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防疫驚見"文革式"遊街示衆 律師:公安違法

2021.12.30 13:18 ET
廣西防疫驚見"文革式"遊街示衆  律師:公安違法 中國政府早就明文規定不得對嫌犯遊街示衆,但廣西省靖西市公安局卻以四名遭控運送非法移民的嫌疑人違反防疫規定爲由,在武警押解下游街示衆,輿論譁然,挨批私刑再現。
微博、推特截圖

近日,廣西靖西市公安局以違反防疫規定爲由,將四名犯罪嫌疑人遊街示衆的舉動,引發輿論譁然。



12月29日,廣西四名嫌犯被押解遊街示衆的視頻衝上微博熱搜榜首,破億人次觀看。這四名涉及走私、偷渡的違法犯罪人員被八名公安,全身着白色防護衣、戴面罩、口罩,左右押解,遊街示衆。沿途兩側,黑衣武裝鎮暴警察還持槍築起人牆戒護。四名嫌疑人的胸前和背後均掛着牌子,印有大幅人像、姓名,引起民衆圍觀、網民熱議。

由於中國爆發新一輪疫情,西安封城,在清零壓力下,各地防疫如臨大敵。廣西4名嫌疑人被以違反邊境防疫的罪名遊街示衆的舉動,被批執法過當,如文革式防疫。有網友質疑:聚衆看遊街就不影響防疫了嗎?也有網民支持當局的舉動,指當地被偷渡犯搞得一團糟,且很多越南人新冠陽性,幫忙偷渡的該槍斃。

綜合媒體報道,靖西市公安局第一時間回應稱,這屬於現場懲戒警示活動,是按要求處罰,沒有不合適,而且這麼做可以嚇阻邊境犯罪行爲。但多家官媒批評此舉彷彿回到文革時期的嚴厲做法,連《新京報》也評論稱,即便爲了防疫,也不能讓遊街示衆這種違背依法治國精神的舉措再次出現。

中國政府早就明文規定不得對嫌犯遊街示衆,但廣西省靖西市公安局卻以四名遭控運送非法移民的嫌疑人違反防疫規定爲由,在武警押解下游街示衆,輿論譁然,挨批私刑再現。(微博、推特截圖)
中國政府早就明文規定不得對嫌犯遊街示衆,但廣西省靖西市公安局卻以四名遭控運送非法移民的嫌疑人違反防疫規定爲由,在武警押解下游街示衆,輿論譁然,挨批私刑再現。(微博、推特截圖)
 

靖西市公安局答覆本臺態度大轉彎

自由亞洲電臺30日上午致電靖西市公安局,接線人員態度明顯轉趨保守,搬出制式說法:謝謝您關注我們公安部門這些,但是我們沒有辦法覈實您的身份,我們這邊也有相關規定不能接受您的訪問,謝謝喔,我們也不太清楚。

本臺記者追問,外界質疑事件處理方式合不合適?該名工作人員說:這個我們不太清楚,您等着官方回覆好嗎?謝謝!

北京律師莫少平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最高法院有一個解釋規定,禁止對犯罪嫌疑人遊街示衆。

中國律師:政府沒法治觀念 公安局帶頭違法

對靖西公安局認爲沒有不合適的說法,莫少平表示:明明法律規定的很清楚,政府就沒有法治觀念。只能說它水平低,沒有看到此規定,肯定不對、肯定違法。

律師謝陽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也提及,最早應該在1988年,最高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以及公安部就已下發《關於堅決制止將已決犯、未決犯遊街示衆》的通知,明確規定:不但對死刑罪犯不準遊街、示衆,對其他已決犯、未決犯以及一切違法的人也一律不準遊街、示衆。

謝陽說:對公民進行這種羞辱的行爲都是法律不能接受的,於法無據。地方政府以疫情防治理由,對公民人身的羞辱又回到1988年以前狀態。我們認爲,文革2.0版已經復活了。

謝陽提及,八八年的政治氛圍肯定是往轉好的方向走,對人性公開羞辱在文明社會里是不允許的,必須通過司法審判,令犯人接受牢獄或罰款方式的懲罰,以相對文明的方式對待嫌疑人。

爲何政府自己帶頭違法?謝陽分析,對中共來說,法律就是一張廢紙,政府如果認爲法律對它目前管控行爲有用,就會認;如果認爲法律妨礙日常的管控,北京可能還會支持地方政府。

