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網絡自由度排名出爐 中國連續六年墊底


2020.10.15 11:3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jpeg 美國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公佈今年網絡自由報告,中國連續第六年排名墊底。(自由之家官網)

 

美國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公佈今年網絡自由度報告,中國連續第六年排名墊底。一位大陸網民接受本臺採訪時說:這是“實至名歸”。而前一天,中國剛剛又獲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理事,這位大陸網民諷刺說:“這就像縱火慣犯,到消防隊上班去了!”

美國人權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14日公佈年度《網絡自由度報告》(Freedom on the Net),冰島以95分再次奪冠,第二至第六名依序是愛沙尼亞(94分)、加拿大(87分)、德國(80分)、英國(78分)、法國(77分);美國、澳大利亞、意大利以76分並列第7;日本75分成爲亞洲表現最佳國家,韓國66分。

 

 

自由之家今年調查全球65國,臺灣不在調查之列。中國只得到10分,連續第6年倒數第一,與敘利亞、伊朗分列最差3國。中國在今年三項評分當中,“上網障礙(Obstacles to Access)”項目得到8分,在“內容限制(Limits on Content)”得到2分,另在“侵犯用戶權利(Violations of User Rights)”得到0分。

自由之家報告指出,中國的長城防火牆(The Great Firewall)是世上最嚴格的數位防禦邊界,控制進出中國的網路資訊。中國長期封鎖受歡迎的外國服務商,並透過集中化科技基礎設施,以對進出中國的所有流量進行全面監控與過濾。

 

美國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公佈今年網絡自由報告,中國連續第六年排名墊底。(自由之家官網)
美國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公佈今年網絡自由報告,中國連續第六年排名墊底。(自由之家官網)

對中國在全球網路自由度連續六年排名最後。不具名的大陸網民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實至名歸!比較準確!在大陸使用網路情況肯定不自由,網上公開訊息搭建VPN(虛擬私人網路)通道是要被公安處罰的。這叫‘末日掙扎’。在國際社會受欺負回來打自己孩子。胡和江的時代,有一點言論自由,微博還有公共討論平臺,現在完全沒有了。”

網路最不自由卻進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大陸網民:縱火犯進消防隊

這名大陸網民說,因爲疫情,公司倒閉,他爲掙錢很久沒有“翻牆”,但從微信看見中國再獲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理事的新聞,他說:“這就像縱火犯到消防隊去上班了嘛,慣犯!還是慣犯!”

香港沒有列在自由之家今年報告評估國家或地區中,但圖表將香港列爲部分自由。報告指出,北京頒佈港區國安法,威脅要把長城防火牆擴展到香港,制定嚴格的言論犯罪規範,包括對聲援示威者的懲處。爲了避免涉法,政治網站、網路論壇、個人社羣媒體帳戶與應用程式都預先關閉或刪除。美國科技業者也宣佈暫停與香港執法人員數據共享協議,以免侵犯人權。當局可能要求公司將用戶數據儲存在管轄範圍內,否則將面臨封鎖或鉅額罰款。

港警以“不誠實使用電腦”定罪濫捕  網路自我審查嚴重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港警和國安確實在加強網路監控:“過去一年多的社會運動,都看到警方在網路工作方面明顯加強,也做出一些檢控,包括會說散播煽動性言論,或者是呼籲一些,他們用的是‘不誠實使用電腦’這個條文,去做出一些檢控,現在再加上國家安全法,這個網就更大,濫用的情況也會更多。”

楊健興提到,過去反修例運動抗爭者透過網路溝通串連,港版國安法施行後,估計港府會利用這個武器作出更多限制,對網路使用者構成極大心理威脅,“自我審查”愈來愈嚴重。

楊健興:“‘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樣的口號現在如果是在公開場合叫出來或者貼出標語,都可能違反國安法。網路方面,比如說那些焚燒中國國旗的照片都不敢放在網路上。另外像香港人在國際社會上進行政治遊說工作、發起抗議運動那些內容都變的更敏感。”

 

香港國安法施行之後,香港網路自由度遭緊縮,香港人自我審查情況也轉趨嚴重。(AP)
香港國安法施行之後,香港網路自由度遭緊縮,香港人自我審查情況也轉趨嚴重。(AP)

自由之家指出,全球網路自由度連續10年下降,今年22國網路自由度增加,26國評分下降;緬甸和中亞吉爾吉斯斯坦下降5分,降幅最大。印度、厄瓜多爾和阿爾及利亞也下滑4分。新冠病毒疫情更加劇網路自由度的下降,許多國家利用疫情擴大網路監控、收集數據、審查批判性言論,並藉此建立新的科技社會控制體系。

臺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中國利用疫情做出更多法西斯行爲,例如各省封城、將吹哨者定罪、抓捕到醫院殯儀館拍攝疫情的公民記者,屏蔽網路羣禁止討論疫情,把確診者的家門焊起來不讓進出等。中國至今只承認8萬多人染疫,4千多人死亡,外界高度懷疑造假。

假訊息對網路自由的綁架日益嚴重

資訊戰專家、臺灣犯罪學學者沈伯洋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假訊息也是對“網路自由”的綁架:“網路上有針對中文使用者的很多假消息,更難防的是,他可能收買記者,跟國外記者合作提供稿費寫什麼,這比較難防,你也不知他的金流,看不出來在幫助中國外宣,感覺不到,這是最嚴重的問題,相比用內容農場、YouTube散播假訊息更難抓,除非有公權力查金流。”

沈伯洋提醒,疫情發生後,情勢更詭譎,中國目前網路操盤內鬥的很多,丟出的消息不一致,假消息滿天飛,網民要限制自己看新聞的時間和頻道,“愈保護自我資訊安全,對方愈摸不着你是怎樣的人,對方不知你是怎樣的人就不知丟什麼新聞給你你才喜歡,你就會吸收比較多面向的內容。當個資被收集愈多,你已經被訂靶,只會看到愈單一的訊息,所以保護資安是最重要的事。”

沈伯洋還說,中國政府建制的網路敏感詞詞庫愈來愈大,過去提到“六四”等會被刪去,網民懂得用“代號”反抗。現在甚至不用敏感詞,可能只是意識型態觸及到批評共產黨的照樣被刪掉。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 夏小華  臺北報導 責編 許書婷 申鏵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