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公益三人被秘密判决 程渊刑期依然成谜

2021-07-22
Share
长沙公益三人被秘密判决 程渊刑期依然成谜 长沙富能案当事人吴葛剑雄的父亲吴有水22日举办新书发布会,并指控当局秘密审判三人。
台湾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提供

中国民间公益机构“长沙富能”的三名工作人员程渊、刘大志、吴葛健雄三人被以“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已刑事拘留2周年,但三人两天前已经被判刑,家属竟未接获通知,。吴葛健雄的的父亲吴有水7月22日以录影出席线上新书发表会痛批,“这是不合法的判决”。

吴有水律师撰写的《被偷走的辩护权》繁体中文版发行,22日也是书中描述的“长沙公益仨”案两周年。 台湾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与华人民主书院联合举办网上发布会,吴有水提到,他才刚得知儿子吴葛健雄被判刑三年、刘大志被判刑两年,但是律师始终没说明程渊的刑期。



吴有水:“所有判决应该公开,包括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实施宪法,他的规矩很明确,哪怕涉及到国家机密、个人隐私,所有不能公开审判的案件,都必须公开判决。 ”



身为律师的吴有水激动地反问,他不知道全世界有几个国家的案子宣判、刑期多久,会以“国家秘密”为由不告诉你。 吴有水质疑,“对于这样的审判,是合法审判吗? ”

吴有水拉高音调表示,“根本不合法,这样的审判怎么可能合法,从一开始就是不合法。 一开始剥夺当事人的会见权、通信权,这都是《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权益。 你打着这是涉及国家安全的案子,涉及国家安全不错,但是《刑事诉讼法》提到,会见需要办案机关批准,这是我作为一个律师无法明白,其他权益也要你办案机关批准。 ”

吴有水抱怨,“长沙公益仨”被抓两年,家属始终不能通信,甚至连家属自己请的律师、包括他自己在内的6位辩护律师,都莫名其妙遭到3个独立监禁的当事人“同时”解除,还宣称是“他们自己请”辩护律师,至今程渊、刘大智的辩护律师是谁还不知道,质疑全世界哪个国家法律规定,辩护律师属于国家秘密。


吴有水律师指控这是不合法的判决。(截图自新书发表会直播)
吴有水律师指控这是不合法的判决。(截图自新书发表会直播)

吴有水说开庭声称“公开”审判,法院的公告却连内部计算机系统都查不到案子:“判决要我们去求证才知道,居然还说程渊刑期不好说。 对于这样的判决,我们是不可能认可,我始终认为这是非法的判决! 至少作为我个人、作为我儿子吴葛健雄的父亲,绝不认可这样的判决。 ”

吴有水早前接受本台访问时曾表示,他不相信所谓室友的说话,认为这个室友可能是官方派来的,想试探家属的反应,会否因而接受判决的内容。 吴有水表明不接受判决,坚持上诉。

吴有水也说明,他出书的目的是要让大家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现状是什么样的现状;所谓的依法治国,是以什么样的法来治理国家。

施明磊:程渊刑期至今仍是谜

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参加新书线上发表会直播提到,两天前他们得知,三人在7月20日上午已经被判决,但是至今仍未收到任何通知,没有人告诉他们何时开庭,他们所聘的律师,包括吴有水律师,所有辩护手续、递件,至今没有被受理,没有人理睬他们。


程渊的妻子施明磊表示,至今仍不知丈夫的刑期。(截图自新书发表会直播)
程渊的妻子施明磊表示,至今仍不知丈夫的刑期。(截图自新书发表会直播)

施明磊:“吴有水通过官派律师,确认吴葛健雄被判3年,刘大志被判刑2年,但是程渊的判决是个谜。 在意外得知他们被判刑时更是怒火中烧,他们的邪恶远远超过我们想象。 我们能做的就是坚持纪录真相、对抗谎言。 ”

施明磊忆及,在“长沙公益仨”被抓一周年时,吴有水写了“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系列,连载总共有9篇文章,他们把文章发到微信公众号、微博,虽然他们的微博先后被封杀,微信公众号文章被删了发、发了又删,但是依然有累积10万以上的阅读量。 有天一位行业里年轻的朋友告诉她,看到转发文章,让他深受感动,还请她代为问候吴有水。

施明磊:“这件事触发我,希望吴有水用文字纪录下我们的经历,所以纪录成为我们的责任,这是这本书出版的初衷。 今天他们被羁押2周年,我们仍承受亲人被羁押,被阻断一切联系的苦痛。 ”

施明磊引用圣经阿摩司书 5:24所说,“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惟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她再次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长沙公益仨”。

陆军:习时代NGO被刑事指控为胡温时代5倍

反歧视公益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联合创办人陆军提到,根据他的统计,胡温时代整整十年中,对非政府组织的刑事指控有5起,但进入习时代,从2014到2019年,短短5年就有25个,刑事打压手段非常残酷。


左起为中国非政府组织“长沙富能”成员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健雄(小吴)(推特截图)

陆军:“比如秘密羁押、酷刑,这在胡温年代对NGO是不曾出现。 现在刑事打压不再隐藏真实意图,在胡温年代是编造经济罪名抓人,比如偷税漏税;这些年寻衅滋事、聚众扰乱、煽动颠覆、颠覆国家政权,这样赤裸裸的政治罪名开始登上台面。 ”

陆军还点出,当局对于家属采取株连手段越来越频繁,就是要阻止家属营救。 陆军感慨,当局对于国际压力越来越不在乎,在胡温年代,一个抓捕案件提交到联合国、被国际媒体报道后,很快就会放人,但是近年来没出现过。 陆军认为,这些变化显示北京当局对非政府组织敌视逐步升级。

陈建刚:中国人权律师屈辱到被吊销执照、砸饭碗

中国人权律师陈建刚指出,在中国,辩护权、自我辩护权、委托律师辩护,都不是基本人权。 在中国作为一个人,是没有任何权利,因为一切权力都在中国共产党。 “如果权利来源在于共产党恩赐,共产党随时可以将权利收回。 今天我们关注'长沙公益仨'的权益就被共产党收走。

陈建刚慨叹,律师在中国屈辱到什么程度,虽然一切按照中国共产党的法律来办事、代理案件,但这两年仍然有几十人面临被吊照、被砸饭碗的情况。 陈建刚特别呼吁,中国律师这个群体需要非政府组织、以及所有海外人士关注。

“长沙富能”机构成立于2016年,主要关注残疾人权利以及弱势群体的权利。 程渊、刘大志和吴葛健雄致力于消除对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歧视,促进健康权和残疾人权利。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网编 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