謝陽說:政治現狀就是大幅度往左走,退回到文革,所以它僅僅只是一個開始。執政黨爲加強它的控制力,它肯定是支持和縱容的,因爲符合它對民衆的管控需要。

中國政府早就明文規定不得對嫌犯遊街示衆,但廣西省靖西市公安局卻以四名遭控運送非法移民的嫌疑人違反防疫規定爲由,在武警押解下游街示衆,輿論譁然,挨批私刑再現。(微博、推特截圖)
中國政府早就明文規定不得對嫌犯遊街示衆,但廣西省靖西市公安局卻以四名遭控運送非法移民的嫌疑人違反防疫規定爲由,在武警押解下游街示衆,輿論譁然,挨批私刑再現。(微博、推特截圖)

幸運躲過遊街示衆的反革命分子看今日遊街秀

網上搜尋中國禁止遊街的相關規定有多重版本,由於中國幅員廣大,雖1988年當局曾下令禁止,但各地仍傳出遊街示衆、公開搞私刑等案例。根據路透社2010727日引述中國官媒《人民日報》的報道,中國政府已要求各地停止對違法犯罪人員進行遊街示衆等,有損違法者人格尊嚴的做法。此前,許多網民爲不久前在廣東被拉出去遊街示衆的涉嫌賣淫女抱不平。

滯留臺灣的中國異議人士龔與劍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提到,看到廣西四人被遊街示衆的視頻,感到回到青少年時代。當時幾乎每年在家鄉都會看到遊街示衆,所謂一條龍的情景,即在體育場之類的場所公開宣判,武警持步槍刺刀、組車隊將人犯押解遊街,死刑犯公開槍決。有些還會透過電視畫面實況播出。

龔與劍透露,他因聲援平反六四,1994年被抓進看守所,也差點被押去遊街。監室裏的人犯都被抓去遊街,唯有他幸運躲過一劫,後來一探才知道原因。

龔與劍說:遊街就是每個人前面掛個牌寫什麼罪名,竊盜、流氓、強姦。但我的罪名是屬於反革命罪,他們就覺得,一個十七歲的孩子脖子上掛着反革命罪名遊街,這對政府是不是反而是一種諷刺?所以我就幸運地躲過了那一次的遊街。

自由民主國家爲何不見遊街示衆?

龔與劍提到,來到臺灣之後,發現自由民主社會對人權觀念的巨大差異。不要說在西方世界,在臺灣也不可能發生遊街:一個人就算犯罪變罪犯,他的基本人權也必須被保障。我想,在臺灣,一個人被判有罪不會發生像中國大陸被遊街。就算是萬一發生的話,如果這個罪犯或家屬去打官司,臺灣政府可能會賠死。所以在自由民主國家、司法獨立國家,這種情形絕不會發生。

至於爲何廣西遊街引發衆人圍觀,龔與劍提到,印象中2000年後就很少看過遊街示衆,2000年後出生的年輕人對這種畫面感到新奇,對他或經歷過文革時代者則不具吸引力。

遊街示衆對嚇阻中國人犯罪有效?

龔與劍認爲,中國人不會因此感到震撼而產生預防犯罪的嚇阻作用,因爲中國公開處決罪犯自古就有在菜市場斬首、凌遲,很多朝代都聽聞,但各個朝代最終走向滅亡。

龔與劍提到,魯迅在小說《藥》就透徹點穿中國人文化基因:魯迅二、三十年代講的很清楚,愚昧的中國人就像看夕陽的心態去看革命黨人被清廷給斬首,用饅頭熬着革命黨人的鮮血作爲所謂的偏方,去治他兒子的肺癆疾病。但是到最後,革命黨人也死了,肺癆兒子喫人血饅頭也死了。這可能也是當今中國絕妙的一種返祖現象。

龔與劍表示,中國共產黨就是以謊言和暴力治國,將一般老百姓視爲韭菜,對犯罪嫌疑人更加認爲連當韭菜的資格都沒有,可以讓人隨意踐踏。遊街示衆在當今仍出現在中國社會,驗證習近平統治之下,中國人權狀況大幅度地開歷史倒車。他懷疑,以後公開槍決重新在中國上演,似乎也不會太遙遠。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臺北報道    責編:許書婷、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