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防疫惊见"文革式"游街示众 律师:公安违法

2021.12.30 13:1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广西防疫惊见"文革式"游街示众  律师:公安违法 中国政府早就明文规定不得对嫌犯游街示众,但广西省靖西市公安局却以四名遭控运送非法移民的嫌疑人违反防疫规定为由,在武警押解下游街示众,舆论哗然,挨批私刑再现。
微博、推特截图

近日,广西靖西市公安局以违反防疫规定为由,将四名犯罪嫌疑人游街示众的举动,引发舆论哗然。



12月29日,广西四名嫌犯被押解游街示众的视频冲上微博热搜榜首,破亿人次观看。这四名涉及走私、偷渡的违法犯罪人员被八名公安,全身着白色防护衣、戴面罩、口罩,左右押解,游街示众。沿途两侧,黑衣武装镇暴警察还持枪筑起人墙戒护。四名嫌疑人的胸前和背后均挂着牌子,印有大幅人像、姓名,引起民众围观、网民热议。

由于中国爆发新一轮疫情,西安封城,在清零压力下,各地防疫如临大敌。广西4名嫌疑人被以违反边境防疫的罪名游街示众的举动,被批执法过当,如文革式防疫。有网友质疑:聚众看游街就不影响防疫了吗?也有网民支持当局的举动,指当地被偷渡犯搞得一团糟,且很多越南人新冠阳性,帮忙偷渡的该枪毙。

综合媒体报道,靖西市公安局第一时间回应称,这属于现场惩戒警示活动,是按要求处罚,没有不合适,而且这么做可以吓阻边境犯罪行为。但多家官媒批评此举仿佛回到文革时期的严厉做法,连《新京报》也评论称,即便为了防疫,也不能让游街示众这种违背依法治国精神的举措再次出现。

中国政府早就明文规定不得对嫌犯游街示众,但广西省靖西市公安局却以四名遭控运送非法移民的嫌疑人违反防疫规定为由,在武警押解下游街示众,舆论哗然,挨批私刑再现。(微博、推特截图)
中国政府早就明文规定不得对嫌犯游街示众,但广西省靖西市公安局却以四名遭控运送非法移民的嫌疑人违反防疫规定为由,在武警押解下游街示众,舆论哗然,挨批私刑再现。(微博、推特截图)
 

靖西市公安局答复本台态度大转弯

自由亚洲电台30日上午致电靖西市公安局,接线人员态度明显转趋保守,搬出制式说法:谢谢您关注我们公安部门这些,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核实您的身份,我们这边也有相关规定不能接受您的访问,谢谢喔,我们也不太清楚。

本台记者追问,外界质疑事件处理方式合不合适?该名工作人员说:这个我们不太清楚,您等着官方回覆好吗?谢谢!

北京律师莫少平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最高法院有一个解释规定,禁止对犯罪嫌疑人游街示众。

中国律师:政府没法治观念 公安局带头违法

对靖西公安局认为没有不合适的说法,莫少平表示:明明法律规定的很清楚,政府就没有法治观念。只能说它水平低,没有看到此规定,肯定不对、肯定违法。

律师谢阳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提及,最早应该在1988年,最高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以及公安部就已下发《关于坚决制止将已决犯、未决犯游街示众》的通知,明确规定:不但对死刑罪犯不准游街、示众,对其他已决犯、未决犯以及一切违法的人也一律不准游街、示众。

谢阳说:对公民进行这种羞辱的行为都是法律不能接受的,于法无据。地方政府以疫情防治理由,对公民人身的羞辱又回到1988年以前状态。我们认为,文革2.0版已经复活了。

谢阳提及,八八年的政治氛围肯定是往转好的方向走,对人性公开羞辱在文明社会里是不允许的,必须通过司法审判,令犯人接受牢狱或罚款方式的惩罚,以相对文明的方式对待嫌疑人。

为何政府自己带头违法?谢阳分析,对中共来说,法律就是一张废纸,政府如果认为法律对它目前管控行为有用,就会认;如果认为法律妨碍日常的管控,北京可能还会支持地方政府。

