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网络自由度排名出炉 中国连续六年垫底


2020-10-15
Share
1.jpeg 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公布今年网络自由报告,中国连续第六年排名垫底。(自由之家官网)

 

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公布今年网络自由度报告,中国连续第六年排名垫底。一位大陆网民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这是“实至名归”。而前一天,中国刚刚又获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理事,这位大陆网民讽刺说:“这就像纵火惯犯,到消防队上班去了!”

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14日公布年度《网络自由度报告》(Freedom on the Net),冰岛以95分再次夺冠,第二至第六名依序是爱沙尼亚(94分)、加拿大(87分)、德国(80分)、英国(78分)、法国(77分);美国、澳大利亚、意大利以76分并列第7;日本75分成为亚洲表现最佳国家,韩国66分。

 

 

自由之家今年调查全球65国,台湾不在调查之列。中国只得到10分,连续第6年倒数第一,与叙利亚、伊朗分列最差3国。中国在今年三项评分当中,“上网障碍(Obstacles to Access)”项目得到8分,在“内容限制(Limits on Content)”得到2分,另在“侵犯用户权利(Violations of User Rights)”得到0分。

自由之家报告指出,中国的长城防火墙(The Great Firewall)是世上最严格的数位防御边界,控制进出中国的网路资讯。中国长期封锁受欢迎的外国服务商,并透过集中化科技基础设施,以对进出中国的所有流量进行全面监控与过滤。

 

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公布今年网络自由报告,中国连续第六年排名垫底。(自由之家官网)
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公布今年网络自由报告,中国连续第六年排名垫底。(自由之家官网)

对中国在全球网路自由度连续六年排名最后。不具名的大陆网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实至名归!比较准确!在大陆使用网路情况肯定不自由,网上公开讯息搭建VPN(虚拟私人网路)通道是要被公安处罚的。这叫‘末日挣扎’。在国际社会受欺负回来打自己孩子。胡和江的时代,有一点言论自由,微博还有公共讨论平台,现在完全没有了。”

网路最不自由却进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大陆网民:纵火犯进消防队

这名大陆网民说,因为疫情,公司倒闭,他为挣钱很久没有“翻墙”,但从微信看见中国再获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理事的新闻,他说:“这就像纵火犯到消防队去上班了嘛,惯犯!还是惯犯!”

香港没有列在自由之家今年报告评估国家或地区中,但图表将香港列为部分自由。报告指出,北京颁布港区国安法,威胁要把长城防火墙扩展到香港,制定严格的言论犯罪规范,包括对声援示威者的惩处。为了避免涉法,政治网站、网路论坛、个人社群媒体帐户与应用程式都预先关闭或删除。美国科技业者也宣布暂停与香港执法人员数据共享协议,以免侵犯人权。当局可能要求公司将用户数据储存在管辖范围内,否则将面临封锁或巨额罚款。

港警以“不诚实使用电脑”定罪滥捕  网路自我审查严重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港警和国安确实在加强网路监控:“过去一年多的社会运动,都看到警方在网路工作方面明显加强,也做出一些检控,包括会说散播煽动性言论,或者是呼吁一些,他们用的是‘不诚实使用电脑’这个条文,去做出一些检控,现在再加上国家安全法,这个网就更大,滥用的情况也会更多。”

杨健兴提到,过去反修例运动抗争者透过网路沟通串连,港版国安法施行后,估计港府会利用这个武器作出更多限制,对网路使用者构成极大心理威胁,“自我审查”愈来愈严重。

杨健兴:“‘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样的口号现在如果是在公开场合叫出来或者贴出标语,都可能违反国安法。网路方面,比如说那些焚烧中国国旗的照片都不敢放在网路上。另外像香港人在国际社会上进行政治游说工作、发起抗议运动那些内容都变的更敏感。”

 

香港国安法施行之后,香港网路自由度遭紧缩,香港人自我审查情况也转趋严重。(AP)
香港国安法施行之后,香港网路自由度遭紧缩,香港人自我审查情况也转趋严重。(AP)

自由之家指出,全球网路自由度连续10年下降,今年22国网路自由度增加,26国评分下降;缅甸和中亚吉尔吉斯斯坦下降5分,降幅最大。印度、厄瓜多尔和阿尔及利亚也下滑4分。新冠病毒疫情更加剧网路自由度的下降,许多国家利用疫情扩大网路监控、收集数据、审查批判性言论,并借此建立新的科技社会控制体系。

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宪宏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国利用疫情做出更多法西斯行为,例如各省封城、将吹哨者定罪、抓捕到医院殡仪馆拍摄疫情的公民记者,屏蔽网路群禁止讨论疫情,把确诊者的家门焊起来不让进出等。中国至今只承认8万多人染疫,4千多人死亡,外界高度怀疑造假。

假讯息对网路自由的绑架日益严重

资讯战专家、台湾犯罪学学者沈伯洋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假讯息也是对“网路自由”的绑架:“网路上有针对中文使用者的很多假消息,更难防的是,他可能收买记者,跟国外记者合作提供稿费写什么,这比较难防,你也不知他的金流,看不出来在帮助中国外宣,感觉不到,这是最严重的问题,相比用内容农场、YouTube散播假讯息更难抓,除非有公权力查金流。”

沈伯洋提醒,疫情发生后,情势更诡谲,中国目前网路操盘内斗的很多,丢出的消息不一致,假消息满天飞,网民要限制自己看新闻的时间和频道,“愈保护自我资讯安全,对方愈摸不着你是怎样的人,对方不知你是怎样的人就不知丢什么新闻给你你才喜欢,你就会吸收比较多面向的内容。当个资被收集愈多,你已经被订靶,只会看到愈单一的讯息,所以保护资安是最重要的事。”

沈伯洋还说,中国政府建制的网路敏感词词库愈来愈大,过去提到“六四”等会被删去,网民懂得用“代号”反抗。现在甚至不用敏感词,可能只是意识型态触及到批评共产党的照样被删掉。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