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宇律師: 健康寶已成維穩工具 將要求信息公開

2022.03.22 15:2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訪王宇律師: 健康寶已成維穩工具 將要求信息公開
Photo: RFA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王宇日前推文表示,她本人和很多好友都深受北京健康寶“彈窗”之害,有人因此無法進京、出京,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她去年也曾因此40多天無法回到北京家中,只能流浪在外。王宇認爲,健康寶已成爲官方控制人民行動的維穩工具。本臺記者凱迪就此對王宇律師進行了專訪。

記者:您好,王宇律師,請問您在使用北京健康寶時,有什麼樣的一些經歷體驗?它是如何限制您的行動自由的呢?

王宇:您好!就是北京健康寶它經常有彈窗,有這個彈窗後,健康寶就屬於不正常狀態,特別是限制你的出行。

尤其是比如我出差去外地,或者是從外地回北京,如果沒有健康寶,或者健康寶有彈窗的話,就不能出行。

記者:您可以具體談談最近兩天的經歷嗎?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王宇。(美聯社)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王宇。(美聯社)


王宇:我是17日從大同回到北京的,行程碼上根本就沒有疫區。但是從大同回到北京第二天,健康碼就出現彈窗了。我也按它的要求,積極地做核酸啊,填行程啊,結果越填越麻煩。我17日回來的,19日按照社區要求做的核酸,20日早晨核酸結果出來是陰性,但是仍然有這個彈窗,不能被去除。這種情況下,就限制我的出行。你就覺得這很不正常,那就不是說爲了抗疫,或者是爲了防止疫情,而是爲了限制人的自由、限制出行,那它的目的就不是所承諾的那樣子。

記者:您剛纔談到因爲健康寶“彈窗”無法出行,那您的朋友是否也遇到了類似情況,比如您在推特上提到的任全牛律師?

王宇:對,任全牛律師也是。他是在鄭州,前一天那個北京健康寶還是很正常的,結果第二天,他剛買了來北京的車票,北京健康寶就出彈窗了,所以他就無法來北京。

記者:除了任全牛律師以及健康寶彈窗的問題,您還聽說過其他類似情況嗎?

中國媒體報道北京健康寶。(網站截圖)
中國媒體報道北京健康寶。(網站截圖)


王宇: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黃碼。我們有一個律師,他是廣州律師,然後到成都跟我見了一面,回到當地之後,當地的司法局就要找他談話。只不過是因爲跟我見一面,司法局怎麼就要找他談話呢?完全不合理啊,他就沒有去。結果司法局不知道通過什麼方式,就把他的健康碼變成黃碼了,他肯定就要居家隔離之類的。而我當時是綠碼,也不是黃碼,包括和廣州這位律師我們一起接觸的(人),都不是黃碼。只有他因爲沒有按照司法局的要求去做,所以就被變成黃碼。所以就從這一點來看,它根本就不是抗疫,什麼綠碼紅碼黃碼,又是什麼健康寶彈窗,什麼行程卡,它這個完全就是爲了限制你的自由。

記者:北京健康寶官方推出已經兩年了。從那時到現在,您使用過程中還有什麼感受呢?

王宇:它這個健康寶也好,還是健康碼也好,給我的感覺就是對人控制越來越緊。最開始的時候,並不是非常的嚴格。結果到現在爲止,限制你的自由, 限制你的行程啊。

記者:就您的觀察,這個健康寶、健康碼還在哪些方面和中國的所謂"維穩"相關聯呢? 

王宇:一些“敏感日期"吧,好像去年十九大,包括象今年冬奧會這些敏感日期,受到這個健康寶控制就更嚴重了。去年十月份、十一月份、十二月份,有40多天,我也是健康寶上有彈窗,一直就無法回北京。據說那個時候是個什麼會,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就被限制不能回北京,感到莫名其妙。那一段時間,好像很多人都回不了北京,包括一些不是“敏感”的人,普通的一些人士。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你通過什麼健康寶也好,還是行程碼也好,收集人的信息,其實這個都是違法的。

北京,一名保安指示人們在進入購物中心之前掃描 “健康碼”以跟蹤他們的健康狀況。(路透社)
北京,一名保安指示人們在進入購物中心之前掃描 “健康碼”以跟蹤他們的健康狀況。(路透社)


記者:針對以上這些行爲,通過健康寶等等,監控限制人民的自由,收集人們的信息,您將採取任何行動嗎?

王宇:我這兩天正在考慮,做一些行政複議和信息公開方面的申請。我之前做過很多其它的一些信息公開,他們根本都不理我,(我)覺得挺無奈的,但是我還是要申請,包括對我的健康寶的限制,我也要申請信息公開。如果他們不給我答覆的話,我就會直接發到網上。那也沒別的辦法了。

記者:非常感謝您接受我的訪問。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凱迪就健康寶已成維穩工具這個話題,對王宇律師的電話採訪。

記者:凱迪 責編:梒青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