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中国维权律师是怎么成为“通缉犯”的?

2020-06-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2年,掌士超律师(左)接受一百余户小区业主赠送锦旗。(当事人提供)
2012年,掌士超律师(左)接受一百余户小区业主赠送锦旗。(当事人提供)

2013年,山东律师掌士超刚出道不久,受一位资深同事影响,步入了为老百姓维权的行列。随后几年间,他的团队代理了上千户小区业主,起诉了多个济南国营开发商,指控他们逾期不办理房产证。但让掌士超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官司让他成为了一名通缉犯。

就在上周,已经逃往英国的掌士超正在伦敦的一家民宿洗衣服。他突然在手机上看到自己已被山东省公安厅通缉,指控他涉嫌敲诈勒索。

掌士超说,这条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他五味杂陈。

“看到自己被通缉后,我当时非常震惊和不解。我觉得我一直是个做任何事情都遵纪守法的律师,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犯罪分子。”

看到通缉令后,他在山东济南的家属劝他回国自首。但他坚称,自己并没有犯罪。在中国当前的司法环境下,如果他选择回国,就很可能会被冤枉、被迫害。

记者周四致电山东省公安厅和济南市公安局了解情况。一位自称是山东省公安厅查号台的工作人员表示,他无法提供能够受访的联系人电话,济南市公安局的电话则无人接听。

 

 

出道不久遇恩师

这一切还要从2013年说起。那年初,出道不久的掌士超刚刚结束了他在山东环周律所的律师助理工作,转到北京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开始独立执业。

在盈科,他碰到了前中国著名知识产权律师祝圣武。祝圣武长期为中国电影、电视剧产业维权,全风险代理过湖南卫视、腾讯、迅雷等媒体和公司的侵权案。掌士超说,这位资深律师也代理过法轮功、征地拆迁等敏感案件,给了他很大启迪。

很快,掌士超也踏入了民生维权行列。由于山东的很多开发商超规划建设,他们后期办不下来房产证。于是在同年,掌士超在这家律所成立了民生维权团队,开始代理一些入住多年却拿不到证的小区业主,向这些开发商索赔。随后四年间,他们代理了近千起此类案件,将十家山东开发商告上法庭,其中七家是国企。

他说,这期间他一直呼吁业主行使自己的公民权,向政府讨说法。

“我跟我家人说,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去找业主代表正当地进行维权。这些钱(开发商)本身就该赔,我没煽动业主也会起诉的,只不过我起了一个应尽的作用,促进了这件事。”

最终让掌士超惹上麻烦的,就是其中一个名为“济高·理想嘉园”的楼盘。他引述从当地规划局调取的证据说,这个楼盘原定规划为二十层公寓住宅,实际建成二十四层。因为这家名为济南东拓置业公司的国企开发商超规划建设,他们交房后好几年都办不下来房产证。

于是,掌士超委托了几个小区业委会负责人挨家挨户找业主,呼吁他们打官司。一时间,两千多户业主的小区,竟有五百多户委托他的团队代理案件。很快,当局就把此案视为“敏感案件”,威胁他放弃代理,而法院也迟迟不予受理。但掌士超据理力争,多次组织业主写联名信、拉横幅,终于在2015年立了案。

迫于当局压力,最终只有一百七十多户得以立案,掌士超团队单方面解除了其余三百0多户的委托关系。随后,其中的大部分业主与开发商达成和解,提前拿到了少额赔偿金,只有五十多户业主把官司打到了最后,而判决书一等又是两三年。

直到2018年最后一份判决书下来,他的团队为这些立了案的业主争取到了近千万元赔偿金,而开发商也被迫在2016年向政府补交了罚款,这才办下了房产证。

 

2015年,掌士超律师在办公。(当事人提供)
2015年,掌士超律师在办公。(当事人提供)

 

得罪了不好惹的人

这家国企在这场官司中损失惨重,而掌士超也越发触碰了当局的敏感神经。

他的老同事、中国首个因网络言论被吊照的律师祝圣武在电话中向本台记者证实了掌士超因代理维权案件而遭到迫害的基本细节。2018年流亡加拿大的祝圣武说,掌士超代理此类案件想必得罪了很多人。

“他代理的案件比较麻烦,不仅扛上了地方政府,各级政府他都扛上了。他因此得罪了这些地方和上级政府,很快他的业务就做不下去了。”

2017年,掌士超团队代理的案件越来越少。到了第二年,一度有近十人的团队只剩下三人,其他人都迫于压力转所了。同年,掌士超被他的律所解雇。据他说,所里给出的理由是他“不服从济南市司法局的规定和建议”,他的团队也就此解散。掌士超说,他的律师执业证目前还没被吊销,但因为他无法通过年检,实质上处于不能执业的状态。

记者周五致电北京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但无人接听。

 

山东省公安厅本月初公开通缉掌士超。图为通缉令中的掌士超照片以及对他的描述:身高175厘米,体态中等,山东济南口音,涉嫌敲诈勒索犯罪。(央广网)
山东省公安厅本月初公开通缉掌士超。图为通缉令中的掌士超照片以及对他的描述:身高175厘米,体态中等,山东济南口音,涉嫌敲诈勒索犯罪。(央广网)

 

在千钧一发之际出逃

掌士超说,2018年9月,济南公安以他需要配合警方对他2015年代理的民事案件的调查为由,将其传唤。在这期间,他被告知警方已经掌握了他近十年代理的所有案件,他给国有资产带来巨大流失,存在敲诈勒索政府的嫌疑。因为开发商马上就要交付赔偿金,警方还要求他说服理想嘉园的业主撤诉,否则他会被定罪。

意识到自身安全可能会受到威胁,他于同年10月8日逃离中国,辗转香港、新西兰、斐济、英国等地,目前居无定所。

掌士超说,他的妻子去年在帮他处理家事的过程中发现,他在国内的全部财产都已被查封或冻结,包括三套房子、一辆车和两张银行卡。当地公安还经常上门,敦促家人劝他回国。

他坦言,得知自己被通缉,对他和他家人的打击非常大。

“有了通缉令,我的声誉受到毁灭性影响。我以前经常在电视台做访谈,是一个热心的律师,现在却成了犯罪分子。律师本身懂法,却成了通缉犯,很讽刺。通缉的不仅仅是我个人,通缉的更是中国的法律制度。”

但掌士超告诉记者,直到他能享有一个更公正、更透明的司法环境的时候,他才会考虑回国。在那之前,他打算继续漂下去。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