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灾加滥权 中国律师为“造谣者”发声

2020-02-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维权律师程海(视频截图)
维权律师程海(视频截图)

中国新冠病毒疫情不断恶化,当局却进一步封锁信息。2月4日,在北京的人权律师程海状告武汉警方滥权,公开为最早曝光疫情的八名“造谣”医务人员发声。

据程海在维权网发布的控告书指出,武汉市公安局的负责人和相关责任人员对八名医务人员的传唤训诫书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使公共财物、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构成滥用职权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立即撤销其职务。

程海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提到:“(这些医生发的)不是谣言,是正常的情况,关键是没有社会危害性,有利公众提高预防的消息,更不能处罚。另外,训诫的处罚方式在2006年之后就没有了,所以是胡乱进行处理,继而导致整个信息发布、救助、预防延误大概总共三周。”

 

 

官方为什么怕医生发布消息?

与此同时,控告书还要求当局撤销对八名医务人员的处罚,监督武汉市公安局向医生们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并给予其他国家赔偿。

据了解,早在去年年底,包括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内的八位前线医生就向外界披露武汉出现SARS病例,但被武汉公安以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为由传唤、训诫。

程海认为,李文亮的言论和武汉卫健委的疫情通报并不矛盾,并无捏造事实,案件不属治安管理处罚法范围:“医生们发布的信息明显是医学性的提醒,政府就是怕发生重大的恐慌。实际上并不会,(不封锁的话)网络上的信息很快会知道真假。”

三十四岁的李文亮来自辽宁,是武汉市一家医院的眼科医生。(图源:财新网)
三十四岁的李文亮来自辽宁,是武汉市一家医院的眼科医生。(图源:财新网)

造谣还是压制民间声音?

然而,上述八名医生并不是唯一因发布涉及疫情消息而被“维稳”的对象。甘肃、浙江、河南、江苏、内蒙古等地,相继有民众因“散布疫情谣言”而遭到行政拘留或处罚。另外也有维权人士和律师,在网上发布关于疫情的资讯以及评论受到骚扰。

值得注意的是,每当中国发生重大社会事件时,中国政府似乎通常指责市民发布不实消息来压制民间声音。

旅美法律学者滕彪告诉记者:“谣言等于事件的重要程度乘于信息的透明度,也就是说事件越重要,信息越不透明的话,谣言就会越多。根本上,还是因为中国政府对媒体和言论的严格管制。”

中国律师滕彪(美联社)
中国律师滕彪(美联社)

民间组织在中国有心无力?

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至今超过一个月,中国官方瞒报、谎报疫情情况,甚至进一步封锁信息的行为引发民众愤怒。由于官方不作为,民间组织及个别民众自发进行救助却遭政府打压。

滕彪认为,中国官方并不在意隐瞒信息会造成多大的社会损失:“(政府)做不好,也不愿意别人去做,更不愿意民间的力量监督和了解整个政府运作的情况,还是把民间的力量当作可能威胁政权的一种力量。”

程海也说,在中国运作的慈善机构“门槛”很高,大多需要官方许可或与其挂靠。民间有心做慈善,但成事的为数极少。

他举例说,他把这次针对武汉公安局的控告信也发给了中国各大媒体,但最后还是被告知无法发表。

 

记者:韩洁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