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白紙運動到煙花運動:中國民衆藉助抗議活動維權

2023.01.03 03:04 ET
從白紙運動到煙花運動:中國民衆藉助抗議活動維權
RFA製圖

元旦之際,河南周口市鹿邑縣民衆因上街燃放煙花,引發與警方衝突。南京民衆則在市中心聚集,公開對孫中山表達紀念。有評論認爲,從"白紙運動"到"煙花運動",中國民衆正藉助不同的抗議形式爭取自身權利。

 

 

中國網絡視頻顯示,河南周口鹿邑縣2日晚間有民衆上街放煙花爆竹,警察制止並帶走放煙花的年輕人,引起現場民衆的不滿。民衆高呼“放人”,並拍打警車。警察試圖開走警車突圍,但是民衆團團圍住不放。有一名穿着“巴黎世家”外套的年輕人還跳上警車,展示剛拆下的警車車牌,激發起羣衆情緒。民衆砸破警車玻璃還掀翻了警車,最後警察將兩名參與抗議的青年人帶走。

 

 

據鹿邑縣公安局通報,“少數人員對停放路邊的一輛執勤警車進行故意破壞,引起羣衆圍觀,導致現場混亂,造成惡劣影響”;目前,公安機關已對涉案的8名違法行爲人以涉嫌尋釁滋事立案偵查,其中已抓捕到案6人。

河南鄭州的市民賈靈敏接受本臺訪問時表示,元旦當晚,包括她所住的小區在內,鄭州許多地方都有民衆燃放煙火:“說是不允許民衆放,到春節有時間點開放。我居住的小區跟周邊一直有零星爆竹在施放。”

河南時事評論人士李法天對本臺表示,河南是中國傳統文化濃厚的地方之一,每逢過年都會燒煙花。因爲過去三年疫情封控,民衆已一段時間不能放煙花,可能想借這次新年機會大放特放,顯示去舊迎新。

李法天指出,河南出現推翻警車事件,只是民衆對政府不滿的縮影,顯示民怨已到達臨界點:“封了3年,這憋到一定時候了吧。整體來講,應該全國這幾年的封鎖,大範圍的失業,這幾年沒人性的體制造成民衆的焦慮和暴躁,還有社會戾氣,政府年底突然的(解封),人們對這種病毒死亡的恐懼,可能老百姓心中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來宣泄。”

李法天表示,疫情爆發後,民衆壓抑了三年對社會、對政府管理的憤怒,這是情緒的宣泄,是一個出口。

他預期,“明年各種各樣的羣體性事件會越來越多,這就是所謂的社會臨界點。”

民心思變? 南京羣衆湧向孫中山雕像放氣球

另一個場景發生在南京。跨年夜,大批民衆自發聚集到位於市中心的孫中山雕像周圍,衝破警察的封鎖線。有民衆手拿氣球來到孫中山雕像下,放飛氣球紀念孫中山。

有網民目擊羣衆蜂擁而上,邊拍視頻邊驚呼着:“人太多,人已經控制不住了。看這樣路都封了,已經沒有車子進來。哇!人全湧進來!”

“這是從來未有過的景象。紀念孫中山先生,人心向背有了重大變化。這件事含義很深。”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在其推特寫道。

 

 

"白紙運動"到"煙花事件"   中國民衆打破上街抗議禁忌

除了河南、南京,煙花事件也在中國的廣西、山東、重慶等多地爆發。民衆不顧禁令,公開上街燃放煙花挑戰公權力。

政治評論人士王劍告訴本臺,三年來受到疫情影響,中國每個家庭都受到不同程度傷害,民衆明知煙花的禁令仍上街燃放宣泄不滿,是故意違背禁令探測底線。

針對從去年11月底爆發的白紙運動到目前的煙花事件,王劍表示,過去中國人民不敢上街,怕共產黨暴力鎮壓,但白紙運動打破這項禁忌,原來人民可以上街,而且上街真的能爭取到自己的權益,共產黨最後也取消了動態清零政策;緊接着,又來個節日元旦,這給了民衆抗議的機會。

“全國民衆都在違反禁令,所有城市都不允許放煙花,但是到處都在放煙花,這是另外一場革命,至少把那火炬接過來再傳下去。”王劍形容,“你可以看到,中國人開始知道他們可以抗議,可以用抗議的方式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這是非常巨大的進步。”

王劍認爲,在可預見的未來還會繼續有一波波的抗議運動。他引用《紐約時報》專欄文章指出,天安門事件之後,中國領導人想出了一個成功的模式,既能維護一黨統治又能實現經濟增長,但這一模式需要中國公民保持忠誠。

王劍:“當中共無法再保證大家生活獲得改善,甚至很多人生計都不保時,中共有何權力拿走所有的政治權利?所以人民就開始挑戰你。中共破壞了社會契約,我也不一定要服從。”

王劍觀察到,試圖平息煙花抗議的警察無能爲力,因爲人民的數量太大,根本無從抓起。他說,“(共產黨)統治前提是服從,如果人民不服從,統治沒有意義。”

 

記者:黃春梅    責編:陳美華、許書婷、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