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卫士报告:中国使出恐吓威胁绑架手段让“逃犯”返国

2022.01.18 03:1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保护卫士报告:中国使出恐吓威胁绑架手段让“逃犯”返国 国际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最新发布,中国政府迫使所谓海外逃犯“非自愿回国”的报告。
(保护卫士官网)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最新发布报告,中国政府为迫使所谓海外“逃犯”回国,使出各种威逼手段,七年间迫使上万人非自愿返国。主要透过施压国内亲友、派遣特工劝回、直接逮捕三种手段,甚至国家法律还授权执法者以绑架、诱补等违反国际人权方式进行。

总部在西班牙的保护卫士(SafeguardDefenders),18日公布“非自愿回国:中国迫使海外『逃犯』归国的秘密行动”报告显示,自2014年起,习近平高举“打贪反腐”为名,透过“猎狐(Fox Hunt)”和天网(Sky Net)“行动,七年间已从120多国追回至少1万名逃犯返回中国。



中国称上万名涉贪官员逃跑

报告指出,中国在 2014 年推出强行遣返被控贪污的猎狐行动时,声称约有 18,000 名官员逃往国外。另一份报告称,仅在 2007 年的前六个月,就有大约 8,000 名官员逃跑了,逃离的官员人数明显增加。

保护卫士研究62起“非自愿返国”的案例发现,中共追回所谓“海外逃犯”的手法,主要归纳为三种类型,包括恐吓骚扰国内亲人,中国警方或特工在外国非法工作“劝返”,中国公民在海外消失,被秘密绑架回国。


国际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保护卫士分析的非自愿回国案例。(保护卫士官网)
国际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保护卫士分析的非自愿回国案例。(保护卫士官网)

中国追回海外“逃犯”常见三种手段

保护卫士研究员陈彦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举例,比如对亲人限制出境、财产冻结,对任职党工职的亲人施压失去工作等。“更严重是直接把亲人羁押审讯,甚至逼迫亲人代替坐牢的极端案例。透过对亲人下手造成当事人心理压力最终回国。中共声称他们是回国自首,事实背后是他们的亲人受到迫害。”

已移居加拿大的前中国最高法院法官谢卫东,公开批评中国刑事司法制度,遭当局指控腐败。警方将他的妹妹和儿子拘留回中国,还联系其前妻、商业伙伴等人劝返,甚至派律师到加拿大劝说,最终并未成功。

保护卫士报告揭露,中国政府还会派遣警察、特工到海外执行秘密任务,进行骚扰、威胁。最极端的手段是直接到当地国绑架。

陈彦廷说:“绑架又分直接绑架和非直接绑架。非直接绑架是透过跟所在国的执法单位警察合作,在他们的协助下,强行把目标人物带回国。(绑架回国)这类通常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正当理由。”

报告提及中国政治漫画家姜野飞逃亡泰国,取得联合国机构认定的难民身分,但泰国屈从北京压力将姜野飞遣返,被重庆公安局正式逮捕,姜还被迫电视认罪。取得澳大利亚公民的董峰,为法轮功学员。中国派卧底警察在墨尔本劝返,并威胁他在中国的家人。消息曝光引发外交争端。


中国政治漫画家姜野飞被迫在中国电视上认罪。(视频截图)
中国政治漫画家姜野飞被迫在中国电视上认罪。(视频截图)

拥有他国身分、取得难民身分 照样被中国潜入当地国秘密逮捕

具有加拿大公民身分的中国商人肖建华,2017年被蒙头坐轮椅从香港酒店被带走移交北京。而曾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的人权捍卫者董广平,取得联合国难民身分,在曼谷移居拘留中心等待安置到加拿大时,被中国警察直接当着泰国官员的面,上铐带回中国,却没有离开泰国的官方记录。

保护卫士报告指出,截至 2018 年,就传出有近十起类似遭绑架案例,有受害者被殴打、下药并通过海路带回中国。

保护卫士报告揭示,指挥天网系统的国家监察委员会,2018年7月4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关于反腐国际合作第52条释义,竟授权境外绑架“合法化”。

中国明文授权执法者境外绑架合法化 公然侵犯他国司法主权

在“非常规措施”中明文指出:“比较常见的有两种(1)绑架,采用绑架的手段将在逃人员缉捕回国;(2)诱捕,将犯罪嫌疑人引诱到诱骗国境内、国际公海、国际空域或有引渡条约的第三国,然后进行逮捕或引渡。由于未经主权国家的批准擅自开展调查活动,会触犯所在地国家刑事法律,构成非法拘禁罪或绑架罪,引发外交纠纷,因此,实践中,绑架或诱捕手段很少使用。“


