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精神卫生日:海外华人抗议中国当局维稳暴行

2022.10.10 12:1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世界精神卫生日:海外华人抗议中国当局维稳暴行 曾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中国异议人士界立建,9日在好莱坞演示在精神病院受酷刑,界立建说明图中酷刑是人被电击身体被捆绑下仍然跳跃,很多肚子东西全部吐出来,大小便失禁,脑子疼的像拿刀割锤子砸一样疼,至今有严重头疼失眠后遗症。
界立建提供
2.JPG

曾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中国异议人士界立建,9日在好莱坞演示在精神病院受酷刑,界立建说明图中酷刑是人被电击身体被捆绑下仍然跳跃,很多肚子东西全部吐出来,大小便失禁,脑子疼的像拿刀割锤子砸一样疼,至今有严重头疼失眠后遗症。(界立建提供)

4.JPG

曾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中国异议人士界立建,9日在好莱坞演示在精神病院受酷刑,界立建说明图中酷刑是精神病院常用酷刑,他们叫“开大门”,用带钩子绳索两边左右拉扯嘴角造成撕裂疼痛处罚。精神病院钩子和绳子比这个要粗很多。(界立建提供)

5.JPG

曾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中国异议人士界立建,9日在好莱坞演示在精神病院受酷刑,界立建说明图中酷刑是“上头香”,即人成N字形捆绑稍微低头和护工暴力殴打头部脸部就会被香烟烫伤,精神病院用的是蚊香更有毒。(界立建提供)

6.JPG

曾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中国异议人士界立建,9日在好莱坞演示在精神病院受酷刑,界立建说明图中酷刑是暴力殴打腹部,手铐在精神病院护工值班室旁边铁窗户上,警棍抽打,下压手铐造成神经拉伤痛苦伤害。(界立建提供)

7.JPG

曾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中国异议人士界立建,9日在好莱坞演示在精神病院受酷刑,界立建说明图中酷刑是暴力殴打腹部,手铐在精神病院护工值班室旁边铁窗户上,警棍抽打,下压手铐造成神经拉伤痛苦伤害。(界立建提供)

8.JPG

曾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中国异议人士界立建,9日在好莱坞演示在精神病院受酷刑,界立建说明图中酷刑是两边拉胳膊、最大力拉扯神经撕裂痛苦迫害。(界立建提供)

9.JPG

世界精神病日前夕,9日在好莱坞街头有声援董瑶琼等“被精神病”的中国受害者行动,呼吁国际关注、要求中共放人。(界立建提供)

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流亡海外的中国维权人士界立建日前在美国加州发起示威行动,抗议中国当局利用精神病院打压公民的维稳暴行。

“FREE HONGKONG、FREE CHINA”、“这就是跟共产党作对的下场!”

流亡美国、现年34岁的界立建以“被精神病”受害幸存者身份,呼吁中共当局停止以“精神病”为名制造人权灾难暴行,并且立刻释放“泼墨女”董瑶琼等所有被精神病的受害者。他还呼吁国际社会,依据《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制裁实施人权迫害的中国官员及其家属,禁止中方官员入境并冻结其海外资产等。

界立建在好莱坞的星光大道,演示了他在中国“精神病监狱”所遭到的酷刑,例如电针电击,使全身痉孪抽搐;手抱脚被捆绑成N字;殴打头部、脸部,一抬头就被香烟烫伤,称“上头香”;双手被反铐铁窗,遭警棍抽打到眼睛上吊、口吐白沫;遭警棍压手铐齿轮插进肉里,钩子绳索左右撕裂嘴角,胳膊被极限拉扯等情景。

演示过程中,他发出哀嚎,吸引许多群众围观、拍照。界立建在现场高呼:“中共用黑社会、用恐怖手段迫害大家,你们害怕吗?我们是不是要站出来消灭中共?不消灭它,你们都是受害者,中共是万恶之源!”

