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街乞討 中國人權律師生存何其難


2020.06.18 16:4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618hj.jpg 沿街乞討 中國人權律師生存何其難(圖片素材來自法新社)

近年來,中國人權律師的生存空間越發狹窄。在上海的律師彭永和因代理敏感案件,備受中國官方打壓,3年無法執業。他於星期四掛牌上街乞討,以行爲藝術的方式對當權者進行控訴。隨後,彭永和遭當地派出所傳喚。

 

“大家好,我是上海律師朋友彭永和,我的討飯生涯開始了。”

受打壓被失業 律師掛牌討飯

上海律師彭永和18日拍攝上傳了一段視頻,說道:“我3年沒有收入,我的律師證還在,但是我找不到律師事務所.我一找律師事務所他們就說我有政治傾向問題。所以在我的律師證被‘幹掉’之前,除了轉行,剩下的只能討飯。”

視頻在各社交媒體上迅速傳播後,引發中國官方的注意。上海南京東路步行街派出所隨後以涉嫌“擾亂公共秩序”爲由,傳喚彭永和。

彭永和告訴記者,派出所扣留了他約八個小時,對他進行口頭訓誡,並警告他如果有下次,就要依法處理。

他還表示,發視頻就是想問問上海市司法局、市政府:“爲什麼要這樣對待我?說真話、良心話的律師就不能在上海執業了嗎?”

據瞭解,彭永和曾公開發文,控訴上海市司法局因其代理維權案件,阻止他轉入其他律所,還有上海律協強制律師入會,禁止律師代理法輪功等敏感案件等。2018年,彭永和以跳黃浦江的方式,抗議上海司法局非法控制律協,限制他的執業權。2019年,彭永和依然無懼打壓,爲南方街頭運動人士王默提供法律援助。

在被問到當局的頻繁打壓是否會讓他放棄維權時,彭永和強調,他將繼續發聲,因爲這是公民的基本權利。

 

視頻【曾代理敏感案件被打壓 三年零收入】 【上海律師當街討飯】


打壓律師手段多 律協、司法局干預最常見

與彭永和有類似遭遇的北京律師劉曉原也在當局的干擾下無法正常執業,而一度被迫在路邊擺攤出售殺蟲劑。

劉曉原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提到,基本上,所有在中國做維權工作的律師都會遇到像彭永和律師那樣的情況。

“司法局會找你辦案中的小問題,然後把這些小問題放大化,吊銷律師的執業證。職業,你就說你涉及到啊,我發問年度就吊銷。如果沒有找到問題,那司法局會施壓讓律所把律師解聘,律師再找律師事務所就找不到。每個律師要執業必須要到律師事務所,六個月之內,如果沒有哪個律所接受你,你沒有把職業關係轉到律所那邊的話,就可以註銷你的執業證。我的執業證當初就是這樣被註銷的。”

劉曉原補充說,當局“對付”人權律師的做法還包括:“如果你辦了哪個案件,司法局或律協找過你,但你‘不聽話’,他就會利用律師年度考覈找你麻煩。如果你不是律師事務所的主律,只是一般的律師,那他就會讓律所把律師調離。”

 

 

不做法律工作能做什麼?

由於法律工作是專業性極強的職業,很多被註銷和吊銷律師執業證的律師面臨嚴重的再就業問題。

劉曉原提到,不少律師長時間從事法律工作,也沒有其它的特長。被吊銷執照的律師無法再當律師,執業證遭註銷的不但難以重新執業,還無法以公民身份代理案件。

他感嘆中國政府對人權律師的管控越來越嚴,導致擁有正義感的律師無法在中國謀生。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五年前,一場大規模的針對人權律師的抓捕行動標誌着中國政府壓制公民法律權利達到頂峯,不少律師的執業生涯也因此畫上句號。

旅美中國律師彭永峯形容,這是一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狀態。

“按理說律師是最能維護自己權利的一個羣體。律師的維權一定是在法律的框架和法治的運行之下進行的。當律師們所處的社會環境的程序正義完全被破壞的時候,實際上律師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生存空間。”

彭永峯認爲,中國政府主要通過宣傳系統謊言和暴力來統治中國社會。當謊言不起作用的時候,官方勢必會加強暴力的部分。這就是爲什麼當局不斷打壓、拘捕律師,來增加人們的恐懼,停止真相的傳播。

不過,彭永峯向記者表示,中國的律師們正在不停地抗爭,希望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以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只要有更多的人團結起來,就能堅定國際社會打擊中國政府、幫助中國人民改變現狀的決心。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