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街乞讨 中国人权律师生存何其难

2020-06-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沿街乞讨 中国人权律师生存何其难(图片素材来自法新社)
沿街乞讨 中国人权律师生存何其难(图片素材来自法新社)

近年来,中国人权律师的生存空间越发狭窄。在上海的律师彭永和因代理敏感案件,备受中国官方打压,3年无法执业。他于星期四挂牌上街乞讨,以行为艺术的方式对当权者进行控诉。随后,彭永和遭当地派出所传唤。

 

“大家好,我是上海律师朋友彭永和,我的讨饭生涯开始了。”

受打压被失业 律师挂牌讨饭

上海律师彭永和18日拍摄上传了一段视频,说道:“我3年没有收入,我的律师证还在,但是我找不到律师事务所.我一找律师事务所他们就说我有政治倾向问题。所以在我的律师证被‘干掉’之前,除了转行,剩下的只能讨饭。”

视频在各社交媒体上迅速传播后,引发中国官方的注意。上海南京东路步行街派出所随后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为由,传唤彭永和。

彭永和告诉记者,派出所扣留了他约八个小时,对他进行口头训诫,并警告他如果有下次,就要依法处理。

他还表示,发视频就是想问问上海市司法局、市政府:“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说真话、良心话的律师就不能在上海执业了吗?”

据了解,彭永和曾公开发文,控诉上海市司法局因其代理维权案件,阻止他转入其他律所,还有上海律协强制律师入会,禁止律师代理法轮功等敏感案件等。2018年,彭永和以跳黄浦江的方式,抗议上海司法局非法控制律协,限制他的执业权。2019年,彭永和依然无惧打压,为南方街头运动人士王默提供法律援助。

在被问到当局的频繁打压是否会让他放弃维权时,彭永和强调,他将继续发声,因为这是公民的基本权利。

 

视频【曾代理敏感案件被打压 三年零收入】 【上海律师当街讨饭】


打压律师手段多 律协、司法局干预最常见

与彭永和有类似遭遇的北京律师刘晓原也在当局的干扰下无法正常执业,而一度被迫在路边摆摊出售杀虫剂。

刘晓原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提到,基本上,所有在中国做维权工作的律师都会遇到像彭永和律师那样的情况。

“司法局会找你办案中的小问题,然后把这些小问题放大化,吊销律师的执业证。职业,你就说你涉及到啊,我发问年度就吊销。如果没有找到问题,那司法局会施压让律所把律师解聘,律师再找律师事务所就找不到。每个律师要执业必须要到律师事务所,六个月之内,如果没有哪个律所接受你,你没有把职业关系转到律所那边的话,就可以注销你的执业证。我的执业证当初就是这样被注销的。”

刘晓原补充说,当局“对付”人权律师的做法还包括:“如果你办了哪个案件,司法局或律协找过你,但你‘不听话’,他就会利用律师年度考核找你麻烦。如果你不是律师事务所的主律,只是一般的律师,那他就会让律所把律师调离。”

 

 

不做法律工作能做什么?

由于法律工作是专业性极强的职业,很多被注销和吊销律师执业证的律师面临严重的再就业问题。

刘晓原提到,不少律师长时间从事法律工作,也没有其它的特长。被吊销执照的律师无法再当律师,执业证遭注销的不但难以重新执业,还无法以公民身份代理案件。

他感叹中国政府对人权律师的管控越来越严,导致拥有正义感的律师无法在中国谋生。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五年前,一场大规模的针对人权律师的抓捕行动标志着中国政府压制公民法律权利达到顶峰,不少律师的执业生涯也因此画上句号。

旅美中国律师彭永峰形容,这是一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状态。

“按理说律师是最能维护自己权利的一个群体。律师的维权一定是在法律的框架和法治的运行之下进行的。当律师们所处的社会环境的程序正义完全被破坏的时候,实际上律师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生存空间。”

彭永峰认为,中国政府主要通过宣传系统谎言和暴力来统治中国社会。当谎言不起作用的时候,官方势必会加强暴力的部分。这就是为什么当局不断打压、拘捕律师,来增加人们的恐惧,停止真相的传播。

不过,彭永峰向记者表示,中国的律师们正在不停地抗争,希望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以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只要有更多的人团结起来,就能坚定国际社会打击中国政府、帮助中国人民改变现状的决心。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