中国精神病监狱受害者在好莱坞控诉亲历酷刑

维权人士界立建曾三度被中国当局送进精神病院。他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提到,2005年,他因家中土地纠纷上访,被关进山东省济南市槐萌区精神病医院3天;2007年,被关20多天,父亲则被拘留,当局还试图以折磨孩子逼迫他父亲停止上访,母亲则在上访后失踪,至今31年音讯全无。

2018年,界立建因声援广东佳士工人维权活动,要求释放被抓捕的工人和学生,他与二十多名参与声援行动的民主人士被抓。界立建被拘留3天,并在监狱受到酷刑后,被送往深圳一座现代化的康宁医院“强迫住院、强迫治疗”长达52天。他形容,“21世纪中国制造最大奥斯威辛恐怖集中营”。

2018年10月界立建刚从精神病院获释,在四川宜宾医院治疗(左图)、界立建称在精神病院被折磨割腕的伤疤(中图)、从精神病院获释后就医拍摄CT片子,脑部左侧医师说有黑点(右图)。(界立建提供)
2018年10月界立建刚从精神病院获释,在四川宜宾医院治疗(左图)、界立建称在精神病院被折磨割腕的伤疤(中图)、从精神病院获释后就医拍摄CT片子,脑部左侧医师说有黑点(右图)。(界立建提供)

界立建说,被当局关入精神病院最可怕的是电针治疗,他曾遭三次电击治疗,都没有麻醉:“被强制上电针,插在脑部二边太阳穴位置,电针分一档、二档、三档。电到你觉得你死了,脑好像固定,被约束捆绑,手腕处、腿腕处、肚子、脖子都固定。一通电,身体就弹跳起来,眼睛睁大。想起来生不如死,不知我怎么活过来的。”

酷刑难以想像 强制灌药 电击致排泄失禁

界立建提到,过去他在黑监狱遭折磨或上脚铐都不怕,但是:“电针我是真怕。仪器推来,不知能不能挺住明天。电针后,大小便都拉出来,胃里吐出的苦水都黄不拉几的。太生不如死了,连动物都不如。医院后面有个山,弄死就往后面埋。”

他提到,精神病院的电击十分钟、二十分钟就很难受,电击到一个钟头,人都昏厥。电针时,工作人员还逼迫所有人围观且必须直视,以此制造恐吓。界立建多次讲到激动哽咽,声音颤抖。

界立建说,他曾一天被灌药至少三次:“有时半夜也会强制性吃药,早、中、晚饭后吃药。搞药物实验,跟医药公司合作,受害者兼赚钱工具,一天吃七、八种药。护士还要看着你吃药,怕你囤积药物。”

界立建说,听过多次进出精神病院的同病房人说,他们还被经常抽血做心电图,化验尿液,且不定时会有邻床的人被移走。他怀疑这些人是否被活摘器官。

他回忆同一病区约三十多人,上访维权、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基督徒等占八成,都不是精神病患,但一进去就被暴打,有的脑袋都给打凹。精神病院内部配置敞开式厕所,病服蓝白条纹,所有人都被上约束带,约束久了腿部神经麻痺、坏死。有些人还被捆绑在床,床在腿部位置有一道开关,接便盆,被迫在床上大小便,并且不给擦拭,以此变相侮辱惩罚。被捆绑的人久了腿部和下身生褥疮,护工就暴打脓包,打到出血。

曾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中国异议人士界立建,9日在好莱坞演示在精神病院受酷刑,界立建说明图中酷刑是精神病院常用酷刑,他们叫“开大门”,用带钩子绳索两边左右拉扯嘴角造成撕裂疼痛处罚。精神病院钩子和绳子比这个要粗很多。(界立建提供)
曾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中国异议人士界立建,9日在好莱坞演示在精神病院受酷刑,界立建说明图中酷刑是精神病院常用酷刑,他们叫“开大门”,用带钩子绳索两边左右拉扯嘴角造成撕裂疼痛处罚。精神病院钩子和绳子比这个要粗很多。(界立建提供)

