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中國維權律師是怎麼成爲“通緝犯”的?


2020.06.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0612-HC1.JPG 2012年,掌士超律師(左)接受一百餘戶小區業主贈送錦旗。(當事人提供)

2013年,山東律師掌士超剛出道不久,受一位資深同事影響,步入了爲老百姓維權的行列。隨後幾年間,他的團隊代理了上千戶小區業主,起訴了多個濟南國營開發商,指控他們逾期不辦理房產證。但讓掌士超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些官司讓他成爲了一名通緝犯。

就在上週,已經逃往英國的掌士超正在倫敦的一家民宿洗衣服。他突然在手機上看到自己已被山東省公安廳通緝,指控他涉嫌敲詐勒索。

掌士超說,這條消息猶如晴天霹靂,讓他五味雜陳。

“看到自己被通緝後,我當時非常震驚和不解。我覺得我一直是個做任何事情都遵紀守法的律師,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成爲犯罪分子。”

看到通緝令後,他在山東濟南的家屬勸他回國自首。但他堅稱,自己並沒有犯罪。在中國當前的司法環境下,如果他選擇回國,就很可能會被冤枉、被迫害。

記者週四致電山東省公安廳和濟南市公安局瞭解情況。一位自稱是山東省公安廳查號臺的工作人員表示,他無法提供能夠受訪的聯繫人電話,濟南市公安局的電話則無人接聽。

 

 

出道不久遇恩師

這一切還要從2013年說起。那年初,出道不久的掌士超剛剛結束了他在山東環周律所的律師助理工作,轉到北京盈科(濟南)律師事務所,開始獨立執業。

在盈科,他碰到了前中國著名知識產權律師祝聖武。祝聖武長期爲中國電影、電視劇產業維權,全風險代理過湖南衛視、騰訊、迅雷等媒體和公司的侵權案。掌士超說,這位資深律師也代理過法輪功、徵地拆遷等敏感案件,給了他很大啓迪。

很快,掌士超也踏入了民生維權行列。由於山東的很多開發商超規劃建設,他們後期辦不下來房產證。於是在同年,掌士超在這家律所成立了民生維權團隊,開始代理一些入住多年卻拿不到證的小區業主,向這些開發商索賠。隨後四年間,他們代理了近千起此類案件,將十家山東開發商告上法庭,其中七家是國企。

他說,這期間他一直呼籲業主行使自己的公民權,向政府討說法。

“我跟我家人說,這些事情都是我們去找業主代表正當地進行維權。這些錢(開發商)本身就該賠,我沒煽動業主也會起訴的,只不過我起了一個應盡的作用,促進了這件事。”

最終讓掌士超惹上麻煩的,就是其中一個名爲“濟高·理想嘉園”的樓盤。他引述從當地規劃局調取的證據說,這個樓盤原定規劃爲二十層公寓住宅,實際建成二十四層。因爲這家名爲濟南東拓置業公司的國企開發商超規劃建設,他們交房後好幾年都辦不下來房產證。

於是,掌士超委託了幾個小區業委會負責人挨家挨戶找業主,呼籲他們打官司。一時間,兩千多戶業主的小區,竟有五百多戶委託他的團隊代理案件。很快,當局就把此案視爲“敏感案件”,威脅他放棄代理,而法院也遲遲不予受理。但掌士超據理力爭,多次組織業主寫聯名信、拉橫幅,終於在2015年立了案。

迫於當局壓力,最終只有一百七十多戶得以立案,掌士超團隊單方面解除了其餘三百0多戶的委託關係。隨後,其中的大部分業主與開發商達成和解,提前拿到了少額賠償金,只有五十多戶業主把官司打到了最後,而判決書一等又是兩三年。

直到2018年最後一份判決書下來,他的團隊爲這些立了案的業主爭取到了近千萬元賠償金,而開發商也被迫在2016年向政府補交了罰款,這才辦下了房產證。

 

2015年,掌士超律師在辦公。(當事人提供)
2015年,掌士超律師在辦公。(當事人提供)

 

得罪了不好惹的人

這家國企在這場官司中損失慘重,而掌士超也越發觸碰了當局的敏感神經。

他的老同事、中國首個因網絡言論被吊照的律師祝聖武在電話中向本臺記者證實了掌士超因代理維權案件而遭到迫害的基本細節。2018年流亡加拿大的祝聖武說,掌士超代理此類案件想必得罪了很多人。

“他代理的案件比較麻煩,不僅扛上了地方政府,各級政府他都扛上了。他因此得罪了這些地方和上級政府,很快他的業務就做不下去了。”

2017年,掌士超團隊代理的案件越來越少。到了第二年,一度有近十人的團隊只剩下三人,其他人都迫於壓力轉所了。同年,掌士超被他的律所解僱。據他說,所裏給出的理由是他“不服從濟南市司法局的規定和建議”,他的團隊也就此解散。掌士超說,他的律師執業證目前還沒被吊銷,但因爲他無法通過年檢,實質上處於不能執業的狀態。

記者週五致電北京盈科(濟南)律師事務所,但無人接聽。

 

山東省公安廳本月初公開通緝掌士超。圖爲通緝令中的掌士超照片以及對他的描述:身高175釐米,體態中等,山東濟南口音,涉嫌敲詐勒索犯罪。(央廣網)
山東省公安廳本月初公開通緝掌士超。圖爲通緝令中的掌士超照片以及對他的描述:身高175釐米,體態中等,山東濟南口音,涉嫌敲詐勒索犯罪。(央廣網)

 

在千鈞一髮之際出逃

掌士超說,2018年9月,濟南公安以他需要配合警方對他2015年代理的民事案件的調查爲由,將其傳喚。在這期間,他被告知警方已經掌握了他近十年代理的所有案件,他給國有資產帶來巨大流失,存在敲詐勒索政府的嫌疑。因爲開發商馬上就要交付賠償金,警方還要求他說服理想嘉園的業主撤訴,否則他會被定罪。

意識到自身安全可能會受到威脅,他於同年10月8日逃離中國,輾轉香港、新西蘭、斐濟、英國等地,目前居無定所。

掌士超說,他的妻子去年在幫他處理家事的過程中發現,他在國內的全部財產都已被查封或凍結,包括三套房子、一輛車和兩張銀行卡。當地公安還經常上門,敦促家人勸他回國。

他坦言,得知自己被通緝,對他和他家人的打擊非常大。

“有了通緝令,我的聲譽受到毀滅性影響。我以前經常在電視臺做訪談,是一個熱心的律師,現在卻成了犯罪分子。律師本身懂法,卻成了通緝犯,很諷刺。通緝的不僅僅是我個人,通緝的更是中國的法律制度。”

但掌士超告訴記者,直到他能享有一個更公正、更透明的司法環境的時候,他纔會考慮回國。在那之前,他打算繼續漂下去。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