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敦促中国停止囚犯器官移植

2014-07-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安徽淮北一家医院的医生正在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安徽淮北一家医院的医生正在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法新社资料图片)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星期三通过决议,敦促中国政府立即停止进行囚犯器官移植。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随即发表声明予以否认。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决议指出,虽然中国政府早在2012年就宣布在三到五年内,取消从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的做法,但直至目前,中国并没有建立公共的人体器官捐助项目,也没有人体器官移植管理的任何官方系统。据可靠资料,在中国未经定罪的囚犯以及法轮功等宗教团体的成员等,仍然是人体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要求美国国务院就有关中国的囚犯器官移植问题展开调查。“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决议已提交给美国众议院。

中国是目前全球执行死刑人数最多、并且唯一主要使用死囚作为器官移植来源的国家。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和民政部六个部门早在1984年10月9日,联合发布《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和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就明文列出:“无人收殓或家属拒绝收殓的、死刑罪犯自愿或经死刑犯家属同意利用的-其尸体或尸体器官可供利用”;同时,“各级市或地区卫生局可根据需要与执行死刑的法院联系;遇有可直接利用的尸体,法院也应提前通知市或地区卫生部门。”

中国每年执行死刑次数的统计一直被官方视为“国家机密”,外界无法获得具体数字。人权组织“国际特赦”早前的报告显示,中国仅在2011年被执行死刑的人数有数千人之多,超过全球其他国家执行死刑数量的总和。国际特赦组织强调,他们今后相关调查将不再使用从中国公共领域获得的数字,因为这些数字严重低于实际状况。

在武汉的民间组织“中国人权观察”负责人秦永敏指出,在押囚犯基本权利遭侵犯的问题在中国监狱中长期存在:

“这种事件由来已久,其残酷程度是匪夷所思,完全缺乏最基本的人道。这个国家最近的材料还是显示,中国器官移植来源于被处死刑犯人身上的,要占到60%左右。事实上,还有其他一些因为宗教及各方面原因被当局任意活摘取器官的情况,大家都有所闻。这样的问题,只是中国严重人权现状的一个很小的侧面。在中国的监狱我呆过二十多年,非常清楚,每个监狱里每年都有死亡指标。”

秦永敏认为,在中国大陆普通民众的人权仍难以得到法律保障的今天,死囚犯的状况短期内很难改观。

在北京的维权律师江天勇则认为,美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决议对于推动中国的法治进步具有重要意义:

“(决议)提醒人们要把目光关注到这方面来,因为中国长期依靠从死囚犯获取器官。同时,中国器官移植问题不透明。我觉得让人们关注这个问题,是一个关键的时刻。当前中国大量从死囚犯身上获取器官,囚犯的权利无法得到真正的保障,尤其是死囚犯的权利。从他们身上获取器官完全不能做到自愿。而且,某些垄断权力的部门、人员更倾向于实行死刑,使得废除死刑或暂停死刑变得更加困难。”

江天勇律师强调,在中国因为没有在押囚犯的司法权益保障机制、没有公开器官提供来源途径等,要解决死囚器官移植问题困难重重。

2012年,中国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就公开承认,由于缺乏自愿捐献,中国死囚犯器官仍是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同时,鉴于器官买卖背后蕴藏巨大经济利益,中国人体器官移植商业化的问题目前也日渐突出。

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早在2011年就呼吁各国学术机构,拒绝接受或发表来自中国的相关论文;并且拒绝与中国进行器官移植研究方面的合作。以此抵制中国政府将死刑犯作为器官移植供体的行为。

美国民间组织“劳改基金会”负责人吴弘达指出,中国专制的政治体制是导致剥夺囚犯人体器官,这一严重人权劣迹的主要原因:

“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的器官移植国家,比如2006年,中国宣布一共有13000例器官移植。但是,95%的器官都是从死囚犯来的。全世界今天,没有(其他)一个国家用死囚犯作为器官移植的供体。人道、人权问题与共产党的体制完全相反。我认为在中国共产党专制统治下,这个问题是不可能改变的。”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星期三的决议引起中国官方的迅速反弹。美联社报道,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发言人在一份电子邮件中,指责有关中国存在死囚器官移植问题是法轮功制造的谎言,并且要求美国立法机构将法轮功视为邪教组织。

(记者:何平;责编: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