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彪峰即将完成监视居住半年    传至少三友人被带走

2021-06-15
Share
欧彪峰即将完成监视居住半年    传至少三友人被带走 湖南异议人士欧彪峰
陈思明独家提供/资料照

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湖南异议人士欧彪峰,被“指定监视居住”半年期限将届满,传出至少三名关注和帮助欧彪峰的友人被以不同名目传唤、拘留。

草根公民行动者和公民记者欧彪峰曾声援对习近平肖像泼墨的“泼墨女孩”董瑶琼,和关注香港反送中运动,到去年(2020年)123日因推特言论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即将期满时又被以“涉嫌煽动国家政权罪”名义,转为“指定监视居住”遭秘密监禁,六个月期满前夕,传出帮助欧家的友人纷纷被带走。



欧妻魏欢欢发推质疑声援友人提前被控制

欧彪峰妻子魏欢欢612日就在推特发布:“惊闻迷迭香香姐今天也被带走了,之前是化名璀璨的唐玉姐姐,这两个欧彪峰出事以来帮助我们一家最多的姐姐先后被带走,究其原因无非是本月18号彪的指定监视居住期将满,将移送看守所走司法程序,当局不希望这两个帮助彪最多的人为他发声,所以提前将她们控制起来……。”


欧彪峰出狱前夕,友人被以不同名目传唤、拘留。(推特截图)
欧彪峰出狱前夕,友人被以不同名目传唤、拘留。(推特截图)

自由亚洲电台15日致电魏欢欢,她只表示:“不方便受访”。对记者核实她推特上的内容?她只说:“就上面写的”。

龚与剑:欧彪峰帮助泼墨女孩引发美国外交官关切后被带走

和欧彪峰同乡好友、滞台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中国所谓法定监视居住马上快到了,小彪的问题可能又会碰到舆论的风尖浪口,就预防性地把可能会去抗议的小彪的支持者、亲朋好友,预防性的恐吓,好像小彪的妻子欢欢已经接到恐吓了,一些公民运动的朋友们可能恐吓不了他们,就干脆预防性地先关起来。”

龚与剑表示,泼墨女孩曾发文欧彪峰声援她后受到美国外交官关注她的案子,之后欧彪峰就被抓。龚与剑说,就他多个渠道了解,至少有陈思明、陈燕慧(推特名:迷迭香)、唐玉春(推特名:璀灿)三名新公民运动践行者,被关押、或已执行拘留,或受到传唤后保释的遭遇。


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夏小华拍摄/资料照)
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夏小华拍摄/资料照)

陈思明发完纪念六四被关 璀灿”则遭拘留

三人推特也证实此事。陈思明530日在推特纪念六四,并写下:“自2017年起曾被拘留4次,其中3次因纪念六四。29号有人传警察的话给我,说今年纪念六四不会只是拘留那么简单。而我依然要纪念这个中国当代史上最重要的日子,这是一个公民的责任。我们缅怀六四英烈。忘记历史的民族没有未来。”

陈思明531日连发两条推文:“国保来电话了,要我去株洲市公安局芦淞分局庆云派出所”、“我要关机了。出狱后,再向大家报平安。”至今无消息。

530日最后一次转推陈思明六四纪念文就未发推的“璀灿”(唐玉春),则遭拘留,“迷迭香”(陈燕慧)614日就在推特发出“株洲市拘留所解除拘留证明”文件,内文写着“被拘留人员唐玉春,女,株洲市公安局渌口分局62日至614日拘留期满,解除拘留。” 


陈思明纪念六四。(推特图片)
陈思明纪念六四。(推特图片)

经济援助欧家“迷迭香”发推声援南京学生 7名警察带走后获释

至于迷迭香则在613日发帖说:“昨天下午两点左右被七个制服警察从我家里把我带走,当时我在午睡,直接进了我房间,全程执法仪开着,手机被控制,没能来得及发出消息,让大家担心了!没想到我被带走惊动了那么多海内外朋友,感谢大家关注,我回家了。”

迷迭香曾在67日、8日两天,发出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大批学生抗议学校收高额民办学费,却降颁大专文凭的不公正待遇,遭到大批警察维的视频。

龚与剑表示,国保已经将迷迭香直接送医院做身体检查Covid-19,按常理就是准备至少要把迷迭香送往看守所拘留,但官方顾忌南京学生事情在六四敏感时间点造成问题,同时也没有料到迷迭香从家中被带走,短短十几小时,海外社交自媒体发声如海啸一般涌来,造成一定压力,因此在24小时后将她释放。

龚与剑提到,欧彪峰去年底被抓后,欧妻欢欢在幼儿园的工作也被恶性解职,上有老父老母和两名年幼孩子,一家五口顿失经济来源,迷迭香人道援助欧家,遭当局打压恐吓,意在瓦解公民运动者互助关系。


欧彪峰(左)长期关注社会民生,发布人权消息,声援被捕人士。(陈思明独家提供/资料照)
欧彪峰(左)长期关注社会民生,发布人权消息,声援被捕人士。(陈思明独家提供/资料照)

曾是中国维权律师七零九大抓捕案的受害者谢阳律师,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说,中共建党一百周年前夕大抓捕以消除不同声音,很多意见人士都被看管起来禁止发声。

维权律师谢阳:若将欧治罪 显示中共并未依法保障言论自由

谢阳说:“欧彪峰是我的朋友,对他所作所为有初步了解,涉及网路言论,如果将欧彪峰治罪,只能说中共并没有履行宪法保护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

谢阳说,中国官方所谓“指定监视居住”,实际上是“秘密羁押”,不告诉家属,不让会见家属和律师。一般来说,中共为了达到搜证目的,以及移开公众目光,前期会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名”,为毫无理由羁押六个月提供法律依据,逮捕时可能变换别的罪名,再依是否屈服、认罪情况、和配合度量刑。

谢阳说:“中央机关不只用违法事实,是根据打压的需要,会不断变更罪名。如果认罪肯定量刑较低,如果不认罪,外界关注度大中共也不敢太放肆。七零九案就是在指定监视居住六个月后,外界关注度仍很高。”

谢阳表示,指定监视居住期满,依法公安机关申请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从指定监视居住场所移到看守所,此时官方进行“预防性抓捕”可能性不能排除。他曾被关25个月遭酷刑,担心欧彪峰也遭酷刑,呼吁国际持续关注声援欧彪峰。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 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