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鏈女"案件一審宣判 專家:疑點重重 量刑過輕

2023.04.10 14:20 ET
"鐵鏈女"案件一審宣判   專家:疑點重重 量刑過輕 2003年4月7日,江蘇省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相關案件一審宣判,認定董志民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半,犯非法拘禁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九年。
視頻截圖

徐州"鐵鏈女"事件爆發以來,她再也沒有出現在公衆視野中,但她的慘痛境遇仍牽動着無數人的心。日前相關案件一審裁定,"鐵鏈女"丈夫董志民虐待罪和非法拘禁罪成立,數罪併罰,僅獲刑九年。該判決在中國社交網絡上掀起公憤,外界一致認爲此案疑點重重,被告人量刑過輕。

據中國多家官媒報道,上週晚間,江蘇省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鐵鏈女”相關案件,並進行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鐵鏈女丈夫”董志民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犯非法拘禁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九年。另有涉案的時立忠、桑合妞、談愛慶、霍永渠、霍福得五人因綁架和拐賣婦女罪獲刑八年至十三年不等。

該審判結果一出,瞬間引爆輿論不滿。許多微博網友評論說:“才九年?”、“她生八個孩子用的時間都不止九年”。這些評論獲得海量點贊,但隨後被官方移除。

律師分析:董志民量刑過輕

法院認爲,被告人董志民虐待小花梅致其精神分裂症不可逆轉,情節惡劣,具有致被害人重傷的加重情節;但因其坦白,依法可從輕、減輕處罰。然而,法院並未追訴董志民強姦罪和收買被拐賣婦女罪,而其他五名被告人則經最高人民檢察院覈准予以追訴。

前央視記者、知名媒體人王志安公開表示,該案量刑過重。然而社會輿論普遍持有與他相反的觀點。

旅美人權律師吳紹平在接受本臺採訪時分析說,董志民的犯罪行爲存在加重情節,致使被害人受到重大傷害,應該予以頂格處罰。

他說:“給鐵鏈女造成的精神上殘疾加重歸咎到虐待罪上,我們認爲這是中共當局想避重就輕,實際上使整個刑期被拉低了。我們認爲僅虐待罪而言就足以頂格處罰。”

他還認爲,董志民非法拘禁罪才量刑三年,與小花梅被拘禁的前半生比起來微不足道,董志民數罪併罰量刑十三年是完全合理的。

“他還涉嫌其它犯罪問題,比如強姦。但這個問題對當局來講陷入了兩難境地。當局當時已經給了他一個所謂的合法婚姻,在中國不存在婚內強姦的問題。”

江蘇“鐵鏈女”事件(網絡圖片)
江蘇“鐵鏈女”事件(網絡圖片)

案情疑點重重 真相到底是什麼?

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微信公衆號發佈的案情細節顯示了小花梅坎坷曲折的前半生。

1998年初,被告人時立忠、桑合妞拐賣被害人小花梅,將其賣給該縣農民徐某東(涉嫌收買被拐買的婦女罪,但超過追訴時效未予追訴)。小花梅與徐某東共同生活至同年5月上旬,隨後去向不明。同年6月,被告人談愛慶及妻子發現並收留被害人,又將其賣給被告人霍永渠、霍福得。該二人又經人介紹將小花梅賣給了被告人董志民及其父董某更。

吳紹平還認爲,當局對其他被告予以追訴卻放棄追訴該案核心人物董志民,既不合情也不合法。

1999年至2020年,小花梅共生育8個孩子。經查明,小花梅剛到董家時生活基本能夠自理,但多次生育後精神疾病逐漸加重。2017年至案發前,董志民對小花梅實施布條繩索捆綁、鐵鏈鎖脖等虐待、拘禁行爲,此間,小花梅的飲食起居無法得到保障,生活環境惡劣,導致小花梅人身健康受到重大傷害,經鑑定爲精神殘疾二級。

因調查“鐵鏈女”真實身份而遭到徐州警方跨境抓捕的中國前媒體人趙蘭健告訴本臺,當局不僅對董志民等涉案被告量刑過輕,還一再掩蓋事實真相。他認爲,被害人“鐵鏈女”的真實身份並非小花梅。

“小花梅的舅舅在壓力下也沒承認鐵鏈女是小花梅。開庭審判的時候,我們假設她就是小花梅,爲什麼不把小花梅舅舅和妹妹找到法庭上來,讓他們指證和確認鐵鏈女是小花梅?”他說:“這是錯誤的環節,一個人的權利不可以被一些無關的人所代表。”

他還指出,“鐵鏈女”此前露面時曾說過“滿屋子都是強姦犯”,足以證明該事件性質之惡劣。而官方通報中鐵鏈女和董志民存在事實婚姻,但結婚證缺乏公章,登記時間也對不上,漏洞百出。一審量刑中確實存在避重就輕的傾向。

“我本人是有效證據的持有人,我也把這些證據遞交給鐵鏈女專案組了。”趙蘭健說:“在我看來鐵鏈女專案組在沒有證據的時候可以有現在的說法,當持有有效證據時還有現在的宣判;宣判結果在我看來就是黑白顛倒,故意做假案。”

“鐵鏈女”境遇一出,中國官方先後五次發佈通報,自相矛盾,最後認定“鐵鏈女”是所謂的小花梅。不僅多位公民記者前往徐州豐縣進行調查受阻,爲“鐵鏈女”送花的網友烏衣至今也下落不明。

記者:經緯    責編:安克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