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穆斯林聲援鎖鏈女 多人被當局約談

2022.02.28 21:07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穆斯林聲援鎖鏈女 多人被當局約談 左圖:央視新聞播出現年52歲的楊某俠在精神病醫院的情況。 右圖:兩位網民去豐縣聲援鎖鏈女,被刑事拘留。
(網絡圖片)

雖然近來俄烏戰事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但人們對徐州豐縣"鎖鏈女"的關注度並沒有減弱。在全世界範圍,不同國家、不同團體用不同的方式關注着這個女性的命運。一份有中文,英文和阿拉伯文的全球穆斯林關注徐州鎖鏈女的倡議書,在網上引起很大的反響。


“鎖鏈女”事件使中國政府公信力陷入建政以來最大輿論危機之一。當地政府先後發佈五份前後矛盾、漏洞百出的調查通告,引發網民不斷的質疑。在中國政府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試圖平息這一事件的同時,人們不禁要問:中國政府爲什麼這麼害怕真相呢?

近期由穆斯林網站“綠色中華”發起的全球穆斯林關注徐州“鎖鏈女”中文、阿拉伯文、英文的倡議書在網絡上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得到全世界範圍內兩百多名穆斯林的簽名。該倡議書讓人們做到對女性的尊重與善待,徹底杜絕對婦女的歧視和傷害,強烈呼籲每一箇中國人乃至全世界的人們,通過各種渠道發聲,解救一切遭受蹂躪、屈辱和苦難的婦女,無論是漢人婦女,還是維吾爾婦女;無論是中國婦女,還是外國婦女。而中國國內的十多名穆斯林在倡議書上簽名後兩天內被警察、國保、安全部門約談。

被約談的甘肅蘭州居民丁女士在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給我打電話,一定要我到他們派出所去。去了之後就問我是否登陸過這個網站(綠色中華)?他們問我有沒有瀏覽過該網站上的呼籲書?我說我瀏覽過,我覺得這個女的很可憐,我是一個女性,我有憐憫之心。她的生活太悲慘了。我告訴他們我支持了(這個活動),用我這種行動來擴大影響,讓這個女的過上正常人的生活。”接着丁女士介紹,他們不斷問她是否認識該活動的發起人,有沒有他的聯繫方式。在經過四個小時的談話後,警察要求丁女士撤銷簽名,並保證不會再瀏覽該網站並在筆錄上簽字後,才允許她離開派出所。

另一位來自內蒙古的哈女士在簽了該倡議書第二天,就有呼和浩特市司法局、公安局、婦聯以及當地街道辦的人員登門拜訪。哈女士在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問我是否參加了一個關於徐州被拐婦女事件的簽名活動。我說是的,我簽名了。他們問我:‘(倡議書)作者是誰?你是否認識?你是否可以看到和你一樣參加簽名的其他人?你們是否認識?你們互相聊天,還有類似一些文章讓你參與的,其中有沒有顛覆國家政權的意向和內容等等…..。哈女士說她在倡議書上的簽名用的是筆名,幾乎無人知道。但是政府部門還是很容易找到了她的聯繫方式和家庭住址。

此次活動的發起人、“綠色中華”網站的負責人、旅居馬來西亞的華人穆斯林學者無花果指出,被約談的十多位穆斯林被中國政府告知,該倡議書是境外勢力對中國政府的抹黑行爲。在接受本臺採訪時,無花果先生說:“這個倡議書首先是穆斯林發出的。穆斯林(在中國)就那麼敏感嗎?穆斯林怎麼了,就不能倡議嗎?倡議就要被喝茶(約談)嗎?他們說(倡議書)是境外勢力抹黑。我哪句話是抹黑的?1984-1989五年間賣到徐州的被拐人口四萬多人,這是抹黑嗎?去年(中國)走失人口一百多萬,這是抹黑嗎?”接着他說,在倡議書裏他提到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婦女也遭受着某種磨難,這也不是抹黑。中國政府是害怕人們聯想到集中營。

在談到徐州鎖鏈女和新疆地區維吾爾族等民族婦女不同的遭遇時,無花果先生說:“‘小花梅’當然是很不幸的,到現在身份都沒有確定。但是她是被世人知道的,被一個十多億人口的民族關心着。但是維吾爾族人呢?而且漢人又被洗腦,極度排斥他們、歧視他們。另外,中共一直在通過各種方式屏蔽(新疆發生的)真相,所以大部分漢族人不瞭解真相。”他說:“把他們(維吾爾族人)當成恐怖分子對待。就算這個民族裏有幾個恐怖分子,你們卻把一個民族十分之一的人口、近百萬人關進集中營。大部分人是沒有任何犯罪行爲的。在他們沒有犯罪動機之前,先要對他們進行再教育,這無恥不無恥?這麼多青年男女都在集中營裏,他們還能生育下一代嗎?爲什麼他們的人口生育率降低了三分之一啊!這不是種族滅絕是什麼?”

無花果先生最後指出,按照中國政府的此種邏輯,漢族人應該有上千萬人被關進集中營接受再教育。

自由亞洲電臺 柳泉報道 責編:嘉遠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