谢阳说:政治现状就是大幅度往左走,退回到文革,所以它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执政党为加强它的控制力,它肯定是支持和纵容的,因为符合它对民众的管控需要。

中国政府早就明文规定不得对嫌犯游街示众,但广西省靖西市公安局却以四名遭控运送非法移民的嫌疑人违反防疫规定为由,在武警押解下游街示众,舆论哗然,挨批私刑再现。(微博、推特截图)
中国政府早就明文规定不得对嫌犯游街示众,但广西省靖西市公安局却以四名遭控运送非法移民的嫌疑人违反防疫规定为由,在武警押解下游街示众,舆论哗然,挨批私刑再现。(微博、推特截图)

幸运躲过游街示众的反革命分子看今日游街秀

网上搜寻中国禁止游街的相关规定有多重版本,由于中国幅员广大,虽1988年当局曾下令禁止,但各地仍传出游街示众、公开搞私刑等案例。根据路透社2010727日引述中国官媒《人民日报》的报道,中国政府已要求各地停止对违法犯罪人员进行游街示众等,有损违法者人格尊严的做法。此前,许多网民为不久前在广东被拉出去游街示众的涉嫌卖淫女抱不平。

滞留台湾的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提到,看到广西四人被游街示众的视频,感到回到青少年时代。当时几乎每年在家乡都会看到游街示众,所谓一条龙的情景,即在体育场之类的场所公开宣判,武警持步枪刺刀、组车队将人犯押解游街,死刑犯公开枪决。有些还会透过电视画面实况播出。

龚与剑透露,他因声援平反六四,1994年被抓进看守所,也差点被押去游街。监室里的人犯都被抓去游街,唯有他幸运躲过一劫,后来一探才知道原因。

龚与剑说:游街就是每个人前面挂个牌写什么罪名,窃盗、流氓、强奸。但我的罪名是属于反革命罪,他们就觉得,一个十七岁的孩子脖子上挂着反革命罪名游街,这对政府是不是反而是一种讽刺?所以我就幸运地躲过了那一次的游街。

自由民主国家为何不见游街示众?

龚与剑提到,来到台湾之后,发现自由民主社会对人权观念的巨大差异。不要说在西方世界,在台湾也不可能发生游街:一个人就算犯罪变罪犯,他的基本人权也必须被保障。我想,在台湾,一个人被判有罪不会发生像中国大陆被游街。就算是万一发生的话,如果这个罪犯或家属去打官司,台湾政府可能会赔死。所以在自由民主国家、司法独立国家,这种情形绝不会发生。

至于为何广西游街引发众人围观,龚与剑提到,印象中2000年后就很少看过游街示众,2000年后出生的年轻人对这种画面感到新奇,对他或经历过文革时代者则不具吸引力。

游街示众对吓阻中国人犯罪有效?

龚与剑认为,中国人不会因此感到震撼而产生预防犯罪的吓阻作用,因为中国公开处决罪犯自古就有在菜市场斩首、凌迟,很多朝代都听闻,但各个朝代最终走向灭亡。

龚与剑提到,鲁迅在小说《药》就透彻点穿中国人文化基因:鲁迅二、三十年代讲的很清楚,愚昧的中国人就像看夕阳的心态去看革命党人被清廷给斩首,用馒头熬着革命党人的鲜血作为所谓的偏方,去治他儿子的肺痨疾病。但是到最后,革命党人也死了,肺痨儿子吃人血馒头也死了。这可能也是当今中国绝妙的一种返祖现象。

龚与剑表示,中国共产党就是以谎言和暴力治国,将一般老百姓视为韭菜,对犯罪嫌疑人更加认为连当韭菜的资格都没有,可以让人随意践踏。游街示众在当今仍出现在中国社会,验证习近平统治之下,中国人权状况大幅度地开历史倒车。他怀疑,以后公开枪决重新在中国上演,似乎也不会太遥远。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