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学者汉密尔顿:中国“无声入侵”澳大利亚

2018-05-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澳大利亚学者克里夫•汉密尔顿的新书《无声入侵》在出版时遇到不少阻力。
图片: 澳大利亚学者克里夫•汉密尔顿的新书《无声入侵》在出版时遇到不少阻力。

澳大利亚学者克里夫•汉密尔顿的新书《无声入侵》在出版时遇到不少阻力。据报道,出版商 “艾伦与昂温”担心“北京可能会采取行动”,拒绝出版这本揭示中国政府广泛影响澳大利亚学术机构的新书。5月1日,《无声入侵》的作者、克里夫•汉密尔顿来到自由亚洲电台位于华盛顿的总部,接受了记者韩洁的采访。

韩洁:我知道您的新书在出版过程中遇到很大的困难,请您向我们讲述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好吗?

汉密尔顿:“艾伦与昂温”打电话告诉我,他们要撤销发表这本新书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震惊。毕竟他们之前出版了几本我写的书,《无声入侵》也进入最后的出版阶段。“艾伦与昂温”说,如果出版这本批评中国共产党的书的话,他们会面临北京方面的“报复”,例如提出法律诉讼,还有攻击他们的网页。澳大利亚的出版界似乎都被这样的威胁吓住了,虽然在我看来这些出版公司并没有收到实际的恐吓,但中共笼罩在澳大利亚的阴影越来越黑暗,以致所有出版商都害怕出版这本书。

韩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批评《无声入侵》的内容“捕风捉影,纯属恶意炒作”,还说这是“个别人对中国恶意炒作和抹黑攻击毫无意义和价值”,同时在澳华人也说《无声入侵》“制造混乱”并可能激发反华种族情绪。您怎么看这些批评?

汉密尔顿:《无声入侵》对中国共产党有很多批评,但这些批评从没有上升至国家或人种。我不仇视中国或中国人民,反之,我非常钦佩中国。 中国共产党经常将党和人民联系在一起,造就出“批评中国共产党就是批评中国人民”。我陷入了共产党设立的陷阱,才被攻击说反华。 我一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就决定不写任何指责中国或者中国人的话,只抨击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尤其是中共对澳大利亚的影响。

韩洁:您的新书《无声入侵》引发了很大的讨论,同时也唤起外界对北京政府威胁澳大利亚学术自由的关注。可否请您提供几个有关澳大利亚大学学术自由受到影响的例子?

汉密尔顿:中国当局对澳大利亚高校学术自由的影响相当广泛同时非常微妙。其中一个例子是,一些大学学者如果发表违背中国共产党路线的言论,像说台湾是独立的国家或者在课上展示将中印争议领土划入印度范围的地图,这些事件引起中国留学生及中文媒体的强烈不满,结果大学对相关教师施加压力,并发表道歉声明承诺不会再发生类似事件。另外,研究中国的澳大利亚学者群体里存在一个“肮脏的秘密”,这些学者因为担心中国签证会被拒签而表示不会发表批评中国共产党的言论。如果你花了二十年学习中文并成为中国专家,研究的中断对这些学者来说是致命的,所以他们会减少或改变想说的话,或者研究没有争议的领域。

韩洁:我们现在看到中国政府在海外发展“软实力”,其实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对外政治宣传。那么,您觉得中国政府想透过外宣工作达到什么目的?

汉密尔顿:我并不觉得中国发展的是“软实力”,“锐实力”一词更为贴切,这是一种有强制性的、通过给予经济奖励来笼络人心的力量。中国的外宣计划主要针对澳大利亚政界、商界、学术界及媒体界的顶层精英,目的是要赢得他们对中共策略的支持,使他们的观点和立场与北京政府一致。

韩洁:一位接受过我采访的澳大利亚异议学生说,可以强烈感受到中国当局对澳大利亚影响广泛,但美国的情况没有那么严重。为什么中国能在澳大利亚有如此深刻的影响力?

汉密尔顿:中国共产党一直将澳大利亚视为西方阵营“薄弱的一环”。澳大利亚位于亚太地区,而北京政府认为这一片区域都在自己的影响范围之内。中国当局想在这里建造自己的后花园并成为区域的霸权国,而澳大利亚对该战略的实施至关重要。另外,有来自澳大利亚政府高层的声音表示,澳大利亚应该采用更独立的外交政策,也就是说要将澳大利亚从美国阵营中转移出去,这无疑对美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还有,中共统战部可以利用操纵在澳华人中的一部分人员,在海外贯彻中央政策。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中央统战部和对外联络部在美国的影响力虽然因为地理原因被稀释,但北京政府有力、明显的影响依然存在,例如在加州。但我觉得因为美国的间谍法比较严厉,中国当局在海外运作时还是会比较谨慎。中国在美国逐渐建立影响力的同时,对澳大利亚的经营却非常快速。

韩洁:中国共产党在外宣工作上投入了巨额资金,包括在海外校园设立孔子学院和课堂。我相信这样的投资对外国的大学来说是一项利润丰厚的生意,西方大学不敢对中国说“不”是因为金钱方面的考虑吗?

汉密尔顿:我不认为这些高校很难说“不”。据我了解,有几家澳大利亚的大学拒绝在校园建立孔子学院。他们知道孔子学院在美国和加拿大所引起的争议,他们明白孔子学院的作用有如特洛伊木马,也就是将自己置身于大学的围墙后,从那传播其影响力。孔子学院一旦进驻大学校园,大学的思维会被转移到亲中的方向,这些大学会认为他们在与中国的重要人物建立联系,并通过孔子学院获得更多研究协议和学生,他们被金钱和孔子学院号称自己是文化机构的外壳蛊惑了。我们知道孔子学院不仅仅是文化机构,他们扮演着影响者,甚至充当间谍。

韩洁:那么外国大学应该如何以言论自由的原则维护学术诚信?

汉密尔顿:作为一名学者,我非常关心澳大利亚学术自由遭到侵蚀的情况。当我看到澳大利亚大学的高级管理人员因为害怕让中国政府不高兴而不愿意遵循真相时,我感觉受到了冒犯。这样的话为什么还要设立大学?这不是一所大学,这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商业赚钱机构,不如废除大学建立公司。学术自由是让大学与众不同的原因,但澳大利亚大学的许多高级领导人却放弃了这一原则,他们甚至不知道“学术自由”是什么,更不用说去珍惜“学术自由”的理念。我们需要做的是,通过政府、学术界和学生领导,要求将学术自由作为中心原则,其他的一切,包括来自中国政府和其他地方的钱都要排在第二位。我认为澳大利亚对那些放弃学术自由的大学有着日益强烈的抵触情绪,我希望能够加快步伐,积聚动力,重新激活西方大学的这一基本价值。

韩洁:近年来,瑞典、法国、美国多所大学纷纷关闭孔子学院,但中国政府没有放弃,继续在东南亚、非洲国家设立孔子学院,这种“红色教育”蔓延的结果会是什么?

汉密尔顿:我认为孔子学院有一些影响力,但非常有限。从非洲到澳大利亚,再到美国加拿大乃至东南亚,外界对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态度抱有怀疑。中国的背后目的是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导地位,最终成为世界大国。但外界并不想受独裁影响,他们希望有自己的主权,希望独立。以澳大利亚来说,我们要我们的民主价值观,我们不希望我们的言论自由受到限制,因为这违背了我们的基本价值观。尽管中国的经济实力日益增长,但我认为中国共产党的努力将遇到越来越多的阻拦。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