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維穩模式蔓延世界 引發人權擔憂


2019.05.07 17:1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7198937_303.jpg 資料圖片:北京街頭安裝的攝像監控系統(路透社)

中國政府通過高科技監控系統,打壓新疆穆斯林的做法引發國際輿論的密切關注。外界同時擔憂類似維穩監控模式在中國全國範圍內實施,乃至出口到全世界。

長期研究維吾爾人的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人類學講師白道仁(Darren Byler)2017年多次前往新疆進行實地考察。他以一名叫阿里木的年輕維吾爾男子的遭遇爲例,描述了中國在新疆實施的人工智能管控系統使得穆斯林成爲人工智能的囚犯。

“阿里木2017年從國外回到中國,剛到達就馬上被警方拘留,在拘留中心待了差不多兩個星期。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事,警方懷疑他涉嫌違反社會秩序,因爲他有留學的經歷。我2017年第二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剛被釋放沒多久。阿里木當時以爲自己已經自由了,但當他和朋友前往商場,在經過人臉識別監測站時,警報響了。警察再次把阿里木帶到警察局,說他上了黑名單,不能離開所居住的社區。”

阿里木的故事並不是單一例子。大批新疆穆斯林正經歷着高科技維穩的“洗禮”。

新疆監控新策略 用手機查“問題”行爲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最近發佈報告,披露了新疆當局實施的最新評估與監控措施——IJOP手機應用軟體。

報告說,這款手機應用程序與該組織先前披露的“一體化聯合作戰平臺”(Integrated Joint Operations Platform ,簡稱IJOP)大規模監控系統相互連接,蒐集民衆個人資料的同時,分析和監控36種“可疑”行爲,其中包括剛從“再教育營”獲釋、不與鄰居打交道、離家很久後突然回來。上述提到的阿里木就因此被列入相關的黑名單中。

中國製造的ECU-911監控系統(法新社)
中國製造的ECU-911監控系統(法新社)

白道仁對此表示,中國政府通過高科技監控模式找到了對新疆維穩的特定方向。

“長期以來,維吾爾人一直被視爲北京官方的首要安全威脅。在國家大一統的目標下,他們也成爲了‘分裂分子’、‘恐怖分子’。中國政府想要一次性解決這些‘問題’,繼續做現在在做的事情,想要從民衆那裏收集更多資料,預測他們的行爲。參與這些項目的中國科技公司拿到了可觀的預算,還有政府的支持,以此來開發可以用於其它地區的技術。”

“新疆式維穩”蔓延中國全國

雖然中國沒有在全國範圍內採用在新疆使用的生物識別監控技術、人臉識別檢查站等,但與“新疆式維穩”類似的模式已蔓延至中國各地。例如大規模視頻監控系統“天網”工程、中國公安的“大數據”系統、還有具備面部識別技術的智能眼鏡,地鐵站抽查市民手機等。

 

 

旅美法律學者滕彪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說,這意味着中國政府正在快速地將其打造成高科技極權主義國家。

“他(中國)已經遠遠超出了威權體制,而是一個典型的、有高科技作爲技術控制手段的極權主義(政權)。這種極權主義對人權的侵犯、自由的壓制超出任何威權國家,而且也超出了文革結束之後,中國共產黨的控制體系。”

美國《華盛頓郵報》近日的一篇評論也提到,新疆已經成爲中國政府的試驗場,以幫助其發展全面的、先進的系統來監測民衆和他們的行爲。評論警告說,這不僅對基本人權造成前所未有的威脅,全世界也可能會受此影響。

白道仁早前發表在英國《衛報》的文章指出,中國科技公司憑藉“新疆式維穩”模式,開拓了智能監控系統方面的新商機。不久前,就有來自美國、法國、以色列和菲律賓等二十多個國家的一百多個政府機構和公司,參加了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舉行的中歐安全博覽會。一些中國科技新創企業已經和專制國家津巴布韋簽署了約3億美元的人臉識別系統合約。

白道仁認爲,中國監控系統得以在世界其他國家推行的主要原因是:“中國快速的生產線以及較爲便宜的價錢。這些科技公司主要的目標是發展中國家,非民主或威權主義國家在其中的佔比較高。這些科技系統也是用於國家層面,針對整個人口,這和美國公司轉移技術的做法有些不同。”

滕彪則批評西方國家對中國的維穩監控模式關注度不夠,譴責向中國提供技術的歐美企業,並呼籲各國政府制裁參與迫害新疆穆斯林的中國高層官員和製造監控設備的中國公司。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