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世界律師大會禁中國維權律師參加


2019.12.06 07:0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206gfpa.jpg 左圖爲2019世界律師大會,12月9日至10日在廣州舉行。(網頁截圖/世界律師大會官網); 右圖爲中國709案被關押的人權律師的家屬在法院前要求釋放她們的丈夫。(資料圖/法新社)

 

世界律師大會即將於廣州舉行,全球有共八百名司法界及政府人士參與,但國內大部分律師都不獲准許出席,廣州律協更要求當地的律師“噤聲”,不準發表有關香港問題等“不當言論”,律師批評當局的做法無理。

世界律師大會將於下週一(9日)起一連兩日於廣州舉行,據中國司法部的網頁顯示,這個大會共有五十七個國家,大約八百名司法界、及政府官員等代表出席,其中四百名是境外嘉賓,包括新加坡及俄羅斯等司法界人士。

 

 

雖然這個會議有多個國家的司法界人士出席,但中國很多維權律師卻不獲準參與這個大會,不少律師對此表達不滿,有律師對會議發起杯葛行動,呼籲其他律師不要參加會議。

 

廣州律師隋牧青收到當局的警告,不要在世界律師大會舉行期間發表不利政府的言論。(資料圖/推特圖片)
廣州律師隋牧青收到當局的警告,不要在世界律師大會舉行期間發表不利政府的言論。(資料圖/推特圖片)

廣州律師隋牧青週五(6日)對本臺表示,參與這個會議的都是當局指定的司法人員,一般律師大多不批准參加的。而他亦收到當局的警告,不要在世界律師大會舉行期間發表不利政府的言論。他指,當局只是想利用這個大會提升自己在國際上的地位,根本就不是討論甚麼法律的問題,這個大會根本就毫無意義。

隋牧青說∶據我所知是不容許執業律師批評,甚至談論這個世界律師大會都是不容許的,像我這樣的(被吊銷律師執照的)都有警告,不容許談論這個世界律師大會,一個是香港問題,一個是世界律師大會。這種律師協會它也不過是司法行政機關的一個附屬機構,他都是官方挑選的人,其實他們事實上也不能代表這麼多律師,僅僅使用官方機構搞了一個活動,藉着世界律師大會的名義而已。

中國欲利用世界律師大會改善中國司法形象

他表示,自從709律師大抓捕事件後,中國維權律師被打壓的情況受到國際社會關注。隋牧青指,官方是希望藉着舉行世界律師大會,挽回在國際上的聲譽,但是這是沒有用的,他認爲世界要對中國改觀,中國必須要從改善司法制度着手,這樣纔可以改善律師被打壓的情況,中國纔會得到各國的尊重。

 

2015年7月9日,中共在20多個省市,大肆抓捕維權律師、家屬、維權公民,人數高達320多人。(推特圖片)
2015年7月9日,中共在20多個省市,大肆抓捕維權律師、家屬、維權公民,人數高達320多人。(推特圖片)

廣州市律師協會11月21日召集了全市律師事務所的負責人,傳達了五點黨的指示,其中包括:要求律師在上月21日至本月15日,不許發表“不當言論”,“不當言論”包括律師在香港問題上,不得發表與黨不同的意見、強調律師必須服從黨,以及鼓勵律師閱讀習近平語錄等,如有人違反規定,律師事務所及律師將會受到懲罰。有收到傳達指示的律師事務所負責人表示,當天最後一點指示明確指出:“那些喜歡美國司法制度的中國律師應該在美國而不是中國執業。”

本臺致電廣州市律協,希望瞭解有律師被警告及拒絕批准出席會議的情況,但電話一直顯示忙線。記者根據世界律師大會網頁顯示的電話致電瞭解,但接電話的職員一聽到本臺查問有關律師被拒絕參加會議,就立即掛線。

 

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律師余文生,已被關押近兩年。(資料圖/法新社)
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律師余文生,已被關押近兩年。(資料圖/法新社)

余文生妻呼籲與會者爲余文生髮聲

另外,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律師余文生,已被關押近兩年。其妻許豔向世界律師大會與會的人士發公開信,要求他們在大會上向中國當局提出立即釋放余文生、交代余文生的情況等。同時,她亦希望可以與各國的司法人員會面,講述余文生的情況。

許豔說∶請他們(與會人士)安排時間與我能見面,瞭解一下人權律師余文生情況,包括他法律權利被剝奪的情況,包括我作爲她的妻子,爲他維權所遭到一些法律權利被剝奪的情況。第二點,我就是請求他們在參會之間能夠明確的提出余文生律師這個案件,希望他們在大會上要求中國的司法機關,能夠立即停止違法的超期羈押,然後依法立即作出判決。

2018年1月18日在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開幕當天,余文生髮表修憲建議書,建議國家主席由差額選舉產生,取消軍委主席及軍委制度等。翌日,他被北京市石景山區警方帶走,後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於今年5月案件“祕密審訊”後,一直沒有宣判。

 

記者 : 黃樂濤、高鋒    責編 : 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