界立建说,他们在精神病院里还要接受“爱党爱国教育”,周一固定升国旗,唱红歌,每晚被迫看央视新闻联播。有人即使想自杀都没办法,被绑在床上,嘴巴塞固定器,想咬舌自尽都咬不了;房屋有二米高,碰不到灯管,不给鞋穿都光脚,以防鞋带被拿来寻短。

界立建提到,他和很多受害者出院后都出现神经受损、脑部受伤,颠痫、心律不整、不自觉痉孪颤抖等后遗症。初期他还有大小便失禁、药物中毒、胃发炎、肺部不明斑点等问题,尤其神经伤害至今无法修复。

定不了罪送精神病院 当局维稳摧残身心制造恐惧

界立建谴责中国政府以精神病为名实施维稳。他表示,如对习近平画像泼墨的董瑶琼这类敏感案件,当局定不了罪,泼墨行为也不构成犯罪,当局就以精神病处理,将当事人关进精神病院折磨。中共当局知道,这样伤害性最大,制造恐惧最有效果,且出院后有精神病纪录,本人还没有任何申诉权利。当局还说,国家会出钱免费帮治病,但其实精神病院是当局迫害人权的伪装。很多访民多次被关进精神病院,遭摧残至不敢或不能再上访维权。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今年8月曾公布《强制灌药和监禁:中国的精神病监狱》英文版报告。该报告显示,2015年至2021年7年中,中国各地109家精神病院共关押过99名政治犯,三分之一被反覆关押两次以上,合计144次。中国当局以平安与健康为名称之为安康医院,这是由公安部为“犯罪精神病患”营运的精神病院体系,其中9名安康案件当事人已被关超过10年。

保护卫士的报告还指出,被中国当局官员的所谓精神病人有一成四曾被迫接受无麻醉、疼痛的电击治疗;六成曾被捆绑在床上;二成五曾躺在沾了自己粪便的脏衣物中,好几小时遭殴打;另有七成五被与外界隔绝;超过八成的所谓“安康”案件受访者是访民。

保护卫士:精神病监狱没有关押期限 当局恣意限制自由

保护卫士研究员陈彦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该组织在八月发布的报告主要汇整受害者二手资料,未料公布几小时后,界立建主动联系该组织,揭露自己就是中国“精神病监狱”受害者。10月10日,保护卫士公布该报告中文版,新增界立建第一手证词及根据其口述绘制的中国精神病房配置图。

保护卫士人权组织根据界立建证词,作出相关报告内容。(界立建提供)
保护卫士人权组织根据界立建证词,作出相关报告内容。(界立建提供)

保护卫士人权组织根据界立建证词,作出相关报告内容。(界立建提供)
保护卫士人权组织根据界立建证词,作出相关报告内容。(界立建提供)

陈彦廷指出,中国的“被精神病”受害者身体留下很多后遗症,包括剧烈头痛、无法控制的颤抖,看到警车和白袍医护人士经过就会陷入恐慌等:“界立建提到最痛苦是不知何时可以出院,作法不像正式逮捕等其他关押制度,刑事关押有期限,异议人士送精神病院没有法定期限,当局高兴关多久就关多久。”

陈彦廷提到,2012、2013年间,中国修订《刑事诉讼法》、推出《精神卫生法》,对关于刑事或民事理由收治的精神病患进行非自愿住院标准,以面对国际批评声浪。事实上,根据保护卫士调查,在中国,把维权、异议、人权活动人士送精神病院的虐待情况仍在持续。受害民众被关押,大多没有做精神鉴定,这明显违反中国的《精神卫生法》。界立建的最新证词唤起国际社会要求中国政府停止暴行,并释放受害者。

陈彦廷说,界立建提到深圳康宁医院曾与伦敦和墨尔本的大学等西方机构合作,保护卫士接下来将倡议、要求西方学术机构,停止与迫害人权的中国精神病院合作,避免在不知情下成为中国政府迫害异己、遂行反人类罪行的帮凶。

自由亚洲电台10日多次拨打深圳康宁医院电话,但无人接听,无法取得院方说法。

记者:夏小华    责编:陈美华 何平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