫汇款3000元,买衣服及月饼以应对寒冷天气及中秋节,并要求徐州市看守所尽快把汇款交给余文生。

 

许艳(左)表示,日前接获法院来电,指不同意余文生取保候审。(资料照/受访者提供)
许艳(左)表示,日前接获法院来电,指不同意余文生取保候审。(资料照/受访者提供)

上次会面时,律师发现余文生右手受伤,出现残疾迹象,写字要改用左手,而且牙齿脱落,无法咀嚼食物。许艳要求徐州市看守所遵从人道精神,对余文生右手给予不间断治疗,并改善冬天看守所温度寒冷问题,希望能保住右手,并要求当局调查受伤原因,向酷刑实施者追究责任。

另一代理律师蔺其磊表示,有关消息曝光引起当局的重视。

蔺其磊:“按余文生律师的陈述,他是因为看守所条件恶劣,造成右手在原来就有旧伤的基础上造成目前的状况。第二次会见余文生时,他说,看守所让他到外面的医院做了一些检查,认为他的伤是正常年龄老化造成的。”

为了增加二审的胜算,蔺其磊日前到江苏高院要求录制卷宗的光盘。

蔺其磊:“我是上周二到南京高院要求复制87张光盘的内容。他们以我的律师证没有年度考核章,说需要核实我的律师证效力,因为它整个卷宗是纸质卷宗和87张光盘。我们作为二审辩护律师需要把全部证据复制到,查阅到,才能提出我们的法律意见,才能进行有针对性的辩护。”

曾为多名709案被捕律师辩护的余文生,2018年1月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呼吁公平选举,成立对中共的监督体系而遭到拘捕,其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去年5月闭门审讯,判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据了解,余文生一直抗议当局委派的两名律师去年5月案件开审后,没有再出现,更重要是,虽然争取到与家属委托的律师见面,但仍然不准见家人。

妻子许艳一直为他奔走,上周曾出席美国驻中国大使馆举行的活动,向即将卸任的大使布兰斯塔德说明情况。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