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陽案律師披露更多筆錄 揭發看守所暴行


2020.07.02 16:0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hc0702a.jpg 中國維權律師謝陽(謝陽獨家提供)
Photo: RFA

“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五週年前夕,維權律師陳建剛公佈了謝陽案的第三份會見筆錄,披露了謝陽在看守所遭遇的暴行、當局指控他嫖宿幼女等更多細節。2017年初,陳建剛公佈了前兩份筆錄,描述了謝陽在審訊期間受到的各種酷刑,一度引發輿論關注。

美國美利堅大學訪問學者、中國維權律師陳建剛週三向包括本臺在內的多家媒體和機構,提供了此前從未公佈的謝陽案第三份律師會見筆錄,首次披露了謝陽在看守所遭遇的毆打和脅迫等細節。

謝陽在2015年“709大抓捕”中被捕,後來因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擾亂法庭秩序罪"受審,並在2017年獲得保釋。

這份2017年2月6日的筆錄是繼同年1月公佈前兩份筆錄後,陳建剛時隔三年半再度發佈該案的更多細節。在前兩份筆錄中,謝陽主要講述了2015年他在被關押期間遭受的酷刑。而第三份筆錄則簡要回顧了他2016年初會見檢察官、2016年底在看守所被毆打等情況。

陳建剛說,他發佈的這些筆錄不但影響了謝陽案,也提升了國際社會對整個“709”事件的認識。

“公開這些筆錄對謝陽案起到了巨大的、根本性的作用。不但如此,它對整個‘709’案也幾乎起到了反轉性的作用。”

中國維權律師陳建剛(推特截圖)
中國維權律師陳建剛(推特截圖)

 

檢察官走過場

第三份筆錄顯示,2016年1月,負責謝陽案逮捕審查的長沙市檢察院的兩名檢察官來到他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酒店,訊問當事人。

謝陽表示,他對檢察官明確表示自己此前受到了非常殘酷的刑訊逼供,當時他對辦案人員所做的一切訊問筆錄都不是他的真實表達。但當他要求檢察官把這些刑訊事實記入筆錄時,檢察官卻哄騙他說,他們下次會專門來聽取這些刑訊細節,因此當時並沒有對刑訊進行記錄,但他們卻再也沒來找過他。第二天,他們就對他下達了《批准逮捕決定書》。

針對檢方的行爲,謝陽對律師說:“我被迫害是一個流水線的作業,走到他們這裏,他們補上一刀。”

本臺記者週四致電謝陽瞭解情況,但無人接聽。

 

 

筆錄披露新罪證

陳建剛指出,這份筆錄中的另一個細節也值得注意。他在翻看謝陽案卷的過程中,發現卷宗中兩次提到了“嫖宿幼女案”,比如長沙市公安局在《補充偵查報告》中表示,他們補充了謝陽嫖宿幼女被當地某派出所採集指紋的情況說明材料。

筆錄顯示,謝陽對這項指控堅決否認,表示這是警方對他的污名化。他回憶說,好多年前,他曾在大街上與其他人圍觀別人下象棋,當時有警察來採集他們的指紋,卻沒有告訴他緣由,之後就讓他們回家了。

陳建剛表示,案卷中並沒有與嫖娼幼女有關的任何證據或後續程序。儘管這項指控最終並沒有成爲該案的罪證,但當局顯然試圖藉此抹黑謝陽。

現居美國的人權律師滕彪說,當局對維權律師提出這樣的指控就是爲了讓他們名譽掃地。

“如果是與‘性’有關的,比如強姦、嫖娼、嫖宿幼女等等,當局就是爲了對他們進行污名化,讓全社會都唾棄他們,在道德和人品上把他們徹底打垮。”

中國人權律師滕彪(美聯社)
中國人權律師滕彪(美聯社)

 

謝陽看守所遇襲

此外,這份筆錄還揭露了謝陽在長沙市第二看守所遭遇的暴行。

2016年11月21日,謝陽攜帶案件材料在看守所準備會見律師,一名看到他路過的管教卻命令他在會見律師時不準攜帶材料,於是他只能將材料原路送回。隨後,這名管教又命令實習警官對他進行全身搜查。謝陽對這種羞辱感到非常不滿,於是就在上樓的過程中對管教說,我一定會把你們的這種流氓行徑傳出去。在兩人發生言語衝突後,管教在二樓朝他的肩部和頭部猛擊數拳,謝陽只好大聲呼救。

在所內領導的干預下,他才終於見到了律師。不過,他向領導對這名管教毆打他提出的控告卻不了了之。

揭發辦案人員身份

在筆錄最後,謝陽還回顧了參與此案的50多名公檢法系統等相關人員的身份和職務,包括案件偵查階段的警察、國保、審訊人員以及檢察官、法警等人。

陳建剛對本臺表示,他們整理辦案人員名單的目的之一就是留下歷史佐證。

“在這些冤案、假案、酷刑案件當中,我們要找到這些直接責任人,把他們刻在石頭上,將來有可能會追究他們的責任。同時,我們也爲其它案件樹立了這樣的一個標杆。”

2017年5月,謝陽當庭認罪並否認遭受酷刑,同日被取保釋放。目前他仍是執業律師,但因爲他不能出境,因此無法與流亡美國的妻女團聚。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