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建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暂停中国会员资格2013签名运动

2013-07-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天安门广场执勤的武警。 (法新社资料图片)
在天安门广场执勤的武警。 (法新社资料图片)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李达日前发表公开信,发起2013年签名运动,敦促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中国大陆官方的酷刑问题,暂停中国的人权理事会会员资格。

中国的反酷刑活动人士李达7月11号发布的公开信说,2013年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按惯例审查会员国资格。美国作为世界超级大国也曾被暂停人权理事会会员国资格好几年,去年十二月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普遍存在的酷刑已被证实。在目前情况下,最有效的强制中国停止使用酷刑的方法之一是,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暂停中国的会员资格,使这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认真反省,实实在在停止侵犯人权的酷刑。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对此表示:

“酷刑在中国长期存在,特别是在劳教所中。中国一些刑事案件中也存在刑讯逼供的情况,造成很多冤案,甚至有人被误判死刑。通过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暂停中国的会员资格,给中国政府停止使用酷刑施加压力很及时。”

李达在公开信中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第5条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7条都规定,不允许对任何人施行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在美国纽约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认为,中国当局使用酷刑违背了联合国的多项公约,李达的签名运动可以给中国政府施加很大的压力:

“实际上,因为酷刑而停止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会员的资格,不容易做到。我曾经多次参加过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很多理事会成员国互相间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做交易,根本无视人权状况。”

李达的公开信还说,我们注意到,中国官方媒体暴露出来的马三家劳动教养所对被关押者实施酷刑的情况在中国普遍存在。中国官方迫害上访维权人士,除”上访妈妈”唐慧的个案外,还有千万个还没有被媒体公开揭露的案例。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只有通过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采取措施,来阻止酷刑在中国大陆的继续。刘青对此表示:

“民主国家也不能完全杜绝酷刑,关键是出现酷刑是否能够及时发现和及时阻止,能不能对使用酷刑的人进行有效惩罚。”

社会舆论谴责酷刑,关注酷刑,媒体披露酷刑都会对遏制酷刑发挥作用,刘青说,
“但是,客观来说,一个专制政权需要酷刑,在一个专制政权垮台之前,酷刑问题不会得到根治。”

李达在公开信中表示,欢迎各界人士收集中国实施酷刑的资料,在2013年8月31日前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审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