“天网2020”行动正式启动。(视频截图/CCTV)
“天网2020”行动正式启动。(视频截图/CCTV)

保护卫士引述中央研究院法律学研究所助研究员陈玉洁认为,第52条释义意味对中国官员说:“看,你们也有这些选项。如果你们不得不诉诸绑架或诱捕,可能是没事的。但它们并不常用。”实际上,则可能使用得相当普遍。

陈彦廷说:“公然列出绑架跟诱捕,这在法治国家看来匪夷所思,这事情放进法律文件是没有办法接受的,代表已是系统化。从这份报告可见,中共追回逃犯采取的胁迫手段、非法手段已不只是个案,是经过中共官方授权。”

陈彦廷指出,有纽约律师接到很多被发布红色通缉令的当事人委任,对中国法律解释文允许执法人员采取如此极端、违反普世价值的手段也感到惊讶。另有受害者和家属透露,有人在土耳其被羁押,却是中国警察亲自到土耳其审讯,还要求替中共作间谍。或有被遣送至与中国签有引渡协议的第三国后被消失。

唐志顺:保护卫士报告只是凤毛麟角 更多黑数人间蒸发

维权人士唐志顺在2015年在缅甸遭秘密绑架回中国,他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形容被秘密关押时,里头极度残酷:“二十四小时至少二个武警看着,罚站、罚坐、不许你动、强制吃药,类似小黑屋,连自言自语的权利都没有。没有外面的一点消息,家属肯定受威胁,看自己怎么选择,选对好一点,选错的话,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维权人士唐志顺(RFA资料图)
维权人士唐志顺(RFA资料图)

唐志顺提到,当时有长达六个月,一天被喂药至少十几颗,他不知就被威胁用灌的,至今六年过去,后遗症伤害一辈子的,包括长期失眠、记忆力衰退。

唐志顺回忆,一被抓就写好遗书交给公安,表明随便他们判,不论云南公安厅、北京、天津、专案组等各部门审问,都威胁他不要以为妻小在国外,照样可以让他消失。他提到,以七零九案来说,家属愈在外疾呼、国际愈声援的,最后愈能获得取保候审、缓刑,家属营救力道愈弱,愈被判重刑,随便他们收拾。

对保护卫士公布的报告,唐志顺认为只是凤毛麟角,事实上有更多黑数:“还能出声的人并不是最惨,最惨的是在国内很多人连声音根本发不出来、消失、人间蒸发,没有人知道。“

受害者呼吁各国立法冻结中国官员非法资产、驱逐出境

唐志顺呼吁各国跟进如美国订定马格尼莰基人权问责法,对所有参与迫害链条上的,不只主事者,包括最基层、打人的武警,只要找到证据,都应冻结他们在海外的非法资产、跨境追责、驱逐出境等制裁手段,才能令中国官员惧怕。

保护卫士指出,有55% 绑架事件发生在和中国拥有(批准引渡条约的国家)。2018年中国公布天网行动数据,约64%非自愿回国,其中透过正式法律程序的“引渡”仅占1%。

陈彦廷指出,中共透过非法、强迫性手段全球性大规模追回他们指控的逃犯,已成惯例,严重侵害人权和其他国家主权。其中很多是遭受政治迫害、宗教迫害、政敌、异议人士、少数民族等,例如至少有395名维吾尔人被遣返,呼吁国际阻止中国的非法行动,且终止与拒绝与中国合作以非法和强迫性手段的司法互助,这对于维护国际规范与秩序是非常关键的。

向联合国难民署提出庇护中国人 8年间增长700%

保护卫士报告另指,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提出庇护的中国人从2012 年至2020年间增长了700%。尽管全球受到Covid-19疫情波及,仍有约11万名来自中国的人在2020年寻求庇护。而拥有正式难民身份的中国人在2020年达到 17万多人。另根据英国国民海外护照计划的居民签证重新定居,光是2021年前三季度,有8万8千多名香港人提出申请,据估计,多达30万名香港人将寻求移民。在2018年,约有6万7千名中国公民合法移民到美国。2017年,加拿大接待了约3万名来自中国的合法移民,澳大利亚收到了约5万名中国人。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梒青 网编 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