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也要扫黑除恶?已有干部被问责

2019-05-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一幅中国“扫黑除恶”的宣传画(Public Domain)
一幅中国“扫黑除恶”的宣传画(Public Domain)

无锡35名幼儿成为扫黑除恶排查对象的事件近期在中国闹得沸沸扬扬。随后,中国官方媒体发文批评, 数名干部被问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闹剧”呢?

中国的扫黑除恶运动似乎越演越烈,并延伸至教育场所。

近日,网上流传的一张《无锡市新光幼儿园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摸排表》显示,根据幼儿园制定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方案要求,对该幼儿园一班35名幼儿进行排查,未发现有幼儿有涉黑涉恶情况。消息一出立即引发舆论热议。网友甚至嘲讽事件是个“冷笑话”、“低级黑”。

还有网友披露发生在自己身边的类似情况:我弟弟中学也要大家填报同学涉黑情况,他们填不出来,老师最后选了一个班里的光头男生给上报上去。这男孩还去派出所接受了几次教育,真是服了这些下层执行政策的“办事人员”了。

 

 

因安全考虑不愿意透露全名的网友李先生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扫黑扫到幼儿头上非常荒谬,但逻辑与中国执政党每次发起的政治运动相同:

“由最高层下达一个指令,下级拼命地想方设法完成任务,显示自己是中层,特别能干,比其他下级更有成绩。就这样层层加码,最后到最底层就变得非常荒谬。运动的结果一方面是达到执政者的目的, 消除了一部分不稳定人群, 恐吓威慑其他大多数人群, 维持了统治的稳定,但副作用就是得罪很多很多人。”

可能是民众反响强烈,质疑声铺天盖地,中国官方迅速就事件做出回应。

澎湃新闻网日前的报道提到,江苏省无锡市委宣传部解释说,新光幼儿园的排查情况属实,在信息传递中出现了错误。原本旨在杜绝校园欺凌现象。区教育局已经要求校方整改并吸取教训。

江苏省无锡市新光幼儿园(Public Domain)
江苏省无锡市新光幼儿园(Public Domain)

另外,无锡官方也对事件进行了问责。锡山区委宣传部微信公号星期四发布通报说,负责人对政策理解错误、把握不准,作风不实、搞形式主义,造成重大负面影响,决定给予3名锡山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处分。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这起幼儿园扫黑事件透露出基层执法机关缺乏法律知识和素养的问题:

“首先是用词不当。孩子是不可能有涉黑的问题的,包括在刑法中刑事处罚的主体里,涉黑是不应该有不负刑事责任、缺乏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基础人员没有法律常识,就把上层领导反欺凌的决策推而广之,他们觉得欺凌是不是暴力行为?继续是不是涉及涉黑的问题。我估计写报告、下达命令、执行的人可能是好几个人,最后传来传去就传坏了。”

旅美法律学者滕彪认为,官方给出的“排查并消除校园欺凌现象”的理由不过是借口而已:

“这个说法是很可笑的。校园欺凌连犯罪都构不成,更别说什么黑恶势力了。这个借口是不成立的。官方就是要达到维稳、控制的目的。”

滕彪补充说, 扫黑除恶运动某种程度上是针对农村、城乡结合部,中国当局认为有必要持续对这些地区进行控制和镇压。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新光幼儿园的事件外,“扫黑除恶”运动也在今年4月闹出过大乌龙。江苏苏州市相城区渭塘镇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印发的《扫黑除恶进企业》宣传册中,将医生列入“中国10大黑心行业”,并提出医生是全国范围內将收费项目细化得最极端的行业,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