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宇律师: 健康宝已成维稳工具 将要求信息公开

2022.03.22 15:2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访王宇律师: 健康宝已成维稳工具 将要求信息公开
Photo: RFA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王宇日前推文表示,她本人和很多好友都深受北京健康宝“弹窗”之害,有人因此无法进京、出京,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她去年也曾因此40多天无法回到北京家中,只能流浪在外。王宇认为,健康宝已成为官方控制人民行动的维稳工具。本台记者凯迪就此对王宇律师进行了专访。

记者:您好,王宇律师,请问您在使用北京健康宝时,有什么样的一些经历体验?它是如何限制您的行动自由的呢?

王宇:您好!就是北京健康宝它经常有弹窗,有这个弹窗后,健康宝就属于不正常状态,特别是限制你的出行。

尤其是比如我出差去外地,或者是从外地回北京,如果没有健康宝,或者健康宝有弹窗的话,就不能出行。

记者:您可以具体谈谈最近两天的经历吗?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王宇。(美联社)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王宇。(美联社)


王宇:我是17日从大同回到北京的,行程码上根本就没有疫区。但是从大同回到北京第二天,健康码就出现弹窗了。我也按它的要求,积极地做核酸啊,填行程啊,结果越填越麻烦。我17日回来的,19日按照社区要求做的核酸,20日早晨核酸结果出来是阴性,但是仍然有这个弹窗,不能被去除。这种情况下,就限制我的出行。你就觉得这很不正常,那就不是说为了抗疫,或者是为了防止疫情,而是为了限制人的自由、限制出行,那它的目的就不是所承诺的那样子。

记者:您刚才谈到因为健康宝“弹窗”无法出行,那您的朋友是否也遇到了类似情况,比如您在推特上提到的任全牛律师?

王宇:对,任全牛律师也是。他是在郑州,前一天那个北京健康宝还是很正常的,结果第二天,他刚买了来北京的车票,北京健康宝就出弹窗了,所以他就无法来北京。

记者:除了任全牛律师以及健康宝弹窗的问题,您还听说过其他类似情况吗?

中国媒体报道北京健康宝。(网站截图)
中国媒体报道北京健康宝。(网站截图)


王宇: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黄码。我们有一个律师,他是广州律师,然后到成都跟我见了一面,回到当地之后,当地的司法局就要找他谈话。只不过是因为跟我见一面,司法局怎么就要找他谈话呢?完全不合理啊,他就没有去。结果司法局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就把他的健康码变成黄码了,他肯定就要居家隔离之类的。而我当时是绿码,也不是黄码,包括和广州这位律师我们一起接触的(人),都不是黄码。只有他因为没有按照司法局的要求去做,所以就被变成黄码。所以就从这一点来看,它根本就不是抗疫,什么绿码红码黄码,又是什么健康宝弹窗,什么行程卡,它这个完全就是为了限制你的自由。

记者:北京健康宝官方推出已经两年了。从那时到现在,您使用过程中还有什么感受呢?

王宇:它这个健康宝也好,还是健康码也好,给我的感觉就是对人控制越来越紧。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非常的严格。结果到现在为止,限制你的自由, 限制你的行程啊。

记者:就您的观察,这个健康宝、健康码还在哪些方面和中国的所谓"维稳"相关联呢? 

王宇:一些“敏感日期"吧,好像去年十九大,包括象今年冬奥会这些敏感日期,受到这个健康宝控制就更严重了。去年十月份、十一月份、十二月份,有40多天,我也是健康宝上有弹窗,一直就无法回北京。据说那个时候是个什么会,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就被限制不能回北京,感到莫名其妙。那一段时间,好像很多人都回不了北京,包括一些不是“敏感”的人,普通的一些人士。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你通过什么健康宝也好,还是行程码也好,收集人的信息,其实这个都是违法的。

北京,一名保安指示人们在进入购物中心之前扫描 “健康码”以跟踪他们的健康状况。(路透社)
北京,一名保安指示人们在进入购物中心之前扫描 “健康码”以跟踪他们的健康状况。(路透社)


记者:针对以上这些行为,通过健康宝等等,监控限制人民的自由,收集人们的信息,您将采取任何行动吗?

王宇:我这两天正在考虑,做一些行政复议和信息公开方面的申请。我之前做过很多其它的一些信息公开,他们根本都不理我,(我)觉得挺无奈的,但是我还是要申请,包括对我的健康宝的限制,我也要申请信息公开。如果他们不给我答复的话,我就会直接发到网上。那也没别的办法了。

记者:非常感谢您接受我的访问。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凯迪就健康宝已成维稳工具这个话题,对王宇律师的电话采访。

记者:凯迪 责编:梒青 网编:郭度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