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前夕 天安门母亲群体被严密监控

2019-05-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天安门母亲”之一丁子霖2010年接受记者采访(美联社)
资料图片:“天安门母亲”之一丁子霖2010年接受记者采访(美联社)

随着六四天安门血腥镇压30周年的临近,中国当局加强了对天安门母亲群体的监控,并已迫使丁子霖离开北京;同时,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其他成员也被维稳。

据香港媒体报道,在六四天安门血腥事件30周年“敏感”期临近之际,由六四难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主要成员丁子霖已被迫离开北京,到无锡老家暂住。报道说,她的移动电话已被当局限制,无法通话。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拨打她的电话号码,但是处于关机状态。

记者打电话给天安门母亲的另一名成员张先玲,她透露,她的住处已从上星期开始就被上岗:

“我们九层的电梯口和楼梯口都有便衣,一边一个。然后我们楼下还有一名警察和一辆车。今年站岗的人比过去少了一名,但时间比过去长了。今年从1月17日开始一直监视,到了春节前三天才撤走。然后两会前又派人监视,有20多天;然后4月份又来了,过完清明没有几天呢,上星期又来站岗了。”

张先玲还表示,当局对她说,给她站岗不是为了监视她:

“他说,为了防止记者在街上碰见我、采访我,所以我上街买菜什么的,他们会跟着我;如果我去看朋友或去医院看病等,都必须坐他们给的车,他说,那是为了防止我跟记者接触。”

“天安门母亲”成员张先玲祭奠爱子(张先玲提供)
“天安门母亲”成员张先玲祭奠爱子(张先玲提供)

张先玲还透露,这些年来,至少监视她的人态度比从前好多了。过去他们的态度很蛮横,她为此跟他们争吵了多次。张先玲指出,虽然这种被监控和被站岗的事情一般都发生在所谓的”敏感“时期,但平常她的电话交谈都被当局监听。

另一位天安门母亲成员尹敏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她最近被当局约谈过,主要是想打听天安门母亲在六四纪念日期间有什么活动,会不会再发表公开信。尹敏表示,虽然因他丈夫的高龄和大腿骨折等身体状况,当局没有要求她暂时离开北京:

“他们跟我谈过,因为我们清明的时候写了一封祭文,他们觉得写得言辞比较尖锐,影响较大,想打听我们是否还会发表公开信之类的。我回答说,我不会告诉你们,但若有信函发表,你们翻墙阅读后再说。”

尹敏表示,他们对当局的诉求很简单,政府应该说出真相,做一个真实的交代:

“六四已经30年了,你总得有个交代吧。若等我们都死了以后再说,那就太没有人性了。我们天安门母亲奋斗了30年,从没有与其它组织有任何联系,也没有被其它组织利用过。我们就是要求他们说出真相,我们还要求给予赔偿。我的亲人和儿子都被打死了,你还不让我说话?”

 

 

天安门母亲在今年三月两会期间曾授权在美国的维权组织中国人权发表祭文和致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呼吁中国政府直面历史,道出天安门血腥镇压事件的真相,与“六四”受难者群体进行真诚的对话,将“六四”问题纳入法制轨道解决。

天安门母亲运动是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六四死难者家属丁子霖等人发起的旨在将六四难属联合起来寻求公道的组织。该组织现有成员126人,过去30年间已有55名难属离世。

(记者:希望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